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三十五章 黑旗袍,折扇遮脸

第三十五章 黑旗袍,折扇遮脸

 热门推荐:
    ,最快更新吾妻非人哉最新章节!这种事就像一层膜,不去捅就没感觉,捅破了才明白怎么回事儿。 王泉只是脑子出了点儿问题,并不是疯了,之前干的事情他还是有记忆的。 但现在回忆的话,就感觉好像是以第三人称视角看电影一样。 难道是一不借用力量,理智就重新回来了? 其实王泉自己感觉还是不正常,但是没那么疯狂。 看来这力量果然不能经常用。 他看向白发小村姑冯阿玖。 这姑娘就静静坐在床边,双眸静静看着王泉。 王泉上下打量,发现这姑娘手上有些伤痕跟茧子,身上穿的是一套有些破旧却洗掉色了的黄色长裙。 山里这么冷...... 王泉脱掉西装外套拎在手里,“你穿太少了,我这西装外套看着薄,但实际上挺保暖的。” 说完,他又穿回了身上。 白毛少女眨眨眼,什么都没说。 王泉:“......” 啧,这种他还真没辙。 他又脱掉西装外套披到冯阿玖身上,“衣服给你了,裤子是没法给你。还有你这裙子我看着都冷,明天记得穿秋裤。” 白毛歪头,“秋裤?” “你从小到大连秋裤都没穿过?” 白毛摇头,“婶婶说我是赔钱货。” 王泉眉头微皱,“阿玖,婶婶对你怎么样?” “只要我听话,就能有饭吃。”冯阿玖依旧面无表情,“我会做饭,听话,会打扫卫生,不打扰别人,很听话的。” 王泉扯扯嘴角。 没想到会让他遇上这种事。 他只是来相亲的,结果到现在连相亲对象的影子都没看到。 大风?那种山海经里的东西也没表现出来啊。 王泉回忆着今天的所见所闻。 除了一群让他戾气大增的老东西之外,就只有村长了。 村长说的祭典...... 王泉揉揉面前的白毛,“阿玖,叔叔我最喜欢听话的孩子了,我有些事不知道,你能告诉叔叔吗?” 阿玖点点头,“哥哥你问吧,我知道的都会说的。” 王泉笑眯眯问道:“村里过几天要办的那个祭典,祭祀的是谁呢?” “是村里最伟大的神。”冯阿玖平静道,“大家都这么说。” 村儿里最伟大的神......灶王爷吗这是。 不过首先确认了一点。 这个村子大概不是毒村,但可能是搞鞋教的。 那王泉身为一名暂时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他必须要站出来主持这个正义! 王泉摩挲着下巴,笑的很温和,“阿玖,村子里是一直都用蜡烛的吗?都不用灯的吗?” “有煤油灯的。”阿玖歪歪头,“不过我从小就是用蜡烛,煤油灯婶婶在用。” “就你跟婶婶两个人一起住吗?叔叔什么的呢?还有你婶婶家的孩子呢?” 小白毛晃晃脑袋,“不知道,我出生起就没见过那些人,后来提起来婶婶就打我,我很听话,再也不会问的。” 哎哟喂! 这姑娘正好戳中王泉内心柔软的那一块儿。 他的保护欲被激起来了。 当然,他也不否认白发跟长相确实占据了一部分原因,而且比例还不小。 但最起码他感觉跟这姑娘聊聊天,他自己性格变得更接近原本的自己了。 从兜里摸出烟叼上,看到阿玖睁着大眼睛静静看着他,王泉想了想,还是把烟塞回了烟盒。 “那其他人对你怎么样?就那些爷爷奶奶。” 阿玖情绪没有丝毫波动,“他们都不跟我说话,我觉得他们恨我又害怕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问婶婶,婶婶说是我爸爸妈妈害的。” 爸爸妈妈害的,又恨又怕......王泉若有所思。 他笑着转移话题,“那你觉得婶婶对你好不好?好孩子要说实话的。” 冯阿玖摇摇头,“不好。” “那你就没想过去村子外面看看?” “不能出去的。”冯阿玖眼神波澜不惊,“只有村长跟六叔还有四爷爷才能出去,其他人都不出去的。” 顿了顿,似乎见王泉不以为然,她又道:“我试过偷偷跑出去,可外面的路走啊走,又会回到村子里的。” “哦?” 王泉来了兴趣。 他笑道:“你现在回去的话会被婶婶骂吗?” 冯阿玖点点头。 “那就在我这里睡吧。”王泉翘起二郎腿,“正好我还要外出办事,你就睡我这里好了。” “可是婶婶......”阿玖明显有些意动,但她还是害怕她婶婶。 虽然她面无表情,但王泉能感觉的出来。 “没关系,我会跟她说的。”王泉拍拍阿玖头顶,“安心睡吧。” 阿玖犹豫了一下,旋即脱掉布鞋蜷成一团缩进了床角,然后她把西装递给王泉,“哥哥,给你,外面冷。” 王泉眸子里的笑意愈发温柔。 他接过西装外套穿好,然后捞过被子把阿玖裹在里面,“好好睡吧,明天一觉醒来就好了。” 说罢,他吹灭了蜡烛,打开门悄悄出去了。 阿玖定定看着关上的屋门,似乎在等王泉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是抵不住眼皮打架,慢慢闭上了眸子,呼吸渐渐悠长。 ............ 王泉站在村子中央,静静抽着烟。 深夜的风谷村寂静无声,可能是没通电的原因,周围所有房子都没亮灯,也没任何人发出声音。 村子深处的丛林以及山上同样没有动物跟昆虫发出的声音。 就连风声都不存在。 男人喜欢黑暗,王泉十分享受这静寂无声的深夜。 香烟燃尽,他丢掉烟头踩灭,朝着冯阿玖婶婶家走去——这是刚才问来的。 走了五六分钟,他来到一户院子前。 土块儿垒砌的院墙只到他胸口,院子里有一小片菜地,后面就是一栋平房,房子不大,是跟王泉住处同样的一室一卫。 他手一撑就翻过了院墙。 走到门前,他轻轻敲了敲屋门。 很快里面就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沙哑嗓音,“你还知道回来?怎么不死在外面!” 王泉没说话。 他不是来杀人的,他是想心平气和地问问对方这个村子的事情,冯阿玖年纪小,明显很多事情不知道。 当然,是友好的询问,就算对方不配合,他也不会杀人。 跟冯阿玖待了一会儿,他精神好转不少。 他不说话,屋里的女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也不说话。 片刻后,屋里女人的声音变的警惕,“你是谁?” 同时门还开了一道缝,似乎里面有人在朝外看。 王泉做了个深呼吸,微笑道:“我姓王,我......”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忽然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肩膀。 后面有人?! 他愕然回头,只见一位身穿黑色旗袍,手中拿着折扇遮着下半张脸的女人越过他,一脚踹开了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