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七十五章 前往临安

第七十五章 前往临安

 热门推荐:
    ,最快更新吾妻非人哉最新章节!又过三天。 老板顶着黑眼圈找到靠坐在门前抱着剑发呆的王泉。 “王大侠!您要的四千册......那个,我们都拓印好了!” 老板竖起手指头,认真道:“一本都没有私藏!我一直在盯着!真的!” “嗯,便把大伙都喊来罢。” 老板屁颠屁颠回去了。 不一会儿,整整几大摞书册便堆叠在门口。 王泉笑道:“老板之后有何打算?” 老板苦笑,“除了跟着您去临安城之外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 好歹拓印加印刷了将近五天,王泉印的什么东西他不可能不知道。 但这就是他疑惑的地方了。 “大侠,你为何要......” 他欲言又止。 王泉笑笑,没接茬,而是道:“大家也都辛苦了,这书册,便一人拿走一册吧。然后准备马车装车。” 他拍拍老板肩膀,安慰道:“放心,等到了临安城,你们便安全了。” 老板瞪大双眼,显得极为震惊,“莫非您是要......” 他不是傻子,通过这几天干的事情还有王泉的说法,他当然明白王泉要干什么。 “不必多言。”王泉摆摆手,“去忙吧,今天还得在天黑前到临安城呢。” 老板深深看他一眼,没再多说,转身便张罗着准备车马以及搬书。 甚至他自己都撸起袖子主动帮着搬书。 搬着搬着,他摇摇头,嘴角却带着笑意。 这样的江湖客,他确实没见过。 过往也不是没接过江湖门派的活,但他从不亲自过手,而是派匠人去做。 反正总会有门派中人盯着。 好的情况,是给了银子带走匠人说是送去养老。 可真正的情况嘛......他从不去想。 王泉......王大侠,确实与众不同。 等匠人们搬完,他掏出王泉给的银票,自己一张没留全分了出去,然后一人怀里塞了本刚印刷好的书册: “等大家到了临安城事了之后便散了吧,书坊今日起正式关门!” 他转过身,想了想,又回身从匠人们怀里夺回银票,自己拿了三成。 纠结半天,他又拿走两成。 脸上赘肉抖啊抖得,他一闭眼,一跺脚,又把那两成塞了回去,然后重新丢给匠人们,骂道:“娘的!老子干了半辈子都没这次给你们的遣散费高!” 说罢,他转身就跑到第一架马车旁边。 眼不见心不烦。 而且第一架马车距离王泉近,他安全感更足。 而且他早已准备好给王泉的坐骑。 那是一匹高大骏马。 不过王泉没骑,他只是瞪着死鱼眼看着老板。 老板额头冷汗直冒,他小心翼翼问道:“王大侠,您对这马不满意?这可是西域追风宝驹,我这地方实在找不到比这更好的马了。” 王泉看他半天,冷冷道:“老板,你看我像是会骑马的人吗?” 他一个现代社会工薪家庭成长起来的家伙,会骑个屁的马! 他又不是“后浪”,小时候也没钱去玩儿什么马术。 老板目瞪口呆,“啊这......” 这年头还有江湖人不会骑马的? 不是,就算不是江湖客,那些门阀世家子弟也人人都会啊...... 莫非王大侠出身贫寒?那我这样做是不是显得在讽刺他? 老板一时间脑补许多。 王泉懒得搭理他,纵身一跃跳上马车顶,然后盘膝而坐,“老板,走着。” 说罢,他扫了眼周围或咬牙切齿或目光贪婪的江湖客们。 他现在心情好极了。 都说不要把你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除非忍不住。 他现在就忍不住心中的愉悦。 老板抬起衣袖擦擦汗,点点头,“出发!” 语闭,他亲自坐在马车上为王泉驾车。 不知为何,一想到王泉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他竟莫名生出一股热血沸腾之感。 如果那件事真如他猜测那般,那他老林......可就要青史留名啦! 那就是死在临安城也值了! 一行七八辆马车,就在群雄围观之中,悠悠然朝临安城行去。 那群江湖客们你看我我看你,一言不发,摇摇缀在车后,但无人敢接近马车三丈之内。 远远看去,竟像是一群人跟随在车队后面护送一般。 行不过半个时辰,路中间忽然跳出来三十多号人。 为首一人手提大刀,喝道:“王泉!老夫乃金刀门门主胡汉!识相的就......” 话说一半,他人就傻了。 只见前方七八辆马车,当头马车上坐着一个昂首挺胸的胖子,车篷顶上盘膝坐着一含笑青衫人。 而在车队后面,浩浩荡荡跟着好几百江湖好汉。 他们人人面目含煞,戾气直冲云霄。 但不知为何,胡汉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出了憋屈的味道...... 王泉坐在车顶,手撑着腮帮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人。 见他不说了,王泉笑问道:“若不识相,门主待如何?” 胡汉脸色煞白,尔后大义凛然道:“大家都是混江湖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退一步海阔天空!” 说罢,他一脚踹翻旁边两个狞笑着舔刀子的门人,带着金刀门众人让开道路,尔后一挥手,声音贼豪气: “你们过去罢!” “哈......”王泉是真的笑了,他发现换个角度,这个江湖其实也是有不少挺有趣的家伙的,“那在下便却之不恭了。” 随意拱拱手,马车穿过金刀门众人让开的路,继续往临安城赶。 胡汉脸色阴晴不定。 他身后几个门人也在小声讨论。 “啊?咱们这就放他们过去了?” “你懂个屁!门主定有远谋!” “可门主没说过啊。” “那就是门主豪气云干!他不愿以大欺小!没看那王泉都对门主特尊重嘛!” “啊?有吗?” “他都冲着门主拱手了!难道你没看到?” “好像是有来着......” 听着身后门人的“小声”讨论,胡汉脸色一阵红,一阵青。 “门主,我说的对不对嘛!” 回过头,胡汉笑的很豪迈。 他一竖大拇指,“不错!我与那王......少侠虽未相识,但神交已久!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他是个值得相交的朋友!” 门人眼前一亮,急道:“门主!您时长教导弟子们说朋友们当义字为先前去相助!现在王少侠就有难,咱们是不是要前往临安相助!” “对啊!”旁边亦有门人热血沸腾,“虽千万人,吾往矣!刚才我看王少侠完全都没在怕!如此气度!弟子佩服至极! “门主!咱们去临安城罢!届时若能与王少侠并肩作战!虽死,亦不往来这江湖走过一遭!” 胡汉:“......” 他表情狰狞,最终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 “走......去临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