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十九章 午夜铲子人

第十九章 午夜铲子人

 热门推荐:
    ,最快更新吾妻非人哉最新章节!【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rr......】 后面是一串英文。 理所当然,电话没有打通。 叶笙歌想了想,拿着王泉宝马钥匙跟他家门钥匙就出了门。 开着车在路上闲逛,她发现一切正常。 半夜虽然车不多,但在主干道上时不时依旧有不少汽车呼啸而过。 一公里外二十四小时开门的火锅店依旧爆满。 大街也时不时有聚会结束或者加班结束正往家里或者不知道什么地方去的行人。 一切都很正常。 把车停靠路边,叶笙歌摇下车窗,掏出手机拍了一段儿视频,专门还记录了时间。 大概拍了半个小时,她转头就开车回去了。 ............ 王泉微微一笑,“放心。” 话还没说完,他面前的叶笙歌便如同被删除一样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同时产生变化的,还有屋子。 只见客厅从地板开始,墙壁变得破旧且充满红锈,上面还有着不知是什么生物的暗红色血迹残留。 同时还有数道如藤蔓般的触手在墙壁以及天花板上蠕动着。 头顶的普通顶灯变成了一座垂落的吊灯。 吊灯上由一根生锈铁链连接着天花板,吊灯上六条金属臂尽头则分别有一颗骷髅头。 每一颗骷髅头的两个眼洞里都燃烧着火焰,像极了蜡烛。 昏黄烛火将屋里一切物体的影子都打在墙壁上,一闪一闪,好似什么不可名状的奇异活物一般。 王泉等了一会儿。 叶笙歌没有打来电话。 他掏出手机给叶笙歌拨了过去。 跟前两夜一样,依旧是打不通的状态。 看了眼相亲,依旧没任何反应。 说明这次事情确实跟相亲无关。 王泉啧了一声收起手机,然后对洛潇道:“小洛,我去派出所找牛犇他俩。地图上那几个高危区你都记下了吧?” 洛潇点点头,“公子,已经记下了。” “好,你去那几个地方转转,如果有阿玖消息了就尝试着让她脱离出来,或者回来找我也行。” “嗯。”洛潇乖巧点头。 王泉拍拍她肩膀,“都交给你了,自己也注意安全。” 洛潇点头,“公子你也是,要不要我留下一半身体保护你?” “这就不用了。”王泉掏出工兵铲来。 他的眸子深处渐渐浮现些许猩红,“我这边能搞定。” 两人一起离开屋子,坐着布满血迹跟锈迹的破旧电梯到了地下室,开上宝马离开小区。 把洛潇放下之后,王泉摆了摆手,摇上车窗。 在宝马姑娘倍儿流利的德语声音中,汽车飞驰而去。 洛潇双手交叠放在小腹保持着鞠躬的姿势目送王泉离开,“公子,一路顺风。” 等车尾灯都看不见之后,她才直起身子。 尔后,一道火焰扫过地面落叶,她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那套女仆装。 从镂空的背后部位掉下四块儿肉瘤,尔后这些肉瘤一阵翻滚,变成了四只没有皮毛只有血肉凸显的狰狞猎犬。 洛潇双眸泛着紫芒? 轻声道:“乖孩子们,顺着味道去找出那些活人吧。” 今夜,女仆洛潇将加入猎杀。 ............ 派出所里? 牛犇跟方恒盯着头顶闪个不停的白炽灯默不作声。 两人一个抽出了开山刀? 另一个抽出了一柄八面汉剑。 过了一会儿? 白炽灯闪烁的更剧烈了。 然后又过了五分钟,灯终于不闪,而是恢复到了常亮。 但两个人不但没放松? 反而更加警惕。 因为在这种怪异世界里? 违反常理的事情才是有问题的,而不是只看表面。 比如在十二点前的正常世界里,大半夜这屋里的灯就是关上的。 