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十七章 王泉在跑路

第十七章 王泉在跑路

 热门推荐:
    冯朗等人并没有收到“地狱”发来的赌徒死亡信息。

    他们依旧还在皮条弄堂里租来的院子中休息,顺便讨论讨论之后的行动方案。

    而忘川带着不情不愿的王泉正在快活林赌坊里快活。

    王泉冷着张脸,“这就是你说的夜间活动?”

    “啊哈!三万!胡啦!给钱给钱!”

    忘川一边搓麻将一边回头笑道:“是啊,有几位美人儿陪着打麻将,还能赢钱,这难道不紧张刺激嘛泉哥?”

    王泉:“那你说的决战到天亮还有腰子顶不住指的是”

    “打麻将到天亮啊,而且坐一晚上腰子能不累吗?”

    王泉:“”

    太让人失望了!

    “那你自己玩儿吧,我走了。”

    王泉转身就要走。

    “你想去哪里?”

    忘川问道。

    “我去街上转转。”

    王泉头也没回,随口回答。

    “可是我说过的吧,晚上不要出门,王先生~”

    王泉猛的回头,映入眼帘坐在麻将桌旁的人哪里还是什么忘川!

    她分明是安婉莹!

    她身穿一件红色为底、上面带着墨黑色云纹的无袖旗袍。

    不过这次侧边开叉到了胯部,胸口位置开了个心形小口。

    侧身转过来的时候,王泉刚好可以看到她的大长腿,还有沟。

    嗯,还有大长腿上面开叉部位露出的绳结。

    嗯?

    绳结?

    王泉想了想,感觉会被404,就不形容了。

    “安小姐,忘川人呢?”

    王泉四下打量。

    跟她打麻将的三个旗袍姑娘还在正常打麻将。

    其他桌也在正常搓麻,跟刚才没区别。

    似乎他们都没察觉到原本坐在这里的忘川忽然换了个人。

    “忘川啊,似乎没有这个人呢”安小姐食指轻点下巴,还冲着王泉眨眨眼。

    王泉面无表情,“赌徒呢,是不是死了。”

    根据恐怖电影里的套路,独自一人行动的家伙肯定最先倒霉。

    之前是赌徒,现在就轮到自己了。

    忘川八成也是凶多吉少。

    “那个啊,已经死了。”安小姐笑容依旧温柔,“没办法,谁让他要让你不愉快呢~王先生,你讨厌的家伙,都会死哦~”

    死了王泉露出营业式微笑,“那安小姐你找我什么事儿?”

    “只是看你这么晚还不回家,我有些担心~~”安小姐温柔又体贴,“外面晚上不安全~~”

    “这样啊谢谢你的关心。小心!”王泉忽然一愣,看向安小姐身后。

    安小姐下意识回头,但她背后什么都没有。

    等她再转过来,已经只能看到王泉夺门而逃的背影了。

    “王先生您真可爱~~”

    空气在撕裂,肺部在灼烧!

    王泉觉得自己当初中考一千米的时候都没现在跑得快!

    开玩笑呢!

    留在那儿等死啊!

    他看出来了,安婉莹这女人一直在耍自己玩儿呢!

    赌徒单独行动,死了。

    忘川跟自己俩人,现在他估计也死了。

    那下个不就是自己?

    还是赶紧回去找冯朗他们吧,到时候只有跑的比他们快就行,而且根据自己编出来的超能力,他们大概率会保护自己。

    等回到小院,他一把推开院门,“忘川遇上安公馆的怪物了!他在那边留下来断后!咱们赶紧跑路!”

    冯朗他们正围坐在石桌旁讨论什么事情。

    听到王泉的话他们也没反应。

    “忘川跟王泉怎么回事儿?怎么联系不上?”

