第1455章 陷阱,恶心了自己3

 热门推荐:
    不多时,姽婳亲自出来,淡淡对外面静候的两人说道,“公主殿下,王妃有请。”

    静安公主微微一笑,摆着公主的派头率先进去。银翘赶紧在后面垂头跟上。

    百里绯月在小花园接见了静安公主。

    静安公主不知道百里绯月身边的向阳就是长孙无极易容的,一眼没看到‘长孙无极’,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些。

    “你找我何事?”静安公主坐下后,百里绯月开口问。

    静安公主不答反问,直接就是一句,“摄政王殿下呢?”

    “公主你真是毫不隐藏自己的心思。”

    “本宫为什么要隐藏?本宫送上门来配合你研究怎么解本宫和摄政王身上的人蛊,本宫也想见摄政王,这有什么好隐瞒的。”

    静安公主和百里绯月两人视线对上,百里绯月缓缓勾起唇角,“公主都这么坦诚了,我也就不隐瞒了。若公主全程配合最终解了人蛊,我这里保证,公主余生无忧,荣华富贵尽享。”

    她一点也不意外自己的目的能被别人猜到。

    猜到了又如何?

    她的时间不多,康夫人如果想帮静安公主,同样时间不多。

    所以康夫人有什么打算的话,知道她的目的一样会做!这才是‘阳谋’高明的地方!

    此刻,静安公主审视的盯着百里绯月,这次没说要长孙无极的话,微微一笑,“王妃,你记住,这可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百里绯月还了她个微微一笑。

    站在静安公主身后的银翘暗暗捏紧了手指。

    她没想到面前这两人会这么直接说出来!那自己的如意算盘岂不是要落空了?!

    百里绯月又道,“既然目的明确,那我们也不必浪费时间了。姽婳,你去请一下长孙无极,就说我找他有事,看他有没有空,过来一趟。”

    “是。”

    姽婳离开后,百里绯月对依旧优雅无比模样的静安公主道,“公主,我先给你把把脉,看看现在你身体的情况?”

    “可以。”静安公主微笑着配合。

    百里绯月号上静安公主的手脉后,心中一凛。

    静安公主的脉象也变了。

    曾经,在长孙无极和静安公主相隔也是这般近距离的时候,静安公主的脉象是和一个常人完全无异的。

    而现在,静安公主的脉动也比正常的脉象快了一些。

    百里绯月面上不露声色,半晌,又让静安公主换了一只手。

    就在百里绯月给静安公主号完脉,准备在取一点指腹血的时候,姽婳和向阳易容的‘长孙无极’到了。

    看见向阳易容成的长孙无极,静安公主以为是真的长孙无极,眼神瞬间痴恋了几分。

    百里绯月作为一个知道真相的旁观者,不得不说,向阳真的扮得像,连长孙无极身上的馥郁香气都一模一样!

    而她身边扮成向阳的长孙无极,身上的体香却不知道被什么完全掩盖了。

    锦衣卫的暗桩能潜伏到任何地方,不是没有道理的。

    此时此刻,易容成长孙无极的向阳看都没看在场其他人一眼,只能尽量模仿长孙无极的行为习惯,硬着头皮走向百里绯月。

    一边的静安公主起身行礼,“静安给摄政王请安。”

    向阳只好维持着人设,只淡漠的看了静安公主一眼就置之不理。

    直接去了百里绯月旁边的椅子坐下。

    “王爷,静安公主答应配合让我琢磨你们所中人蛊的解法。”

    易容成长孙无极的向阳这才配合的轻抬眼皮看了静安公主一眼。

    静安公主美丽的脸微微一红,立刻垂下头去。

    向阳:“……”

    百里绯月先重点记录了静安公主脉象的变化,又装模作样的为易容成长孙无极的向阳号了脉。

    然后毫无破绽大大方方的对站在一边易容成向阳的长孙无极道,“向护卫,你也来我号号脉,对比一下你和王爷脉象的差别。

    “是。”男人非常恭敬配合的把手伸给百里绯月。

    百里绯月咳了咳,无视男人黑眸深处似笑非笑的戏谑,一本正经模样的把起脉来。

    与先前马车里一样,因为静安公主在身边,长孙无极的脉象和平时果然又不同了。

    百里绯月暗暗记下这次脉象和马车里脉象的细微不同,过了一会儿,又再次各自号脉确认了一番。

    这边百里绯月给长孙无极号脉,那边静安公主正在找假长孙无极说话。

    “王爷,你放心。我们之间的蛊一定可以解的。就算解不了,我也绝对不会让自己成为别人威胁你的筹码的。”

    她完全放下了自己公主的架子,说得那叫一个情深义重情意绵绵。

    向阳头皮都差点炸了。

    他眼角余光看了百里绯月一眼,发现她眼观鼻鼻观心,完全不在意静安公主的言论。

    而扮成自己的主上,更是眼皮都没抬一下。

    这边静安公主还是含情脉脉的注视着‘自己’。向阳心底一片哀嚎,只祈祷百里绯月这位王妃早点做完正事。

    在向阳被静安公主看得浑身都恶寒的时候,百里绯月终于良心发现开口了,“静安公主,在取点你的指尖血,今日就好了。我要去翻翻医书,看看能不能找到相关蛛丝马迹,明日我们再继续。”

    静安公主这次倒是很配合,让百里绯月取了几滴指尖血后就走了。

    在静安公主带着银翘离开后,向阳脱力般松了口气。又立刻起身,恭敬面向百里绯月和长孙无极。

    百里绯月好笑的看向他,“静安公主也不是洪水猛兽呀。”

    “王妃见笑了。”向阳悄悄抹了抹手心的冷汗。

    百里绯月摆手,“啧,辛苦你了,你下去休息吧。”

    向阳退下后,百里绯月笑眯眯对上身边的男人,“向阳怎么这么紧张?”

    “婧儿你说呢。”男人意味深长。

    百里绯月无辜得很,“他不会以为我会因为静安公主对他明送秋波而吃醋来找你闹,所以才那么紧张吧。毕竟,他可是顶着你的身份你的脸。”

    长孙无极轻抬起她下巴,情人耳语般旖旎,“你会吃醋么?”

    危险!

    百里绯月立刻扑到男人怀里抱住他的腰,“我当然会吃醋!你是我的,别的女人看你,我恨不得把她们眼珠子挖出来!”

    “呵,扯谎都扯得没半点演技。”

    百里绯月死不要脸的蹭着他胸膛,“那我其实不用吃醋嘛。你又不会多看别的女人半眼。人家看你,这个实在避免不了嘛。不过你要是看人家,哼哼……”

    蹭够了,满足了突然想起,“对了,我要取点你的指尖血,都带着出门一趟。”

    另一边,静安公主和银翘一回到住的地方,就看见康嬷嬷等在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