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四十九章 王泉来了,青天就有了

第四十九章 王泉来了,青天就有了

 热门推荐:
    ,最快更新吾妻非人哉最新章节!气氛瞬间变得紧张。 主要是程卫华他们感觉到那个王泉又回来了。 “小王,你......没事儿吧?” “没事。”王泉伸了个懒腰,“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他握了握拳,“果然,一旦开始习惯得到力量之后,人就会产生依赖心理。” 不过被侵蚀程度比之前要放慢了,他感觉的出来。 程卫华有些不忍心,“我觉得要不还是慢慢来?这村子如此闭塞,他们走上歪路也是能理解的其实。” 有的时候你说屁民愚昧无知,这其实已经是一种自大了。 你要做的,应该是让他们脱离这种状态才对。 “如果时间足够,我当然愿意那么做,但现在没什么时间。”王泉活动了一下手腕,笑道,“不过你都这么说了,那村子里的老弱病残都交给你们,我先去地道探探路。” “也好。”程卫华他们明显松了口气。 最起码他们尝试过了,如果村子里的人还是冥顽不灵,那也没辙,他们问心无愧。 辛梓豪是最庆幸的那个。 虽然知道完成“地狱”的任务肯定要经历这些,但毕竟他还真没杀过人,他可是个正儿八经的象牙塔里的好青年。 就算安慰自己人都是泉哥杀的,他跟在后面光看着也觉得难顶。 王泉也看清楚这小子的心思了。 不过他没说什么,只是让他们先等着,然后回屋去拎着三把武器出来。 给了王倩一把柴刀,给了辛梓豪一把消防斧,给了林煜一把带血槽的短刀。 “多的话我也不说了,有你们团长在。我就只有一句话要告诉你们。”王泉指了指自己太阳穴,“保持内心的正义和坚持很重要,但行动方式不要受到限制,这里是‘地狱’。” 辛梓豪咬了咬牙,狠狠点头。 林煜跟王倩都叹了口气没说话。 他们都知道王泉什么意思。 那就是遇到实在没办法沟通的杂碎,直接砍了来的比较快。 那种好心放过对方结果却被反杀的蠢货,王泉让他们别当。 等道完别,王泉回到屋里。 冯阿玖已经睡醒了。 她现在正坐在地上,一左一右摆着两个箱子。 见王泉回来,她抬头说了个“哥”。 王泉挑挑眉,“你这是干嘛?” “家里的财产,为了生活。”小白毛一左一右搂着箱子,“哥赚钱,我守着。” 王泉:“......” 敢情还是个小财迷。 “那你守着吧,我得出去干活了。” 王泉检查了一下背包。 短刀跟从村长家捡来的柴刀还有消防斧都送人了,他现在就剩下一黑一银两把手枪,还有四个满装弹夹,以及另一把“痛哭者户外手斧”。 这斧子不大,胡桃木制手柄,上面一面是斧刃,另一面是类刀刃状尖刺。 一般用于野外砍砍小树苗,开开罐头之类的。 这也是王泉以前闲着无聊买的,不过一直在吃灰。 现在它用处可就大了,王泉一般用来砍人。 王泉开始收拾东西。 两把枪的弹夹里上满子弹关掉保险插在西装内侧的两个枪套里。 手斧别在后腰。 然后没了。 见他要出门,阿玖赶忙过去拉住他衣角,“哥,别丢下我。” “那不能够,我都说了定不负你,那就肯定不负。”他掀开衣服亮了亮手斧跟手枪,“哥这不是要出去工作吗,应酬,都是应酬。” “那我也要一起去。”小姑娘贼认真。 王泉无奈,“你去不是拖后腿嘛,哥最烦的就是无脑拖后腿的队友了,乖乖在家等着就行。” 阿玖歪歪头,“可是如果我一个人在家,被他们抓起来威胁哥怎么办?我跟哥一起的话,哥就能保护我了对吧。 “而且如果要跑的话,哥喊我一声就行,我其实跑的还挺快的。” “啊这......” 王泉仔细想了想,这小村姑说的还真特么有点儿道理。 让程卫华他们保护小姑娘,他们肯定答应,而且他们肯定会尽心尽力。 关键这有的事情吧,光尽力是没用的。 如果村里的人有问题,那他们到时候自己能不能顶住都是问题,还保护别人? 还不如让她跟在自己身边好呢。 最起码自己应该能搞定。 就算搞不定也是自己努力了没遗憾。 如果托付给他们,然后自己那边顺顺利利搞定,结果回来发现家被偷了...... 他最烦的就是跟别人换家了。 既然做了决定,那就马上行动。 “哥,先等等。” 阿玖也起来收拾好东西,然后回家绕过土炕拉来一辆板车。 “你这是干嘛?” “金子要带着。” “......行吧。” 王泉把两个箱子放在板车上,阿玖努力拉着板车跟在了王泉后面。 下午村里没什么人,他们跟程卫华四人交叉而过,几人对视一眼,互相点点头。 程卫华从怀里掏出个集束炸弹丢给王泉,“有需要的话,断后用。老式手动引爆,引线一拉扔出去,十秒后爆炸,爆炸范围十米左右。” 王泉没说话,只是摆摆手,就带着拉着板车的阿玖朝村长家走去。 到了地方,王泉眼眸猩红不甚明显,这说明他此刻借的力量不多。 推开并没上锁的院门,两人走进了村长家。 掀开炕上的床板,王泉拍拍阿玖的脑袋,拎着小板车跳了下去。 二十多秒后,他从下面跳上来,又拎着俩箱子,让阿玖搂住他脖子,又跳了下去。 ............ 黑暗中,熊熊燃烧的火把照亮了地道。 村长跟几个年轻人走在地道里。 当头那个脸上有道刀疤的吊三角眼年轻人皱眉道,“村长,你确定上面没问题?” “没问题,上面留下的都是神忠实的仆人,就算死了也不过是回到神的怀抱,除了祭祀的时候少点儿人之外也没什么。” 村长完全不在意,“那些卑鄙的外乡人就是献给神最好的祭品。” “那外乡人里面有没有什么棘手的角色?” 听到疑问,村长刚要说有,但突然脑子卡壳了一下。 他仔细想了想,答道:“没有,都是城里人,并没有什么威胁,他们对村子里的事情一无所知。” “好,那快去见大祭司吧,她已经等很久了,去晚了大祭司怪罪下来,咱们都兜不住。” 几人加快了脚步。 地道再次恢复了安静。 十分钟后,他们来时的地道深处冒出两点猩红光芒。 很快,有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过。 前面的人身高一米七八左右,穿着藏青色单排扣西装。 他还哼着民国小调。 后面的人身高不到一米六,正吃力地拉着一辆板车。 板车上还有两个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