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6章 陷阱,恶心了自己4

 热门推荐:
    “你怎么在这里?”静安公主看到康嬷嬷只微微皱了皱眉。

    银翘却脸色一变。

    赶紧上前行礼解释道,“康姐姐,公主殿下去见王爷王妃是为了帮助王妃研究怎么破解王爷和公主殿下两人身上的蛊……”

    “老身猜到了。”康嬷嬷叹了口气,“这件事公主若是真能帮上王爷王妃,往后余生也无忧了。”

    说着康嬷嬷起身,“老身就是给公主送些新衣裳过来,公主你看老身厌烦,老身现在就离开。”

    静安公主没赏她半个字,康嬷嬷只得离开。

    银翘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康姐姐,我送送你。”

    康嬷嬷点点头,银翘立刻跟上。

    她们两人身影消失后,屋内的静安公主看着衣凳赏那一摞整整齐齐的衣裙嗤笑了声。

    这边银翘随着康嬷嬷出来,再一次惭愧的请罪,“康姐姐,都是我的错。”

    “这不怪你。再说,若真能把蛊解了,老身也就放心了。不过,一定要让静安注意分寸。”

    说到这里康嬷嬷装似不经意的说,“不过看样子,今天静安没闹出什么麻烦。”

    银翘瞬间明白,原来,让自己跟着静安公主,还有当康嬷嬷‘眼睛’的作用!

    于是银翘非常知情识趣的把今天见到百里绯月和长孙无极后的所见所闻复述了一遍。

    康嬷嬷点点头,“不错,静安比之前晓得进退多了。这样,老身真正放心了不少。行了,你也不用送了。回去陪着静安吧。”

    “那康姐姐慢走。”

    银翘离开后,康嬷嬷脸上的慈和消失,再现一种狰狞的狠意。

    此时此刻,简单易容后的百里绯月用了个婢女的假身份出了摄政王府,在街上绕了几圈后,直奔上次意外遇到的那个小破医馆而去。

    去找师父养的那个外门弟子无奇。

    大半个时辰后,百里绯月到达小医馆。

    小医馆还是和前几天一样,门可罗雀,只有无奇一个人在鼓捣什么。

    百里绯月勾了勾唇,出声道,“无奇大夫。”

    那本来在做自己事情的青衣男人猛的抬头,危险的眯了眯眼睛,“是你!”

    哪怕百里绯月又换了一张脸,但这京都知道他名字的,只有那天给他下药的那一位!

    百里绯月厚脸皮得很,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笑吟吟道,“是我。”

    无奇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冷淡的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无奇大夫你真是个聪明人。不错,我找你真的有事。”百里绯月逗他。

    无奇白了她一眼,“有事就快说,有屁就快放,我时间很宝贵。”

    百里绯月磨了磨牙,“呵呵,想请教一下无奇大夫,你对人蛊可有什么见教?”

    无奇那细长的眼又危险的眯缝了起来。

    百里绯月趁机拿出身上两个非常细小的透明琉璃管,琉璃管中是暗红色的一点点液体。

    “这分别是中蛊者和身为蛊的两个人的血。”

    无奇探究的盯着她,有些讽刺的说道,“人蛊这么邪门不祥的玩意儿,我为什么要碰?”

    百里绯月笑眯眯一副无辜的表情,“无-奇-师-弟,你真的不碰吗?”

    无奇师弟四个字还刻意拖长了音调。

    无奇瞳孔微微一缩,“果然是你!他那个宝贝徒弟!”

    百里绯月笑,“就是我呀。”她眨眨眼,“你应该早就猜到了吧。”

    无奇气恨得磨牙,但又无可奈何。非常不爽的从百里绯月手里把那两只琉璃管夺了过来,“拿来。”

    百里绯月从善如流。

    无奇没好气的道,“当初你师父扔给我那些残破的古籍中,是有那么点关于人蛊的记载。但我被扔那地方,除了凶兽毒物,半个人影子都没有,我没深切研究过,你别指望我。”

    说到这里都是气。

    看来那个人当初给他扔那些古籍,都是有针对性的。

    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帮到他眼前这个徒弟吧?

    无奇只要一想到这个,就没好气。

    他天资不够聪颖吗?他拜师的心还不够诚吗?

    简直欺人太甚!

    但,但眼前的人更可恶,居然叫他,叫他师弟!

    她都不要脸叫师弟了,难道他做师弟的,都不帮她一下吗?呸!

    “哎呀,无奇师弟你不要妄自菲薄嘛。我们师姐弟齐心,一定没有办不到的事的!”

    无奇都懒得搭理她,拿着那两只琉璃管去了后院。

    既然认亲了,百里绯月就不客气了。自己在前面药柜翻翻捡捡,拿了几样自己有用的东西。

    当然,当人师姐的,多少还是要有点师姐的样子,她拿了东西随手塞了几张银票进去。

    这位师弟,看上去,嗯……很是清贫的样子。

    百里绯月也没去打扰无奇,从小医馆出来后,到了某一个暗巷停下。

    对空气道,“暗卫大哥们,你们分出部分人去暗中保护那小医馆的大夫,没问题吧?”

    那些跟着保护她的暗卫听到她这个称呼吓得差点全部滚出来。

    虽然没人站出来回应,百里绯月却知道没问题了。

    接下来几天,静安公主每日都准时出现,而且也没做什么妖。

    当然,对向阳易容的长孙无极目光灼热之类是免不了了。

    百里绯月这个时候就很怀疑,长孙无极和向阳最近换身份,真正是有先见之明?

    总之,百里绯月每日仔细记录了静安公主和长孙无极的脉象差别,也每日取他们一点指尖血,且把记录资料和指尖血都送去给无奇一份。

    她也的确没光指望无奇,无奇那边在琢磨,她自己也在各种查古籍琢磨,忙得不可开交。

    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适当的让康嬷嬷知道了自己有个‘擅蛊’的师兄,也正在帮忙研究解人蛊。

    同时又让长孙无极派了大量的人明的暗的保护无奇。

    眨眼又是好几天过去,她这边还没研究出什么可观的东西,暗中康嬷嬷那里也没有什么异动,无奇那边也没好消息传来。

    百里绯月都有些颓然了。

    想到无论是师父,还是南疆那位掌教,都说过人蛊无解。

    难道人蛊真的无解吗?

    长孙无极的性命要一辈子和静安公主挂在一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