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大人,时代没变(4100字)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大人,时代没变(4100字)

 热门推荐:
    ,最快更新吾妻非人哉最新章节!“对了,我这里有几本书,感觉对咱们的要做的事情很有帮助。” 吴故人一拍脑门,从怀里掏出五本红色封皮的书来,“就是这几本,老夫读完之后如同醍醐灌顶一般。” 说到这里,他愣了一下。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 “醍醐灌顶?你看过?”杜希文接过书就看了起来。 本只是轻微一瞥,但越看他眉头皱的越深,表情也越认真。 虽然有很多用词看不明白或是只能靠猜的去理解大概意思,但不知为何,他十分确定自己能理解作者想要表达的思想。 这种感觉很奇怪。 但又说不出来怪在哪里。 思来想去,也许是他自己读书的天分太强了吧。 毕竟曾是大周书院的山长。 合上书,直接揣进自己怀里,杜希文问道:“你这书从哪儿弄来的?我也去弄几套。” “是从......” 吴故人忽然愣住,脑中浮现出刚才那道青衫身影。 顿了顿,他平静道:“一个江湖过路人,老夫花了一两银子从他手里买来的。” “是吗?” “是啊。” 祁败在一旁皱眉道:“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赶紧回去才是正事!后面事情还很多,前面的路该怎么走还是问题,可没闲工夫给你们在这儿长吁短叹。” “也是。” 吴故人把那道青衫身影埋进心底深处,笑道:“是该回去了。” 几人互相搀扶着缓缓离开。 等趁乱跑出长安城后,吴故人蓦然回首。 只见一座雄城屹立平原。 抬头四望,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 皇宫附近某处残破小院里,形容枯槁如同干尸的皇帝神色平静招手,“老大,过来。” 在他面前站着一排孩子,最大的十六七岁,最小的不过十二。 这些都是还留在长安的皇子公主。 最大那个皇子闻言不由上前,低头轻声道:“父皇。” “你来试试。” 皇帝摊开手。 他掌心中间,还有个仿佛流动着的米粒大小的珠子。 皇子喉咙动了动,最终还是割破手指把伤口贴在那颗珠子上。 珠子忽然散发出微弱光华,直接冲进了皇子体内。 下一刻,皇子身躯开始膨胀,膨胀,再膨胀。 然后整个炸开,血肉溅了弟弟妹妹们一脸。 皇子公主们皆目露恐惧之色,甚至有几个年纪小的已经忍不住啜泣起来。 皇帝却面色平静,从地上的碎肉中捡起那粒珠子,抬首看向下一个孩子,“老五,过来。” 老五一抿嘴,抄起一把匕首朝皇帝甩了过去,然后扭头就跑! 皇帝完全没在意插进自己胸口的匕首,而是张开手掌一吸,那五皇子就被隔空吸了回来。 然后就是拼命挣扎中被放血,塞珠子,爆炸。 皇帝目光平静,又看向下一个孩子。 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这里还活着的孩子就只剩一个了。 十二岁的苏浅凝。 “雒阳,过来。” 雒阳公主,正是苏浅凝的封号。 她抿抿嘴,缓缓走近。 皇帝摊开手掌,“来吧。” 苏浅凝掏出一颗大白兔奶糖,“父皇,吃吗?” “你吃吧,吃完就来,父皇的时间不多了。” 苏浅凝抿抿嘴,把奶糖放进唇瓣。 香甜奶味充斥唇舌。 苏浅凝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她只记得那人一袭青衫,但脸和名字......都已经有些记忆模糊了。 自己是不是真的遇到过一个青衫大哥哥? 还是那只是一场梦? 她已经分辨不出了。 但怀里装着的三十多颗大白兔奶糖已经说明了一切。 那就是真的吧。 可惜,已经记不起他了。 苏浅凝抬起小手咬破食指,钻心的疼痛伴随着铁锈味混合着奶香味充斥心间。 她缓缓把手指放在那颗小珠子上。 珠子散发出夺目光华,化作流体顺着手指伤口冲进了苏浅凝体内。 静静等待了一炷香,她已经没任何变化。 