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四十章 三,二,一

第四十章 三,二,一

 热门推荐:
    ,最快更新吾妻非人哉最新章节!首先,传统枪械应该完全没用。 这怪物刚才的行为完全就是在问他们,“你们喜欢哪一种”。 表皮没打穿,透明屏障,打透脑门却迅速恢复。 三种不同的方式,完全就是在诛心。 如果枪不行的话,那么,电磁炮行不行? 大规格炸弹? 符箓? 厌胜术? 不对! 鲁难反应过来。 他们现在想的不该是怎么打败对方,而是怎么活过今晚! 他开始想自己这边四个人的能力。 鲁难自己是**国术炼体派,练的是戚家刀法。 但凭身体,自己完全不是对方对手。 韩宇是机械强化派。 他的强化方向是对机械的加工改造升级路线。 他那里就有很多黑科技产物。 比如微型语音感应炸弹、小型电磁炮、玩偶自爆炸弹之类的东西。 他未来的前景很宽广,强化方向有很多,包括可以改造自己的身体、制造高科技盔甲等一系列强化方向。 所以对团队来说,他很重要。 而且现在他就很有用,包括能在白天使用的活点地图都是被他改造的。 但他的目前制造的东西基本都是毁灭**的类型,这种对这怪物用处不大。 小雅...... 她的能力是操控非生命体。 未来用处也很大,但目前来说,只能操控非生命体做它们本来就能做到的事情。 比如操控一辆汽车发动行驶。 但她现在无法做到让一辆汽车飞上天,也无法操控一个布娃娃像人一样活动。 未来可以,但现在不行。 她的能力对团队帮助很大,但对现在的局面没什么帮助。 最后一个是老李。 这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在团队里一向沉默寡言,强化方向是符箓厌胜之类的。 他的用处很大,这次能不能逃掉,其实就看他的了。 鲁难记得他有一枚“通天梯”符箓。 “通天梯”符箓,是他们上次在一个要道士和尚跟妖怪鬼物的世界得到的。 当时有两个道士斗法,一死一重伤。 那个重伤的找他们求助,并答应送给他们一些符箓当做报酬。 最后他们拿到了符箓,然后补刀了那个道士。 “通天梯”,实际上就是逃命的符箓。 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用。 这个功能是把在符箓上留下血迹的人瞬间传送到一个小房间里。 房间只有一扇门。 打开门,就是一条百米长廊。 长廊尽头还有扇门,从那扇门出去,就会传送到别的地方。 这个传送地点是随机的。 有可能是正常地方,有可能是荒野。 也有可能直接传送到海底或者火山里。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用。 但现在就是紧要关头。 鲁难看了眼老李,抬手在鼻翼上摸了三下? 然后手心在脑门上从右到左划了两下。 老李一怔,不着痕迹点了点头。 这是他们当初设定的暗号。 那张“通天梯”符箓上早已留下他们的血迹,只要老李运功发动? 他们就能被传送走! 现在的问题是? 老李想要调动灵力? 必须要十二点之后。 而且发动符箓需要五到十秒的时间。 同时他周身还会起一阵微风,身上的灵力也会发出浅蓝色灌注进符箓里。 这些都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活过十二点到来后的那十秒钟? 并且不让这怪物破坏老李发动“通天梯”! 要有人做出牺牲。 这个人有一定可能活下来? 但只是有机会。 那么,牺牲谁呢? 他自己是团队核心,他死了队伍就散了。 那就得从另外三个人里面挑选。 老李不行? 发动符箓要靠他的能力。 韩宇跟小雅的话......都是现在能发挥一定作用? 