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三十一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第三十一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热门推荐:
    ,最快更新吾妻非人哉最新章节!王泉这“有病”俩字一出口,气氛登时陷入冰点。 辛梓豪满脸莫名其妙,“王泉哥,你在跟我们开玩笑的吧?” 王泉闻言放下还没用的筷子,“你猜~” 辛梓豪:“......” 这话就没得谈了。 但王泉旁边坐着的程卫华内心的警惕已经提到了最高。 他说自己练过国术,这也确实没错,他之前经历过三个副本,除去新人副本之外,后两个副本里他运气十分好,都去了国术昌盛的世界。 他也因此学到了些许本事。 不说特别能打,但最起码他的灵感提高到了一定高度。 在王泉身上,他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诡谲恐惧感。 只是他随意瞥过来的视线,就让程卫华差点儿直接掀桌暴起。 这是应激反应。 按照上个副本里师父的说法,遇到这样的人,第一反应不是跑。 而是要直接放弃抵抗,并且表明自己对对方并无威胁,然后......看运气。 因为你不确定你遇到的......到底是不是人! 他故作自然道:“王老弟,你真得了病?不好意思,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如果真的生病了,还是赶紧去医院的好。” “我感觉自己性格方面出了点儿问题,虽然身体很健康,甚至还有了六块腹肌,就连医生都说我健康的不像个人。”王泉眯着眼笑着说道,“但就很奇怪,你们懂的。” 程卫华很想表示他不懂,但他说不出口。 王泉也没在意,而是看向一直默默吃饭的刘国平,“这位大爷,咱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怎生的如此面熟?” 刘国平脸上笑容和蔼,果断否定,“没有,可能我这样的老头子都长得差不多吧。” “哦~~那可能是我看错了吧。”王泉放下没动过的碗筷,站起身,“您几位吃好喝好,我打算去转转,看看能不能找个借宿的地方,明天一早我就得继续赶路了。” 这时候一直坐在不远处抽旱烟的干瘦村长走了过了。 他十分热情地拉着王泉胳膊,“别呀大兄弟,俺们村过几天要办祭典,十六年一次呢!别忙着走呀!” 听见他说到“祭典”俩字,程卫华眼神莫名一黯,但他很好的掩饰了过去,别人谁都没发现。 “祭典......”王泉笑笑,“这我倒是来了兴趣,说不定还能给你们这儿的祭典助助兴呢。” 他会继续调查,调查这个村子的情况。 如果全村人都这样......那他说不得就要主持这个正义了。 祭典是吧? 那就热热闹闹的。 要惊天,要动地,还要泣鬼神! 至于相亲......已经被他抛到脑后了。 相亲?还相个鸟亲啊! 有了力量不主持正义,还相亲? 也是不行,主要那都是顺带。 而且自己都到了,也没遇到相亲对象。 不是王泉有歧视,他其实也想有个农村户口,而且现在村儿里条件比他在城市里强多了。 主要是这破地方有点儿贫困村中的贫困村的意思。 一个个老东西目光短浅,看这要搞什么祭典的......还特么迷信! 就这种地方,能有什么好姑娘? 就按照他十几年前看过的一部恶搞短片《中国队勇夺世界杯冠军》里面说的那样: “他们那男的塞黑,女的波黑,咱哥几个谁喜欢波是黑的?啊?谁喜欢?” 很明显,王泉不喜欢。 他虽然不仅仅是喜欢肤色偏白,就是小麦色他也喜欢,但那种深黄褐色,估计他没办法接受。 这不是说他会看不起对方,他当然尊重对方,前提是不处对象。 他就是这么直白,绝不会藏着掖着。 而且他会察言观色,让你感觉不出来。 所以大家跟他相处都很愉快。 村长大喜过望,“那俺给恁安排睡觉的地方,就睡这几位老乡旁边的屋子成不?” 王泉点点头,“当然可以。” 之后,他就告别程卫华五人,跟着村长来到村里左边的一排空屋前。 “小哥,他们几个住的是前面这五个屋,恁住第六个咋样?白天能见到阳光,晚上也不冲风。” 村长贼热情。 王泉笑着递给他支烟,问道:“村长,咱村儿附近是有什么旅游景点吗?怎么这么多空屋子?还是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 “年轻人都在后山上耕田咧。” 村长枯瘦的手接过香烟别在耳后,继续抽着自己的旱烟,“俺们这十六年前举办过一次祭典,结果那次听说失败了,俺是十五年前来的,所以不太清楚。这次祭典死活都得办成才行!” 前面他说的很平和,但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表情狰狞了不少。 王泉表情没变化,还是一样的温和有礼貌。 甚至他还有点儿开心。 要是这村长现在跟他动手就好了。 他就可以突破自己的三观底线,然后...... 但村长并没这么做,他只是吩咐王泉说村儿里用不了电,晚上尽量别出门早点儿休息,然后就匆忙离开了。 王泉转身正要回屋,眼角余光却瞥见远处似乎有人在看自己。 他回过头,却只看到斜对面一间屋子房门刚好关上。 耸耸肩,他走到自己屋门前。 这是个普通的木制房屋,外面大概糊了层水泥。 门框上还贴着幅大红对联。 上联:风调雨顺多生子。 下联:水到渠成少女娃。 王泉咧咧嘴,从包里撕了张便签纸写了个横批贴正上方: “您妈贵性” 性别的性。 看了看,他十分满意,就进了屋里。 关上屋门,这是个一室一卫大概二十平不到的屋子,屋里只有一扇窗户。 王泉把双肩包放桌上,拉开拉链,取出里面的东西。 一银一黑两把19111手枪。 四个满装弹夹。 一把带血槽的开刃匕首。 一把刷着红漆的消防斧。 还有四包大苏。 王泉把匕首揣进兜里,掀开西装下摆把两把枪插在腰间,同时四个弹夹也装进兜里。 之后,他把桌子搬过来抵在门上,窗户也没管,就和衣躺床上睡了。 天色慢慢转暗,门外传来村长喊他吃饭的声音。 王泉回了句“我自己解决”,就接着休息。 等到半夜,他睁开双眼,坐起了身。 他听到旁边有开门的动静。 悄悄在纸糊的窗户上用手指戳了个洞,他探目望去。 只见白天见到的那一伙人里的那个老头悄悄出了屋子朝远处居民住宅走去。 很快,另外三个年轻人也打开屋门,悄悄吊在那老头身后。 他们在跟踪他。 王泉眯了眯眼,挪开桌子,打开屋门,也跟了上去。 他心头被点燃的那把火一直在熊熊燃烧,他一直在克制。 但那个老头......按照之前看过的推送的说法,是个倚老卖老的随机杀人犯,而且还完全不怕警方。 毕竟他已经七十六岁了。 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他。 王泉舔了舔嘴唇,心头那把火,今晚看来可以稍微降降温了。 月光透过窗户纸洒进屋内。 隐约间,似乎在王泉身后墙壁上映出两道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