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四十一章 第四夜

第四十一章 第四夜

 热门推荐:
    ,最快更新吾妻非人哉最新章节!“老,老大......怎么办?!” 兜帽女小雅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了。 鲁难一咬牙,“回去!” 四人马上转身冲回了那个小房间。 但这里已经不是什么小房间了。 地面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荒野,远处是隐藏在阴影中的群山。 头顶是遮挡住星空的黑红色乌云。 背后是一棵参天巨树。 面前是无数盘膝而坐的无头尸体。 他们怀中都抱着一颗闭眼流着血泪,却脸上带着恬静祥和微笑的头颅。 小雅喃喃自语,“这是......得救了?” 鲁难抿了抿嘴,抬手看了眼手表中的活点地图。 地图上数十个红点分部在城市各处。 而在最上方,有四个红点。 这四个红点......在地图范围之外。 这是......传送到了地图范围之外? 可地图范围之外,不就是洛阳城外吗? 洛阳城外? 洛阳城外! 这代表什么? 按照“地狱”的习惯想想就知道了。 一般“地狱”的任务都不会“准确”限定活动区域。 但是会用一些“条件”来告诉地狱行者们活动范围的边界在哪里。 之前他们一次任务,就是大家都戴着脖圈,一定离开“背景故事”说的范围,脖圈就会自动绞断脖子。 但在“地狱”的任务中,并没有说明这一点。 这次也是一样。 “地狱”并没有说不允许出城。 但“猎杀之夜”的范围就在洛阳市区之内。 包括“地狱”附赠的活点地图,也只有洛阳市区内的地图。 这其实就是在隐晦的告诉他们任务范围。 如果他们离开市区,当然不会有什么“抹杀”之类的事情。 但“地狱”可以保证他们肯定活不下去。 鬼知道“午夜回响世界”的洛阳城外有什么东西。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活着回到市区内! 鲁难回头问道:“老李,‘通天梯’还有吗?或者‘遁地箓’也行。” 遁地箓是另一种快速移动的符箓,可以提前设定好坐标然后把两平方米内的人类传送到指定坐标地点。 他们已经提前设立了几个地点。 之所以刚才不用,就是这个符箓的发动需要一分钟时间。 按照前一晚那个怪物三十几秒就碾压他们并且杀了三个人的水准来看,一分钟时间够他们四个死上最少两次了。 “有的,我现在就发动‘遁地箓’,要去哪里?” 老李掏出一张紫色符箓来。 鲁难思索几秒,果断道:“去洛河森林公园的那间公共厕所里。” 洛河是一条穿过整个洛阳市区的河流。 这座公园便是在洛河两岸建起的森林公园,长度接近二十公里。 那个公共厕所所在的位置距离方才那个派出所有最少九公里的距离,他们完全可以趁机躲藏起来。 “好,我这就开始。” 老李两指一夹符箓,咬破大拇指在符箓上一划,便开始做法。 这时,韩宇忽然喊了一句: “老大!快看那些人头!” 鲁难回头一看,心头就是一跳。 那些原本闭着眼睛的人头,忽然全都睁开了双眼,定定注视着四人! 而且...... “看他们的脸!” 没错,那些人头的脸,就是他们四个人的样子。 忽然,大地开始有节奏的震动。 鲁难取出长刀,小心戒备。 “小韩,放出侦查器看看那边有什么。” “好。” 韩宇应言丢出一颗二十厘米长的椭圆形金属物体。 这金属物体被他丢上半空? 忽然从两侧弹出翅膀,尔后便朝远处群山飞去。 同时韩宇按了下眼镜腿,开始细心观察。 就在这震动中? 他们等了一分钟的时间。 那些怀抱着人头的无头尸体依然盘坐? 并未起身。 鲁难目视前方隐约间似乎在蠕动的群山? 问道:“老李,还没好?” 老李没接茬。 他神色一变,猛地回头。 只见老李不知何时已盘膝而坐? 脖子上没有头颅。 他的脑袋? 就抱在怀里,双目流着血泪。 脸上,是宁静祥和的微笑。 “老李?!” 鲁难大惊失色? 对韩宇跟小雅道:“这里不能久留!咱们马上走!” 韩宇颤抖着摘掉眼镜? 叹了口气? “老大? 没戏了。” 鲁难追问? “你看到什么了?” “我......” 刚说了一个字? 韩宇整个人忽然如同木偶一样四分五裂! 脑袋、手臂、双腿。 