    “还有赌徒,他那边也联系不上。”

    “不过‘地狱’没发消息,赌徒跟忘川应该都还活着。”

    他们表情严肃的在讨论各种事情。

    但就是好像没看到王泉一样。

    王泉微微皱眉,走过去拍冯朗肩膀。

    但他的手刚碰倒冯朗肩膀,冯朗就倒了下去。

    倒在地上的冯朗嘴里还在不停重复着上面的话。

    而其他人说的话早已变成了,“阿巴阿巴”

    王泉如坠冰窟。

    “王先生,好巧哦~”

    王泉回过头,屋子的屋门打开,安小姐一袭黑色为底上镶红色血丝妆纹路的旗袍,手中折扇遮住下半张脸从屋里缓缓走出。

    她眸子弯弯,满是温柔笑意。

    王泉扭头就跑。

    跑出院子,王泉从怀里掏出昨天白天悄悄准备好的地图,奔着火车站的方向一路狂奔。

    他感觉自己跑的比刚才还快!

    一路没停跑到火车站,他才停下来大喘气。

    喘舒服之后他四下打量。

    老旧的火车站跟未来自然没得比。

    但这里也破旧的太过分了吧!

    到处是青苔,藤蔓都在铁轨上繁衍后代了。

    而且也没调度员跟车站工作人员,乘客自然更不可能有。

    月明星稀,一阵微风吹过。

    王泉不由尿意大发——憋了一路真的难受。

    找个地方嘘嘘,等给青苔施完肥回来,他才开始恐惧。

    刚才没来得及想。

    现在仔细想想的话,等于说从一开始的那个晚上,在安小姐的声音出现在自己耳边的时候开始,自己连带着冯朗那群人就已经在安小姐的掌控之中了吧。

    不过到今天也不过才刚过去不到两天而已。

    他就一普通人,还是经常不锻炼的那种身体处在亚健康状态的普通人。

    之前他去体检,医生说他身体状态跟四十岁差不多,再996下去早死不可避免。

    吓得他赶紧去抓药。

    等他回来,却发现那医生跟后面那人也这么说的

    唉,腿跟灌了铅一样。

    他四下打量。

    稍远处有个调度亭,跟他在自己世界中看到过的停车场保安室差不多大,也就几平米。

    那调度亭边儿上有个长椅。

    他走过去坐下,掏出烟叼嘴上刚要点着,就听到旁边调度亭开门的声音,还有安小姐温柔的嗓音:

    “在淑女面前吸烟,可是不礼貌的行为哦,安先生~”

    王泉嘴里没点着的香烟跌落在地,他犹豫都没犹豫,连滚带爬就往远离调度亭的方向跑。

    安小姐折扇轻掩樱唇,注视着他背影的眸子里如水般温柔。

    “王先生果然还是这么可爱~”

    刚刚入夏的夜晚,黄浦江边依旧凉风习习。

    没错!狡兔三窟!

    他王某人早就准备好了多条离开魔都的跑路计划!

    如果“地狱行者”跟安小姐都没办法帮自己回去,甚至魔都都找不到办法,那就离开魔都!

    只要人还活着,那总能找到办法的!

    就算到最后真没办法,那也就只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了。

    坚定了决心,王泉拖着灌铅般沉重的双腿朝码头走去。

    码头上同样没人,不过王泉已经不在意这些了。

    他四处在找船。

    能马上走的那种。

    但所有船都处在抛锚状态,而且都生满红褐色铁锈,很明显是很久没有保养过的了。

    这时,一条乌篷船朝着岸边飘来。

    到了岸边,从乌篷里走出一位旗袍美人儿。

    “这世间的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王先生,您相信这句话吗~”

    王泉也懒得跑了。

    主要是压根跑不掉,再加上他真的是跑不动了。

    手揣兜里掏出烟盒取出一根芙蓉王叼嘴上,镀铬打火机上的火石冒出火星,映衬着他脸色泛红。

    香烟点着,他猛吸一口,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缓缓喷出个忧郁的烟圈儿。

    “安小姐,您就不能把我当个屁放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