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七十四章 你们杀手组织太赔本了

第七十四章 你们杀手组织太赔本了

 热门推荐:
    ,最快更新吾妻非人哉最新章节!那群杀手没人动弹,不过也没人放松,他们小心戒备,缓缓靠近王泉。 王泉伸手从怀里掏出那本《先天一炁》,笑问道:“诸位是来取我命的,还是要来取这本书的?” 那些人不说话,只是冷冷看着他。 不过王泉还是敏锐发现了有人的目光不着痕迹扫过他手中那本秘籍,眼神炽烈。 这可难办了。 若是要取他狗命,那有可能是摘星阁找的人,也可能是其他人。 若是要取秘籍,那人就更多了。 不过看对方这样子,是命跟秘籍全都要。 “嗐,在下刚念头通达,你们就撞上门来。” 王泉微微叹气,接着反而笑出了声,“哈!莫名其妙的仇杀,这特么才是我知道的江湖啊!” 说罢,拔剑,前冲。 一炷香之后,王泉手中木剑抵在一黑衣蒙面人咽喉处。 剑没有往前递。 因为木剑已经断了。 他手里只剩剑柄。 不愧是龙泉镇打造的大众货,就是不耐用。 早知道提前几天预订高碳钢的剑了。 不过提前几天他也不知道自己会来武侠世界。 娘的,那相亲目标到底是什么?又到底在哪里? 这样岂不是搞的他的相亲技术如同屠龙之术一般,毫无用武之地? 随手把断剑丢到一边,他捡起一把死去黑衣人的长剑还剑入鞘,然后系在腰间。 接着就要离开。 那最后一个活着的黑衣人嘶哑的声音掩盖不住他的惊惶,“你......不杀我?” 王泉瞥了他一眼,嗤笑一声,“刚入行的?业务怎么这么不熟练,还有跟任务目标说话的杀手?” 那人道:“我不是杀手。” 王泉挑挑眉,“杀我什么价?我给双倍,不用帮我去杀雇主,只要告诉我是谁就行。加钱也行。” 杀手沉声道:“不行,我们断尘楼是有底线的,我不可能告诉你雇主身份。” “所以不还是杀手,话说你们杀手是怎么收费的?比如杀什么级别的人收多少钱。是一次性还是有后续?” 王泉还挺好奇的,“比如就这种,你们来了十几个弟兄,就这么被我宰了,然后你们断尘楼还得重新派更强的人来,不然口碑就坏了,这不合适吧? “可派更强的高手来,雇你们的钱可能又是亏的,况且还有弟兄们的丧葬费,这也不合适吧?” “所以我说你们这什么杀手组织现在还没倒闭,多亏你们楼主家底够厚。”王泉拍拍他的脸,“回去告诉你们楼主,这样的买卖长久不了,有兴趣可以来找我谈谈。” 那杀手一惊,“你......您不杀我?” “拿钱办事,我跟你们又无冤无仇,难道你会找我报仇吗?” 杀手摇头,“我已经失败了,回去之后我不会再被派来杀你,不过楼里会派出更强的杀手。” “嗯,还有个问题。”王泉摩挲着下巴,“比如你们都被我杀了的话,你们断尘楼是怎么知道任务的?” 杀手沉默不语。 王泉点点头,“看来是有人在附近记录,那我刚才的话应该也传达到了。” 说罢,他抽出铁剑刺穿这杀手眼眶,然后丢掉铁剑,又找了把干净的连带着剑鞘系在腰间。 转过身,王泉哼着《不谓侠》潇洒离去。 ............ 翌日傍晚。 临安城,城主府内。 看上去儒雅随和的中年男人正跟一壮汉谈话。 这中年男人一身月白儒士衫,头系纶巾。 他便是临安城城主万册经纶薛无术。 那壮汉则是临安守备王二雷。 “老王,有那王泉的踪迹没有?” 王二雷沉声道:“禀城主,那王泉昨夜已至城外,不过并未入城,而是转往钱塘县寻了一处书坊,至今未出。” “书坊?他去那里作甚?”薛无术皱眉苦思。 王二雷小心问道:“城主,您乃经纶书院出身,可知晓那王泉出身何处?” 薛无术自嘲一笑,“我只不过是外门弟子,这‘万册经纶’的雅号也不过是在书院时我天资不够只能苦读,同窗们以此来调侃我罢了。 “不过那王泉出身并未有人知晓,现在只知其能使一手无双快剑,据书院推测,其境界应是后天大圆满甚至已达天人合一境界。否则不可能惊走摘星阁主。” 他揉着眉心苦笑,“最近怎么这么多武林的新面孔?” 王二雷疑惑道:“城主,莫非还有如王泉这般的天之骄子?” “天之骄子?如果说那几人是天之骄子,那王泉只是个普通青年才俊。” 薛无术叹道:“佛门元辰,道门李易安,我儒门嫡传苏子诚,还有素心圣斋圣女洛潇,域外魔门叶霜秋,他们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王泉,充其量不过是与其他大门派嫡传相等的实力罢了。” 话虽如此,可他语气中的艳羡怎么也遮掩不住。 那又能怎么样呢,哪怕是这样的王泉,也是跟他处在同一境界。 可他是儒门弟子,而且今年已经五十六岁了。 摇摇头,薛无术道:“王泉之事暂且放到一边,如果他能活着来到临安,莫要阻拦。那本据传人人皆可修炼至先天境界的功法放在他身上也好,最起码大家都有个目标。 “对了,我还从同窗那里得知一事。” 薛无术表情严肃,“那个武林的新面孔,便是一招打败我儒门嫡传苏子诚的白发少女也往临安来了。” 王二雷一怔,脱口而出,“莫非便是城主说过的那位未满二十的先天高手?!” “是啊,未满二十的先天......”薛无术扶额苦笑,“怕就怕来的不止一位先天,所幸我已传书师门,老师答应派人前来,届时你我便不必忧心了。” 话虽如此,但他面上依旧颇具担忧之色。 现在天下除了有数的顶尖势力不为所动之外,其余大大小小各种势力皆蠢蠢欲动,甚至已经有不少人行动了。 盐帮传出此消息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先天一炁》......那本传说中可让资质平平的人亦能按部就班修炼至先天的神功,为何此时偏要出世...... 王泉......他得到秘籍之后为何不远遁他乡,而是大摇大摆奔着临安城而来? 薛无术颇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 “王泉......你到底师承何门何派?你背后的势力......到底有什么目的?” ............ “王大侠,这已经连夜拓印了一千册了,您看是不是......” “连九九六都没有还敢喊苦?”王泉斜倚墙边,似笑非笑,“老板,说好了在下会加钱的,何必忧心此事?” 说着,他从怀里又掏出一把银票递了过去。 钱塘镇,书坊内,老板抹了把额头冷汗,哆嗦着接过王泉递来的银票。 “这一千两银子老板你得一半儿,其余一半分给匠人们。” “省的省的。”老板忙不迭点头。 见他还不会去干活,王泉无聊翻着手中秘籍,轻笑道:“老板,带薪上茅房这种事都是匠人们做,你这老板也会偷懒?” 那老板看了眼屋外,脸色煞白,屁滚尿流跑回了工作间继续拓印工作。 王泉耸了耸肩,同样瞥了眼屋外。 屋外,尸横遍地,尸体从门外三丈一直延伸到十丈之外。 站着的,更多。 各式各样的人都有,武器也是五花八门。 不过他们的眼神表情都比较统一。 恐惧、贪婪、仇恨。 但没有一人敢越过尸体。 因此三丈之内,纤尘不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