这些零件全都从躯干上分裂,伴随着喷洒的鲜血跌落在地。 他的双眼里,满是绝望。 鲁难下意识后退一步,一向沉稳的脸上终于开始变得惊恐。 他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一名同伴,赶忙回头? “小雅!小......” 只见那兜帽女孩倒立在半空? 脸就在鲁难面前不到五厘米。 她两手自然下垂? 无数藤条从刺破她后背、后脑? 从她双目、鼻孔、耳朵、嘴巴处穿出。 鲁难腿一软倒在地上。 缓缓抬头,只见树上挂着无数具倒吊着的尸体。 这些尸体跟小雅一样,全都被藤条挂在半空。 忽然? 他们的脸全都朝向了鲁难。 鲁难转身就要爬走。 可他面前不到三寸的地方,就是一张脸。 一张原本被抱在无头尸体怀里的脸。 那张脸是他自己的脸。 脸上忽然浮现一抹诡异的笑,然后张开了嘴,露出森白牙齿。 ............ “大佬,他们这是放弃抵抗了?真是小公牛自宫,相当牛逼!” 派出所内,王泉刚刚倒数完“三二一”。 时间来到了十二点。 看着坐在地上愣愣看着前方的四个人,牛犇挠了挠后脑勺。 王泉笑笑没回答,而是问道:“牛哥,方哥,你们觉得什么才是最恐怖的?” 牛犇想了想,没想出来。 恐怖? 他没觉得什么恐怖。 王泉恐怖吗? 他不觉得恐怖。 害怕跟恐怖是两码事。 反正他觉得大不了就是人死朝天呗,那还能咋地。 这人也是心够宽。 难怪体重比较丰满。 方恒则是思考片刻,答道:“未知就是恐惧。” “是啊,未知。自己吓自己的时候才会知道什么是恐惧。” 俗称脑补。 简单来说,你知道一个地方很危险,甚至还有数据佐证。 但你不知道那里为什么危险,因为你没见过具体情况。 所以当你真的到了那里且发现一切正常的时候,你就会自己脑补各种危险情况。 也就是自己吓自己。 王泉会放过他们吗? 自然不会。 但就简单杀了他们?哪有这种好事。 地狱行者虽然都是心有执念不想死的人,但里面也有不少正面跟你刚完之后死就死了。 王泉可不想便宜他们。 没有什么同情那个女孩儿的想法,王泉虽然三观跟着五官走,但第一次见面不说,那姑娘也没达到可以让他三观跟着五官走的级别。 那他为什么生气? 很简单。 我才说了保她不死,结果你们特么就当着我的面弄死她。 这特么不是打我脸?而且是当面打脸! 那我不仅要把她救回来,而且要让你们死的很难看。 至于那房子原本的户主怎样了......王泉从那个女孩儿那已经得到了答案。 这女孩儿是第三天白天遇到他们的,也就是在王泉在拖拉机厂第一次见到他们之前。 那时候,她就被直接送进那房子里当诱饵了。 户主的事情......王泉不愿细想。 但这也让他更生气。 你们不光当面打我脸,还特么是两次! 我才说了要驱逐你们这群地狱行者,结果你们在这之前就搞事! 他的行动早就开始了。 在他们被便衣们按翻在地的时候,王泉就已经往他们体内注入了大量黑红雾气。 是的,他白天不会杀人。 但从来就没想过给他们机会。 他不会做那种赛亚人才会做的事情。 从一开始,他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王泉说的倒计时,便是黑红雾气发作的倒计时。 在那一刻,他们就已经陷入了幻觉。 王泉也不知道他们在幻觉看到了什么。 但肯定是目前这个环境下最能让他们恐惧的东西。 而恐惧,会直接反馈在他们的身上。 王泉点上支烟,看着牛犇进到栏杆后观察几人。 牛犇回头看了看,见王泉没什么反应,他才碰了下老李。 然后,老李的脑袋就从脖子上掉了下来,刚好掉在怀里。 紧接着,还没等牛犇缓过神,韩宇整个人就变得四分五裂。 小雅七窍炸成血洞,鲁难浑身如同被啃咬一般,血肉一点点消失,最后只剩下一具骨架。 “卧槽!什么情况?!”牛犇吓了一跳,“真他妈一群小母牛比赛进屠宰场,一个比一个死的牛逼啊!” 王泉笑笑,转身离开,“不说这些,咱们该走了。那狴犴到现在没出来,估计已经没空来找咱们了。” 方恒站起身,掏出两把八面汉剑,跟在王泉身后。 牛犇点点头,又看了眼地上死状极惨得四个人,打了个寒颤,快步跟上王泉方恒的脚步。 来到派出所外,三人都是一怔。 入目所见,已经跟前三夜的景象完全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