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四十五章 王泉“二婚”(求月票?)

第四十五章 王泉“二婚”(求月票?)

 热门推荐:
    ,最快更新吾妻非人哉最新章节!完 全不摇晃的花轿里,王泉翘起二郎腿。 “敢情抓的人是我?” 然后他忽然反应过来,“不对啊!这特么抓的不是新娘吗?本大爷一男的坐花轿?这合理吗!” 他一拳轰向轿顶。 嘭——! 随着空气炸裂,他的手直接碎成了肉渣,胳膊也扭曲变形,手腕则是粉碎性骨折。 而木制的轿顶则毫无变化。 “啊?” 王泉呆了一下,等黑红雾气治好胳膊跟手之后便在左手中灌注了自己现在能用的五成力量,对着前面的遮帘又是一拳轰出! 结果跟刚才没什么不同。 也不是没有不同,最起码他的胳膊没断,只是拳头擦破了油皮,手骨骨折加错位罢了。 王泉:“......” 他看了看正在恢复中的左手手背,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 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这可是他灌注了五成小姐姐力量的一拳! 放到洛潇那个世界,这已经相当于道法自然境的一击了! 这轿子这个给力的? 没办法,王泉坐了回去。 那就看看吧,车到山前必有路,大不了就是求饶呗。 话说这帮家伙为嘛要抓自己? 难道因为自己长得帅? 王泉接受了这个答案。 有一说一,确实。 他虽然不是那种“一眼惨绝人寰”的帅,但是却是那种越看越顺眼好看的帅。 所以他这种就是标准的师奶杀手。 简称:中年妇女之友。 主要就是浓眉高鼻梁,眼睛也不算小,看上去就成熟温和可靠。 阿姨们都觉得女儿找这种人当男朋友靠谱。 王泉翘起二郎腿,嘴角勾成√。 那就去看看对方到底耍的什么花招。 ............ 晃晃悠悠了一个小时,轿子终于停下来落了地。 门帘被掀开,外面四个红衣女面朝着王泉,似乎再说着请。 轻纱覆盖着上半张脸,王泉也看不到她们的眼神。 不过她们扭成一百八十度的脖子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是的,她们身子背对着王泉,而脸则是正对着王泉。 下了轿子,王泉十分淡定,“带路。” 唢呐声忽然在耳边响起,吓了王泉一跳。 只见前面四个红衣女鬼飘了起来,她们一甩手,一张陀罗经被展开,从头顶覆盖下来。 王泉一惊想躲,却怎么也躲不开。 被包裹在陀罗经被内,他想要挣扎,却发现体内小姐姐的力量怎么也调动不出来。 陀罗经被越勒越紧。 几个呼吸间,王泉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等意识恢复,他发现在自己躺在黑漆漆的狭小空间里。 下意识想掏手机照明,却摸到身上衣服不太对。 手感上不是西装的面料? 而是更丝滑的材料,手肘也没了衬衣的紧缚感,而是宽松的感觉。 所幸他还是在怀里摸到了手机。 掏手机的时候? 他皱了皱眉。 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似乎是古装? 掏出手机点亮? 打开镜子. 伴着光亮? 他看清了自己现在的样子。 头发莫名其妙变成了及腰黑长直,而且在头顶由木簪绾了个发髻。 身上穿的是红色喜服。 王泉照了照四周,黑色的漆面? 空间呈长方形极为狭窄? 而且他还是躺着的。 王泉马上明白这是在哪里了。 这是在棺材里。 嘶—— 这风格转换有点儿快啊...... 前几夜还在愉快砍人砍怪,今天晚上遇到的都是血肉怪物跟石头秃驴,结果这会儿直接画风一转开始搞国产恐怖游戏那一套? 王泉安心躺好? 看它们要把自己带去哪儿。 主要也是现在力量被隔绝了用不出来? 这棺材如果跟那顶轿子一样的话? 就属于“游戏中无法破坏的建模”一个类型。 他现在应该搞不定。 而且力量被隔绝说不定就是因为这棺材。 还不如养精蓄锐? 等到了地方之后再大杀特杀。 他闭上双眼开始沟通体内小姐姐的力量。 不知过了多久? 他感觉到棺材停了下来? 然后棺材开了道缝。 王泉立马揭棺而起。 然后他便怔住了。 对面是十几名身穿红衣的女子。 她们一袭大红宫装,涂着黑色指甲油的双手十指交叉竖立着,头戴银饰,外面覆着流苏红色面巾,只露出鼻子以下的半张脸。 在她们中间的四名女子则是抬着一顶红色软轿? 轿子覆着红色门帘? 隐隐约约间? 王泉只能看到门帘下的一双红色绣花鞋。 自己所在的则是面覆黑巾身穿白色麻布衣的队伍。 同样是十几个人? 中间六个人抬着一口黑棺。 王泉刚好揭棺而起。 “红白撞煞?” 英叔的电影他还是看过的。 现在这场景就跟那里面一样。 红白撞煞,冲人不冲路。 正所谓曲一响,布一盖? 全村老少等上菜。 走的走,抬的抬,后面跟着一片白。 棺材一抬土一埋,亲朋好友哭起来。 具体他也不清楚,反正很凶残诡谲就是了。 但现在看上去似乎不太一样。 总之双方汇流之后,伴随着凄厉的唢呐声与节奏怪异的锣鼓声,红白双方队伍抬着棺材跟花轿一起走进了浓雾。 等浓雾散尽,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只是一瞬,也可能过去了半个钟头。 王泉鼻尖隐约有一抹幽香萦绕。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间古旧的老屋大堂内。 大堂里没有其他人,沟壑纵横的青砖之上只立着两道身影。 一道是王泉自己,一道是身侧的女子。 面前是一方燃着三根细香的供台。 台子上还摆着两个透着猩红的墨色牌位。 一个牌位上空空如也。 另一个牌位上,赫然便是王泉的名字! 王泉猛地回头,凝视着那个并肩而立的人儿。 及腰青丝被一顶点翠镂空金缕凤冠束在头顶,项圈天宫锁将她细颈护住,红底缎绣金纹绸缎袍子的外面是金丝流苏坎肩,露出的细细皓腕上缠着定手银,下着红裤红裙,脚上踩着一双大红绣花鞋。 见男人望来,她白瓷样毫无血色的双颊上,蒙着双眼的红绸巾后面,隐约可见毫无眼白的漆黑眸子里泛着血光的瞳仁中倒映着他的影子。 王泉目光停在她透着血一般殷红得唇上。 那女子忽地抬手捏住王泉下巴,殷红薄唇缓缓靠近。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呵着。 王泉隐约间总觉得这声音有点儿耳熟,但跟过去那个总出现的声音似乎又不是同一个人。 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也没等他跟这新娘子真的亲上,小院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 “大佬!没事吧?!我跟老方救你来啦!大......啊这?” 进来的俩人愣住了,似乎感觉他俩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王泉黑着脸挥手让他俩滚蛋,“这特么气氛刚到位!你俩来捣什么乱?” 回过脸,他表情恢复温柔。 抬手拎着新娘子冰冷的手捏住自己下巴,王泉温声道:“来,咱们继续。” 鬼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