皇帝原本的平静消失不见,他目露狂喜,“好好好!我大周终究还有希望!” 回过头,他看向远方,惊惶道:“雒阳!快走!走的越远越好!” 他取出一个褡裢,里面装满了黄金跟银子。 他把褡裢挂在苏浅凝身上,然后推着她离开,“快走!我大周苏家最后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了!” 苏浅凝一抿嘴,转身迈着小短腿跑远了。 皇帝整理了一下破烂的龙袍,静静等待着。 很快,他面前突兀出现三道人影。 一袭青衫的王泉,还有他的两个小跟班。 王泉回头给了俩小跟班一个询问的眼神。 阿玖跟洛潇都闭目开始感应。 半晌,两人睁开眸子,洛潇浅紫色眸子打量着形容枯槁的皇帝,“已经感应不到重明鸟的气息了。” “嗯。” 王泉手心朝下在皇帝头顶张开手掌,“还有什么遗言。” 皇帝正正衣衫,咧嘴道:“去死吧,杂碎。” 红黑雾气喷涌,皇帝肉消骨散。 “没什么事的话,咱们就该回去了。”王泉掏出手机,点开。 原本【相亲对象:???】的地方已经变成了【相亲对象:毕方】。 下面其他选项不再一一赘述。 阿玖抓着王泉衣摆,洛潇有样学样。 她眨了眨浅紫色眼眸,笑容很暧昧,“如果公子是仙界仙人,那您愿意收一个座下吹箫童子吗?” “首先,那边不是仙界,也有不少问题。当然,跟这边比起来说是仙界也没问题。” 王泉揉了揉小绿茶的脑袋,“其次,吹箫童子不需要,吹箫女仆倒是可以来一只。” 被反杀的洛潇耳朵尖都泛着红晕,“那......奴婢期待着~~” 随着一阵空气波动,三人消失在了原地。 三人消失后不久,从屋后缓缓走出一人。 这是个十二岁小姑娘。 她目生重瞳,愣愣看着王泉他们消失的地方。 良久,她取出一颗大白兔奶糖塞进嘴里。 “王泉,碧落黄泉的泉......” ............ 【时间:大周人民共和国三年四月二十七日】 【地点:临安】 【宜:嫁娶、交易】 【忌:出行、工作】 【温度:二十六摄氏度】 【这是一个奇怪的拥有现代化生活方式的古代国家】 【这里......也许没有超凡力量的存在】 【人民安居乐业,虽仍不富足,但一切都欣欣向荣】 【直到那一天,有一个老人在临安城中开了家武馆......】 【曾在外闯荡的你们都是喜好传统武学之人,听闻这里开了间很出名的武馆,你们便打算上门讨教一二......】 【任务一:成功进入无名太极剑阁】 【任务二:战胜‘剑神’徐无名】 【任务三:???】 【任务难度:鬼门关】 【失败惩罚:随机消除身体一个器官】 齐人休睁开双眼,他发现自己在一个古声古色的小院子里。 这院子颇有苏州园林之风,就是比较破败。 在他周围还站着三个人,两男一女。 “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齐人休,枪械专精,**改造派。” 那三人也分别做了自我介绍。 第一个人说自己叫阿里嘎豆,这不用看就是假名,而且这人还是个二刺螈居民。 第二个叫孙海王,明显也是假名。 第三个叫小美,同上。 三人都是枪械派,不过还没改造过。 这四人都不是第一次经历副本世界的新手了。 齐人休道:“‘鬼门关’是最低难度世界,咱们倒是没必要那么纠结。根据‘地狱’的背景设定也看得出来,这世界没有超凡之力,也就说没有内力之类的东西。 “咱们基本上可以横着走了。 “而且最低难度的世界,‘地狱’不会设置语言障碍,一般都会无缝同传,咱们先去打听打听情况,如果能打听到无名太极剑阁,那就直接去看看。” 其他人都没意见。 这里也确实是最低难度的世界,他们很快就打听到了消息。 这里就是临安城,经过十多年的征战,国家刚刚建立,一切都欣欣向荣。 那个剑阁也确实存在,不过那什么“剑神”在热情百姓的口中只是个老骗子罢了。 四人放下心来,便直接上门找人去了。 既然毫无危险,而且他们都有枪,那还怕什么? 到了地方,这里是个比他们降临的院子还破旧的小院子。 院门上歪歪斜斜挂着块儿破匾,上书“徐式太极剑”五个大字。 似乎是因为没人来报名,掌门人很热情的亲自把他们请了进去。 有街坊邻居路过,便招呼不少相亲来看热闹。 为首那光头壮汉笑道:“老徐,你这胳膊腿的行不行?