且未来潜力巨大的。 单纯以能力的未来发展来看? 小雅的能力前景比韩宇要好。 但她性格有问题? 太过暴躁易怒? 做事冲动。 且色厉胆薄? 遇到困难容易放弃。 韩宇性子沉稳,会思考问题,但只是建议,从不反对他这个队长的决策。 综合各方面考虑,韩宇的潜力跟重要性实际上要比小雅大。 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 如果到了十二点能拖延? 就拖延过十秒。 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建立在栏杆外坐着的这个怪物不懂“通天梯”原理的基础上。 也许到时候对方会认为老李掏出符箓运功是打算反抗或者其他什么。 看对方这样子? 是属于极度自信的那种性格? 所以可以尝试一下。 备选方案? 就是时间一到对方就要杀人,到时候就可以利用小雅的性格来吸引对方注意力。 小雅性格急躁,且在绝望的情况下会变得有些歇斯底里。 到时候把她推到前面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哪怕只是几秒钟? 也能争取不少时间。 然后他跟韩宇保护老李,拼着受伤或者残疾也要拖到零点零分十秒。 只要人不死,就行。 之后如果能逃掉,就不顾一切远离这里,然后努力追杀其他地狱行者还有刷前几夜找到的几个低端b点。 人少之后,任务相对也能更快完成。 争取在第六夜之前完成任务,之后便躲开这个区,去洛阳市内其他区蛰伏熬过后面几天。 【r'梦が叶ったの,お似合いの言叶が见つからないよ。 r'梦が叶ったの,「爱してる」......】 忽然响起的略带沙哑的女人歌声瞬间惊醒几人。 鲁难等人抬头,只见声音的源头是王泉的手机。 王泉接通电话,把手机举到耳边,“叶子?” “带她们去买衣服了?她俩没打起来吧?” “嗯,吃火锅?好啊,明天吧。我今天晚上走不开。” “在家里吃?那明天上午我去超市买火锅底料跟菜,都想吃什么?” “嗯,好,一会儿微信发我。” “晚饭啊,晚饭不回去吃了。送饭?也行。” 王泉放下手机,抬头问牛犇跟方恒,“你俩晚上别吃东西了,我让家里送饭。” “还有这好事儿?”牛犇大喜,“那敢情好!这几天都是泡面,我快吃吐了都!” 王泉撇撇嘴,“可拉倒吧,人家那同志买的桶面还特么是我掏的钱,有吃的就不错了。” 他重新举起手机放到耳边,“叶子,那弄三份晚饭吧。饺子?也行,八十个韭菜大肉,二十五个茴香大肉的。醋、生抽、香油跟辣椒都要,饺子汤也盛三碗吧。 “行,就这样,拜拜。” 挂了电话,王泉问道:“你俩一人四十个,够吃不?韭菜的能吃吧。” “够了够了!” 发现自己死而复生之后,牛犇也放开不少。 他笑嘻嘻道:“大佬,不给这几位来一顿断头饭?” 王泉笑了,“兄弟,你小命也掌控在我手里的,那黑红雾气可不是好东西,我一个念头你就玩儿完了,还是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吧。” 牛犇讪笑道:“大佬,俺老牛可是真良民,您别吓唬我。” 王泉笑笑没说话。 牛犇也就没再多嘴。 其实他也有点儿怕王泉。 看王泉这电话里的交流,绝对正常人一个,说的话题都贼家常。 但一想到电话那边的姑娘也许不是人...... 再加上前几夜亲眼所见王泉有些脑子不正常的一面。 以及他设身处地的想一想,鲁难他们面临的是怎样的绝望...... 他就不敢跟王泉太放开的开玩笑。 墙上指针在顺时针转动,窗外阳光透过栏杆在室内的影子也缓缓变动着位置。 傍晚七点,侯问室大门忽然打开,从门边探出个脑袋。 她的马尾辫垂下,还一晃一晃的。 王泉招招手,“叶子,小心翼翼干嘛呢。” 