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二十五章 那个男人来了

第二十五章 那个男人来了

 热门推荐:
    ,最快更新吾妻非人哉最新章节!孙乾一惊,下意识后退一步。 理智值已经从74%掉到了72%. “不好意思,我不买了。” 他转身就走。 那老妪也没追上来,只是默默看着他狼狈的背影,尔后继续叫卖。 “糖葫芦,好吃的糖葫芦!只要一根指头!” 孙乾继续在人群中走着。 街上来往的行人游客怎么看都是正常人。 但不知为何,孙乾看他们的脸都觉得特别阴。 好似所有人都面色发黑,然后偷偷在看他一样。 他时不时回头,却发现并没人在意他。 但等他回过头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却有始终觉得背后有人在看自己。 而且不止一个人。 于是孙乾开始加快脚步,脚步越来越快。 最后,他甚至跑了起来。 没跑几步,他感觉自己撞到什么东西摔倒在地。 “你......” 听到声音,他单手一撑地,爬起来就跑。 在他没看见的地方,理智值在不断降低。 现在已经降低到了......56%. 孙乾就这样一直跑着,跑着。 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但他已经看到十字街尽头的远处的古城门了。 他精神一振,快步冲了过去。 然后...... “糖葫芦,好吃的糖葫芦!只要一根指头!” “炒酸奶诶!一根手指头一杯的炒酸奶诶!” “正宗蒙古大肉串儿!七根指头一串儿,十根指头两串哟!” “长沙臭豆腐!长沙油炸臭豆腐!小份一条活人肉!大份两条活人肉!不香不要钱嘞!” “......” 孙乾脸色一白,蓦然回首,发现自己正站在十字街入口处。 他想也没想,转身就往外跑。 然后...... 他又回到了十字街上。 猛地回头,不远处便是街道尽头的古城墙。 鬼打墙吗...... 抬起手腕,看着手表上已经降到54%的理智值,孙乾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过去也不是没遇到过比这条十字街更恐怖的副本世界。 只不过这次一进副本之后,副本背景故事说明中说这个世界的副本难度是最高级别的“酆都城”级,所以他先入为主了。 孙乾已经没遇到过“酆都城”级世界,甚至他经历的最高难度世界也不过是从弱数第五级别。 所以在这个世界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他下意识就是先逃跑。 说不定这样反而会中招。 现在要先冷静下来然后仔细分析。 这个世界的白天是完全无害的,最起码目前为止的两天是这样没错。 夜晚的难度也是在不断加深。 通过理智值的降低,见到的怪物也会越来越强,而且诡异类型的怪物也会慢慢浮现。 暂时来说,遇到的怪物种类有鬼、血肉怪物、诡异这三种类型。 目前所在的十字街就是鬼物类型。 根据在“地狱”的时候买来情报上的说法,这三种类型的怪物破解方式不同。 血肉怪物的话,就是物理摧毁。 一般这种怪物的愈合能力很强? 不过体内都会有一个很小的核心。 只要毁掉核心,它们就会彻底死亡。 要么就是把它们砍成肉沫。 不过针对有些不死型的血肉怪物,摧毁核心是唯一办法。 前提是找得到核心。 对付鬼物类的就需要神秘侧的道术跟符咒之类的东西。 诅咒类的一般也会有效果。 或者是有针对灵魂的带有特殊功效的武器也行。 诡异类是最难对付的。 因为它们虽然可能有形体? 但完全没有任何思想? 所作所为都是遵循自己独有的规则。 死在它们手里的人一般都是意外陷入到规则里去了。 破解方法就是找出规则然后规避? 或者制造b以及找b,然后利用b逃脱。 对付它们的方法应该有,但孙乾不知道。 至于其他人为的诅咒跟武功、国术、魔法之类的? 那是另一回事了。 这条十字街看来是鬼物类世界没错。 孙乾从四次元菊花中掏出一沓黄纸? 黄纸上用朱砂画满了神秘却莫名对称的符咒。 他一把甩出全部符咒,尔后手掐法决,喝道:“敕!” 只见那十数道符咒无风自动飘上半空? 尔后皆无火自燃。 下一刻? 灰烬朝孙乾飘来? 或覆双目? 或入鼻孔? 或融耳蜗? 或覆身躯...... 待五感全解,孙乾双拳紧握,“喝!” 只见他周身一圈不甚明显的浅蓝色波纹荡开。 尔后他睁开紧闭的双眼,却当场如坠冰窟,只觉一股冷气从脚底板冒到天灵盖。 青石板的道路? 古香古色的门脸? 高挑的红灯笼下是贩卖的各种地道小吃。 回过身? 不远处黑暗中只有个轮廓的高大古城门依旧伫立在那里。 他也还是站在十字街的十字路口? 也就是小吃街的尽头。 “怎么可能......” 孙乾倒也没绝望。 他抬起胳膊调出手表中的活点地图。 他一直没听到“地狱”传来的有新地狱行者死亡的消息,这说明那三个地狱行者都还活着。 果然,地图上显示另外三个地狱行者都还在十字街中。 孙乾放大地图? 他发现那三个小红点都聚在一起,而且一直没动。 说不定那边就是他们发现或者制造出来的“安全屋”。 孙乾朝着那边走去。 走了一百多米,他停下脚步。 这是十字街上路边的一家门店。 写有“蔡记卤肉店”五个大字的招牌上被岁月侵染上了黑色的油污。 孙乾进到店内四下打量。 几张满是油污的桌子,还有几个凳子,这就是卤肉店的全部。 店里面是一扇门通往里面。 门没关,上面挂着有些污渍的门帘。 “有客人来了?” 似乎是听到外面动静,有个三十多岁围着围裙的精壮汉子走了出来。 孙乾小心戒备,警惕道:“老板,今夜有没有......其他人来过?” “有的,他们吃了顿好的,都很满意。”老板笑的很随和,“您要不要也来点儿什么?” 孙乾悄悄四下打量,问道:“那都有什么?” “您且等,我去去就来!” 有生意上门,这老板直接跑回里屋,然后端着个托盘出来了,“卤人头可是咱家的招牌菜!” 那托盘上不是别的,正是一颗新鲜的人头。 老板介绍的贼热情,“绝对新鲜!我那儿还有卤好的您要挑挑吗?” 孙乾点点头,“我还不饿,改天再来。” 正在他要离开的时候,托盘上的人头忽然睁开双眼,哀求道:“救......救我......” 孙乾悄悄后退两步,问道:“多少钱一斤。” “不贵,我这小本经营,以物换物。”老板咧嘴一笑,“比如......新鲜的活人肉。” 看着他咧开的嘴角,孙乾后背一凉。 ............ “炒酸奶诶!一根手指头一杯的炒酸奶诶!” “卖糖葫芦咯!” “正宗蒙古大肉串儿!七根指头一串儿,十根指头两串哟!” “臭豆腐!炸臭豆腐!小份一条活人肉!大份两条活人肉!不香不要钱嘞!” “......” 青石板的道路,古香古色的门脸,高挑得红灯笼下是贩卖的各种地道小吃。来往游客川流不息,热闹非凡。 三道人影出现在十字街入口处。 牛犇跟方恒表情严肃,目光警惕。 而站在最前面的王泉...... 他眼眸猩红,嘴角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