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热血之都 > 18小护士婷婷

18小护士婷婷

 热门推荐:
    他们还在大叫,“你杀人了,你杀人了。”

    他们指着我,我手中拿着棒子走向他们,“来啊,打啊。”

    他们不断后退着,这个时候小狼也从后面向我跑过来,看到地上四五个倒下的人,又看我有点狼狈的模样有点吃惊。

    “表哥,”

    我回头看小狼一眼,他深呼吸一口气,“这都是你干的?”小狼惊讶地说道。

    我微微一笑,然后又把眼神看向剩下的人,他们啊的一声把手中的棒子扔在地上就跑了。

    我咧咧嘴笑了一下便向着杨明走过去,我蹲了下来,现在的杨明满脸是血,整个人体蜷缩在一起,看我走过来他有点怕了,用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我。

    “服吗?”

    我说。

    他咬了咬牙,没说话,我贴近他的耳朵,说“你不服我就弄死你。”

    他听了我这话是一惊啊,他不认为我在开玩笑,那一棒子一棒子打在人脑袋上了不是闹着玩的,很容易就出人命了。

    “服了,”虽然他很不情愿,不过在我的淫威下他还是屈服了。

    %首发0

    “以后跟我混,不然以后医院就是你的家。”

    我这句话很明显,只要他不跟我,那他这伤就好不了,好了我就在干他,让他一直好不了。

    “我跟天哥混的,你这么做不合适?”他说。

    我说你想清楚就行,我说完就站起身了,往一旁的一个小胡同走去,刚才我在过来的时候看见那个老大爷就在那个小胡同里呢。

    我进去一看啊,这老大爷浑身埋汰,真是让这几个小崽子没少调理啊。

    他一身的酸臭味道飘了过来,我连忙用手捂了一下鼻子,“老爷爷,你还好吗?用不用送你去医院啊?”我这么说了一句。

    老大爷看着我,有点嫌弃我的样子,“我的大白菜啊,全让这些兔崽子糟蹋了,哎哟喂,”他显得很难受的样子,就要哭天抹泪。

    我笑了笑,这老大爷看样子没什么大事,就是白菜被糟蹋了他心里难受,我把小狼叫过来,“老大爷就交给你处理了,别忘了多给点钱。”

    一提钱小狼角色也不好看了,不过也没说什么只哦了一声就去办了。

    我再次来到杨明这里,我问他想好了吗?他支支吾吾的没回答我,看样子还是有些难办,我说不着急那就慢慢想,我拿起手中的棒子就要打断他一条腿,我让他在医院想,想好了在通知我。

    当我拿起棒子的时候他连忙回应,“想好了,想好了,七哥,七哥。”

    我这才笑着放下了棒子,我跟他说“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吧,我不希望有人来找我麻烦?”

    他说知道了请我放心。

    我放心,我当然放心了,这边的事解决了往学校走,我并没有去班级里而是来到了学校的医务室,医务室这里基本上每天都人满为患,都是打架斗殴惹事。

    我一手捂着胳膊,刚才用手臂去抗了一下,当时还不觉得怎么样,现在真是后劲大啊,还有后背也被打了一下,现在疼的要命。

    来到医务室就看见了那个小姑娘,新来的那个,我看见他就嘿嘿一笑,“巧啊,”我说道。

    他一个白眼给我,我呢屁颠屁颠的来到她身前,他问我来干什么?我说:“受伤了,过来看病。”

    她狐疑了一下看着我,“你又打架了?”

    我一笑点了点头,然后上下打量着这个小护士,这个小护士还挺好的,穿着一身白大褂,她见我色迷迷的盯着她看一下就不乐意了。

    “往哪看呢,”她撅着嘴说道。

    “情不自禁。”我嘿嘿的说道。

    她问我哪里受伤了,听不情愿的问道,把手里捧着的东西放在一旁让后向我走过来,“是这吗?”她一手在我的胳膊上轻轻的捏了捏,我哎哟哎哟的疼的叫了出来。

    她给我一个大白眼,“活该,”

    我还是面带微笑,“是活该,”

    她听我这么说也噗嗤就笑了,“很疼吗?”她有捏了我的胳膊一下,在实验着捏。“是这里吗。”她又问。

    “还行,就是这里,”我说,她让我把衣服脱了。

    我有点尴尬,我看着她,我说:“你,那个,在这脱?”

    她看出来我在想什么了,“你想什么呢?我要看看你的伤,快点。”她说道。

    我这才三下五除二的把衣服脱了,这一脱不要紧,这小姑娘眼睛都看直了,我黝黑的肤色,在后背有一条红彤彤的伤口,有点肿了,在胳膊上也有一块。

    她很惊讶的看着我,“你这伤要去大医院拍片子,这里看不出有没有骨折。”

    我说:“没事,都是皮外伤,你就给我消消炎就行,男人嘛也不矫情。”

    “这哪行,一定要去大医院看。”她很惊讶的看着我说。

    我也知道他是为了我好,可是我没钱,身上就几十块。

    我咧咧嘴说:“我没钱,去不起。”

    她又一个白眼,“没钱还打架,活该。”

    她没再多说什么,那过来一瓶酒精给我杀毒。

    一个小棉团往酒精瓶子里放了一下然后拿出来在我身上抹,我瞬间感觉到了一股清凉,还有一股疼痛感,不过这种疼痛对于我来说都不是事。

    “你叫什么名啊?”在她给我擦伤口的时候我问了她一嘴。

    “婷婷,婷婷玉立的婷婷。”她说。

    “你长得真好看,还会照顾人,谁要是能娶你当老婆可真好。”

    她听我这么一说给我一个白眼随后手上的力道大了一点,我啊的一声叫出来啊,我说:“小点劲,”

    她嘿嘿的笑了一下,“让你调戏我。”

    我说:“我说的可是真的,没有调戏你,你看你脸蛋也好看,这身材也好,追你的人一定不少吧。”

    她嘿嘿笑,说是挺多的,都是这个学校一些没正形的小流氓。

    我说:“要是我想追你你同意不?”

    他看着我,“你?没戏。”

    我当时就不乐意了,我说我怎么了,就算长得不帅体格好啊,能保护你。

    她笑嘻嘻的,“你不是我喜欢的风格。”

    我问:“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啊?”

    “风度翩翩玉树临风,”

    我听他这么一说也开始不屑起来,“不就是高富帅吗?女人都一个样。”

    她听我说女人都一个样她也不开心了,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女人好,身材好,有什么用?不还是给男人用。”

    她听我这么说气完了,“你,”他咬着牙啊,手上的力道大了很多,我啊啊直叫,我说不用你了,行了,消毒完毕了我先走了。

    她说还没有呢,过半个小时还要再一次。

    我说那我要换人,不要她,“泼妇一个,谁娶了谁倒霉。”

    她气的啊,说我取不上老婆。

    我也不跟她犟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