叶笙歌走了进来,她手里拎着个饭盒。 在她后面,小女仆跟小白毛也跟了进来。 小女仆双手都拎着食盒。 “泉哥,我不敢进派出所嘛。” 王泉斜睨她一眼,“你又没犯事儿,怎么不敢进。” “哎呀,就是怕嘛,从小就怕警察。”叶笙歌把饭盒都放在地上打开,回头一看,凑到王泉身边低声问道,“他们就是那些人?” “嗯。”王泉从洛潇手里接过筷子,问道,“你们吃了没。” “公子,都吃过了。”洛潇微笑着回答。 今天上午的“冷面毒蛇傲娇女仆”人设瞬间崩塌,现在她打算立一个新的人设。 王泉揉揉阿玖的头。 这俩姑娘过去都挺倒霉的,现在一个想着耍点儿小心机,一个想着立人设争宠。 啧,不管怎么说,都是好事儿。 最起码她们不用再想着怎么才能活下去了。 “你们先回去吧。”王泉笑笑,“你们在这里的话,他们压力太大。” 他指了指脸色难看的鲁难几人,“三个非人类站在这儿,万一他们绝望了怎么办?那就太没意思了。” 鲁难跟韩宇的脸色更难看了。 他们明白了王泉的意思。 这怪物要的,不是他们绝望。 而是让他们拼尽全力求生,然后再绝望。 甚至他都当着他们的面毫无顾忌的说出来了。 洛潇跟阿玖想留下来。 不过叶笙歌拉着她俩就走。 两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静静看着叶笙歌。 叶笙歌压力山大,她只好解释,“你们俩信不信任泉哥?” 洛潇:“当然。” 阿玖:“没有人比我更信任哥了。” “但你们都不够了解他。”叶笙歌挠挠光洁的脸颊,“如果信任他的话,就听他的话,这样准没错。” 她凑到两个姑娘耳边,低声道:“而且这样不会被泉哥讨厌哦。” 两个姑娘一愣,回头对王泉道了声别,然后拽起叶笙歌就溜了。 有一说一,确实。 她俩实际上跟王泉接触的并不久。 这个马尾女可不同!她跟王泉认识好几年了,而且还是死党! 回去之后一定要从她嘴里“拷问”出更多有个王泉的事情! 比如他喜欢吃什么,他喜欢什么样的姑娘,他喜欢穿什么样的内裤!他喜欢女孩儿穿什么款式的内衣内裤! 这些!都要!拷问! 王泉也愣了一下,喃喃道:“叶子都跟她俩说了啥?” 他摇了摇头,随手一指,栏杆门锁打开。 “先吃饭吧。” ............ 几小时后。 时间已经来到了晚上十一点五十八分。 牛犇跟方恒也没再进栏杆里,而是就坐在王泉旁边的地上小心戒备。 王泉依旧翘着二郎腿玩着手机。 夜晚的派出所十分安静。 墙上“滴答滴答”的秒针就像催命符一样十分刺耳。 鲁难四人也站在栏杆后面紧紧盯着王泉。 他们也在准备。 终于,漫长的两分钟就要过去了。 王泉看着手表,忽然开始倒数: “十、九、八、七、六、五、四......” “三,二......” “一。” “动手!” 鲁难三人掏出各种重火力武器对准栏杆外的三人疯狂扫射! 老李嘴里念念有词,两指之间夹着符箓! 五秒后,六秒后...... 八秒后...... 一阵风吹过,烟雾散尽。 王泉轻笑道:“就只有这样?嗯?” 在栏杆后,已经空无一人了。 他笑了。 ............ 周围都是纯白色的三平米正方形小房间内,鲁难四人大口喘着粗气! “太好了!逃出来啦!” 小雅甚至哭出了声。 “不是休息的时候,先走!” 鲁难一挥手,推开了唯一的那扇门。 门后是狭长的廊道。 廊道内一片黑暗。 忽然,廊道顶端的荧光灯一盏一盏的亮了起来。 由近及远。 最终,亮到了尽头。 鲁难四人如坠冰窟。 无数人头,流着血泪,在地上整整齐齐排列着,他们都看着鲁难四人,面带宁静祥和得微笑。 只廊道尽头的荧光灯下,一个身穿衬衫的青年翘着二郎腿,坐在一张靠背椅上。 他脸上带着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