但过了十二点? 灯反而亮了。 这就是不合理。 半晌? 牛犇忽然开口问道:“任务要求的四个地狱行者? 你完成了多少?” 方恒眼睛紧盯着白炽灯? 随口回答? “两个。” “我杀了四个? 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就是活过这后面几天。”牛犇直接交底儿,“你我现在没有冲入,要不要联手。 “我可以帮你完成任务,然后咱俩结盟活过这几天。” 沉默几秒? 方恒沉声道:“立字据。” “可以。” 牛犇马上取出一张羊皮纸? 然后默念几句话? 那张纸上多了不少小篆文字。 牛犇开山刀在自己手下一划? 然后在羊皮纸上按上了血手印。 他把羊皮纸丢给方恒,方恒仔细看了几分钟,确认无误之后也按上了自己的血手印。 就在他手印按完之后? 地面忽然多出一个黑色旋涡,漩涡中一根铁链飞出缠绕在羊皮纸上,然后拉回了漩涡中。 等旋涡消失,牛犇跟方恒之间隐隐的对峙马上消失不见。 这是“地狱”的契约,没人敢违抗。 牛犇看他一眼,从屁股后面的四次元菊花中掏出一个玉瓷瓶,拔掉塞子之后浓郁药香扑鼻。 他从里面倒出一粒深蓝色带云纹的丹药弹给方恒,心痛道:“续身丹,可以让你断臂长出来,贼珍贵,算你欠我的。” “嗯。” 方恒也不客气,直接一口吞下。 那丹药入口之后便化作一道热流顺着他喉咙冲进身体。 很快,他胳膊上的伤口处肉芽蠕动,骨骼发痒。 大概十分钟,他左臂便完好如初。 活动了一下胳膊,他又掏出一把八面汉剑组成了“双刀流”。 感谢的话不必多说,刚才“字据”上写的明白。 双方算是合作,在这几天内为对方使用的任何道具都算作欠账,等回去“地狱”之后再还。 如果回不去......那就当投资打水漂了。 “现在怎么办?” “现在你们得离开。” 回答牛犇的并非方恒,而是镇守派出所的狴犴分身。 它出现在铁栏杆外,淡淡道:“你们两个必须离开,以后白天可以待在这里,但午夜这三个时辰不能留在这儿。” 方恒之前已经跟牛犇交换了一部分情报,因此并未吃惊,而是沉声问道:“为何?” “你们身上生人气息太重,外面越来越多的家伙们会朝着这里聚集,我不想惹麻烦。” 狴犴一双兽瞳冷冷注视着两人,“如果你们继续留在这里,我会放他们进来,或者把你们两个打个半死交出去。” 牛犇两人对视一眼,说道:“我们这就离开。” 在狴犴的注视下,两人不做停留,直接离开了屋子,然后出了派出所。 一到屋外,牛犇四下打量,没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但他旁边的方恒面色一变,一个驴打滚就躲将开来,然后抄起两把八面汉剑就跟空气搏斗起来。 牛犇在一边儿看的干着急。 他明白,方恒因为理智值比他低了快十个百分点的原因,肯定看到了什么。 但他只能干看着帮不上忙。 就在这时,一阵民国小调传进两人耳中。 “我等着你回来~等着你回来~~” 牛犇抬起头,看到那个人的身影,脸色就是一喜。 ............ 方恒的视野中,地面是血肉尸体铺就而成,四面八方十数只三米多高的缝合怪围了上来。 牛犇只在一边干看着,只能他一个人努力拼杀。 就在几只缝合怪已经围上来的时候,它们却忽然不动了。 一阵民国小调传入耳中,他看到那些缝合怪都转过身看着一个方向。 顺着它们面朝的方向看去,方恒看到一个身穿藏青色西装的年轻人缓缓走来。 他左手一把工兵铲,右手一把铁榔头。 然后,他听到了牛犇欣喜若狂的喊声: “大佬!你终于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