也别在这儿坑蒙拐骗了,要不跟我一起去干送货工咋样?包吃包住!” 留着地中海发型的徐无名负手而立,斜睨他一眼,“笑话!吾乃当世剑神!怎会是骗子?” 他撸起袖子,“来来来,胡汉!老夫跟你比划比划!” “算了吧。”胡汉摆手后退,“俺可是尊老爱幼的,要是你往地上一躺,俺还得伺候你吃喝拉撒。” “那就退下!” 徐无名一甩衣袖,对齐人休四人热情道:“别听他胡说!老夫这都是真功夫!要报名吗?可以给你们打七折。” 齐人休四人对视一眼,心里都定了。 这老头看来真是个骗子,这次任务难度估计也是最低级别的。 他上前一步,笑道:“老先生,不是在下不相信,主要就是想开开眼界。如果真的厉害,在下肯定报名。” 徐无名上下打量他两眼,点点头,“那好,老夫便露两手,你站着别动。” 他撸起袖子拿起旁边武器架上一柄木剑,开始绕着齐人休走起了迷踪步,“放心,老夫会点到为止。” 齐人休不屑一顾,笑道:“老先生,尽管攻过来,在下还可以的。” “你是后辈,你先出手,老夫不愿趁人之危。” 齐人休叹了口气,普普通通一拳打了过去。 “接!化!发!” 见他拳头软绵绵的,老头精神一振,手中木剑侧面挡住他的拳头,尔后剑锋一挑! “云雾化龙纳百川!” 齐人休瞳孔猛缩,那一刹那,他只看到一柄木剑遮天蔽日朝自己碾压而来! 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意识,自己会死! 下意识的,他抬起双手。 掌心之中忽然破裂,露出后面的枪口。 这时候,那柄木剑已经稳稳停在他眉心三寸前。 “点到为止,点到为止。” 齐人休一咬牙,眸中厉色一闪,直接开枪! “你有神功又如何!老子可是有枪!” 任务才是最重要的,他可没工夫在这个最简单难度的副本世界浪费时间! 这个世界没有内力,他不愿承认自己刚才确实被吓到了。 现在只是恼羞成怒的应激反应。 徐无名一愣,“年轻人不讲武德?!你有枪又如何!老夫有神功!” 他下意识抬手一挡,那些子弹打在他身上,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射了回来! 齐人休凶狠的眼神一窒,尔后瞳孔扩散,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他三个同伴惊骇莫名。 周围围观百姓也一阵喧哗。 胡汉大声道:“老徐!你杀人啦?” 徐无名也慌了,连忙摆手否认,“我不道哇!我都没碰到他!他是不是想碰瓷儿?这年头年轻人可真坏!我这是正当防卫!” “先等等,我去趟社区办!” 胡汉转身离开。 很快,他就带人回来了。 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英姿飒爽女子。 她到了现场,皱了皱眉,“什么情况。” 徐无名哭丧着脸,“黄捕头,我冤啊!俺老汉啥都没干,他自己可就躺下啦......” 围观百姓们也七嘴八舌开始帮他解释。 黄融雪点点头,“具体怎么样先等回去调查完再说,一会你先跟我回去做个笔录。” 她扭头看向齐人休那三个同行者,“同伙?放下武器还能争取宽大处理。 “放心,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那三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恐惧。 叹了口气,三人老老实实缴械,然后靠墙蹲下双手抱头,就显得很专业。 黄融雪招呼几个手下把他们带走,然后招呼徐无名也一起去社区办。 一个时辰后,徐无名哭丧着脸回来了。 还在等消息胡汉问道:“咋样啊老徐?” 徐无名无奈道:“老子这是被碰瓷儿了,黄捕头说我这是正当防卫,然后我先回来,之后有事情再通知我过去。” “那你以后还开不开武馆啦?” 徐无名张了张嘴,尔后骂道:“还开个屁!一天天没人报名,来的还是个碰瓷的!” 他捡起块儿砖头就砸向院门上的“徐式太极剑”,“娘的!老子以后再也不练剑啦!”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