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二十一章 再见冯朗

第二十一章 再见冯朗

 热门推荐:
    王泉又回到了安公馆。

    只不过这次他没有“队友”。

    而且他要面对的不是一位安小姐,而是两位。

    就好比现在,现在是第二天的中午。

    王泉坐在福特型车后座中央,后座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姑娘。

    左边是安小姐,右边也是安小姐。

    车子正行驶在南京路上,他们的目的地是原本应该在1929年才建成的华懋饭店。

    也就是后来的和平饭店北楼。

    路上,王泉忽然眼神一动,然后不动声色。

    他看到了冯朗他们。

    没了忘川、赌徒,现在他们也就只剩下四个人了。

    冯朗正扭头跟空气说着什么,师爷、狗屠、流莺三人站在他身后,目光呆滞,一言不发。

    红色礼服的安小姐把下巴搭在王泉肩上,冲着他耳朵吹了口气,“王先生,要去跟你的朋友们打个招呼吗?”

    王泉强忍耳廓瘙痒,果断拒绝,“不了,我跟他们真不熟。”

    甚至连顿饭都没一起吃过。

    “王先生确定吗?”黑旗袍的安小姐手中折扇遮脸,眉眼弯弯,“这次不见,以后就没机会了哟~~”

    王泉顺坡下驴,“那还是见见吧。”

    安小姐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是要杀自己啊,还是不杀自己?

    算了,爱咋咋地,反正他也不抱什么希望了。

    至于安小姐说的放他回去

    只要对方认同相亲结束,那么那个相亲应该就能带自己回去。

    问题是人家要是不同意呢?

    摇摇头,王泉下车就要朝冯朗他们走去。

    “王先生。”

    王泉回头。

    黑旗袍的安小姐放下折扇,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这可能也是她面对王泉以来第一次没有露出笑着的表情:

    “王先生,无论你怎么想,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是永远不会伤害你的。”

    王泉一怔,下意识点了点头,然后头也不回的朝着冯朗他们走去。

    他在羞耻。

    他觉得自己真丢人。

    明知道自己面对这种怪物,就跟蚂蚁遇到人一样。

    对方只是路过,就可能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她现在陪自己玩儿,也只不过是无聊之下对“蚂蚁”进行观察一样。

    等好奇心消失,也许就不会在意自己了。

    可心里还是会下意识的相信她,这是为什么?

    因为她长得好看?

    这就是王泉觉得丢人的原因。

    三观跟着五官走,他真控制不住。

    关键虽然觉得有点儿害怕,但她还真没伤害过自己。

    精神污染这种事就属于被动技能,真防不住。

    啧,自己会产生这种下意识替她解释的想法,是不是也是精神污染的原因?

    还是自己真的是个诚实的男人?

    王泉已经懒得去想了。

    他放空大脑,走到冯朗身边,打了个招呼,“冯哥,一夜不见如隔三秋啊。”

    冯朗看了他一眼,皱皱眉,“这个土著是谁?跟‘地狱’的任务有关吗?”

    说完他看着身边的空气不住点头,尔后对王泉道:“不好意思,您认错人了。”

    之后他压低声音,对空气说道:“记住一点,这可是最高难度的‘酆都城’级副本,没事儿的话就不要跟土著产生交集,万一触发什么支线就完蛋了。

    “最高难度的世界不一定会有高难度的主线任务,但如果插入支线就说不准了,不想横生变数,就别作死。

    “先找到忘川跟王泉再说,他俩说不定被赌徒抓走了,不过没收到阵亡提示,忘川应该还没死,而且任务没变化,王泉应该也活着,总之小心为上。”

    他一边跟空气交流,一边自顾自往前走。

    “冯哥?”王泉上前去拉冯朗裸露在外的小臂。

    抓到之后他确是一愣。

    怎么这么冰凉?而且肌肉萎缩皮肤松弛,完全没一点弹性。

    这触感怎么不像活人?

    胳膊被甩开,冯朗继续一边跟空气交流一边往前走。

    师爷三人就这么目光呆滞地跟在他身后。

    看着他们的背影,王泉感到一股悲凉涌上心头。

    这就是跟安小姐接触时间长了之后的结果吗。

    自己会不会也变成这样?

    他抬头打量四周。

    明明才中午,可原本应该十分热闹的南京路上,除却冯朗四人还有王泉自己,以及安小姐所在的福特车之外,没有一个人。

    天空乌云密布,似乎一会儿要下雨。

    路面上坑坑洼洼,两边的建筑在乌云下显得十分破旧。

    看上去其实并不破旧,但王泉就是感觉它们十分破旧,甚至接近快要风化的建筑物的样子。

    这种感觉很奇怪。

    点上一支烟,静静地吸完。

    烟头扔地上抬脚碾灭,王泉回到了车上。

    黑旗袍的安小姐笑眯眯道:“已经跟他们道完别了吗?”

    王泉一言不发。

    红礼服的安小姐安慰他,“这不怪你,不如说他们早就该死了的,能活到今天全靠有王先生才是。如果没有你的话,他们也等不到现在。”

    王泉叹了口略显惆怅的气,“没什么,就是有点儿难受罢了。我跟他们虽然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不过赌徒跟我起冲突的时候他们也维护过我,而且也没做对不起我的事。”

    其实是兔死狐悲的悲凉感觉。

    还有普通人都会有的那种看到可怜人之后产生的同情心。

    “去吃饭吧。”王泉露出个笑脸,“这魔都来都来了,我得尝尝这里的美食才对得起自己。”

    两位安小姐都露出笑容,“肯定不会让你失望哟~~”

    车与人背道而驰,冯朗他们渐行渐远。

    最终,王泉收回目光——从后车窗里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背影了。

    几分钟后,车停在华懋饭店门口。

    僵尸脸老刘打开驾驶室走到后门处,然后拉开车门。

    王泉下了车,回头看了眼让他产生莫名孤寂感的魔都南京路,然后回过头,跟着两位安小姐走进了饭店。

    九宵厅内的外眺阳台上,王泉趴靠在大理石护栏上,静静看着破败风化的外滩跟干涸的黄浦江。

    王泉在中间,他左右为女。

    “没必要靠这么近吧。”王泉无奈。

    他本来是想很严肃的问一些事情。

    毕竟自己对安小姐又没威胁,他觉得安小姐会回答他的一些问题。

    本来是想严肃的可是这两边的“大大大”跟“大大大”靠在他胳膊上,让他真的很难严肃起来。

    相对而言,王泉更欣赏红旗袍的安小姐(她把礼服重新换回了旗袍)。

    没别的,主要就是她露的比较多。

    都说有沟必火,她不火谁火?

    “没关系哟~~”黑旗袍的安小姐那双黑眼白红瞳孔的眼眸微微眯起,似乎察觉到了王泉心里的想法,“没必要比较我们两个哟,王先生~~因为我们是同一个人嘛~~”

    “嗯哼~”红旗袍的安小姐那双红眼白黑瞳孔的眸子则是弯成了月牙儿,“而且不要忘了哟~这两天你必须要让我们高兴,我们高兴了才会满意,满意了才会放你走哟~~”

    王泉无奈道:“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们,能回答我吗。不能的话就算了,我宁死不屈。”

    宁死不屈,不死就屈。

    “可以哟~~”黑旗袍的安小姐歪歪头,“不过嘛还是先点菜吧~”

    “”王泉咧咧嘴角,“先给我来条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