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七十七章 相亲对象(3800字求推荐票!)

第七十七章 相亲对象(3800字求推荐票!)

 热门推荐:
    ,最快更新吾妻非人哉最新章节!看着下面乱成一片的样子,王泉拍拍手。 一道恐怖气息骤然降临,压迫在场江湖群雄如同双腿灌铅一般沉重。 下一刻,气息骤然消失。 看着安静下来的群雄,王泉笑道:“现在能听听在下的话了吗?” “嗯?” 他微微皱眉,只见人群最远端有三四个人拿着秘籍转身便要离开。 空气中一道清风吹过,下一刻,这几人便如同烟火般炸裂! 这下子算是震慑住了在场群雄。 王泉轻笑道:“莫急,秘籍人人有份,不过你们要帮我办几件事。” 人群中有人出声,“谁知道这秘籍真的假的!这江湖怎么可能有人把秘籍分给他人?更别说还是这种级别的镇派之宝!” 王泉招招手,金刀门胡汉走了过来。 王泉随手把自己手中那本皮制《先天一炁》丢给他,“念吧,诸位亦可对照着看看是否相同。” 胡汉疑惑道,“王大侠,您就不怕我拿着秘籍跑路?” 王泉洒然一笑,做了个“请”的动作,“请便。” 胡汉看了眼王泉,眼角余光轻瞥他身后那个青衣打扮的女孩儿,笑道:“王大侠既如此信得过在下,那在下又怎能让王大侠失望!” 他转过身,面对着下方数百群雄,一展书册,声音洪亮,“道自虚无生一炁,便从一气产阴阳;阴阳再合成三体,三体重生万物张......” 他洋洋洒洒念了一大段总纲,尔后停住,回头看向王泉。 王泉目视下方,朗声道:“诸位可还有疑义?” 一时间众人皆沉默。 冷眼旁观着有之,此处可入一流高手者不少,便是那人榜地榜有名姓的英才与门派亦不少。 他们自然能分辨出真假。 就算这《先天一炁》并非如传说中那般神奇,但也足以称得上是高深莫测。 王泉给的确实是真秘籍。 哪怕不是真正的《先天一炁》,也是足以成为顶尖门派镇派之秘的神功! 原本有质疑者,但见其余等皆无人出头,便也甘做缩头鸟。 这时,忽然有人质疑,“江湖上不可能有人如此大方,便是四大圣地也不可能!阁下做出此事,必所图甚大!这秘籍之中定然有鬼!” 此人越众而出。 观之,大概三十岁许。 身长八尺,国字脸,浓眉狮鼻阔目,气势凛然,如同一杆擎天之柱。 这扑街是谁?王泉看向旁边的金刀门胡大门主。 胡汉低声道:“此人乃南地枪王童煌,江湖人称‘一杆神枪定江南’!现年三十有六,人榜排行第一十三位的便是他。” 南地枪王?一杆神枪定江南......王泉无力吐槽。 这外号听着怎么这么像评书? 不过人榜第十三......王泉问道:“这人实力莫非挺强?那人榜上有没我的名字?” “这......”胡汉转移话题,“他是挺强的,据说已经摸到天人合一之境的门槛,两年前他便三下琼州,枪挑九山十八寨,一举灭掉了地榜有名的几家黑道绿林势力,在江南有极大威望。” 王泉心中了然,反正人榜上没他名字呗。 他对这童煌也算客气,笑道:“童枪王莫非有何疑问?没关系,大胆说出来就是了。在下又不是什么不讲道理之人。” 童煌冷冷道:“我不知晓你为何做出此事,也许是为了搅混水,也许是为了活命,不过无论你有什么目的有与我无关。秘籍既然到手,那我便没空听你废话!” 说罢,他冷笑一声扛着长枪转身便走。 王泉眼眸猩红正欲发作,身后那红衣伶人握住他的手。 微风轻拂,王泉眸中猩红消退不少。 他反手握了握少女小手让她放心。 他童煌发现他并未出手,回头轻蔑一笑,转而大步离开。 看着下面蠢蠢欲动的众人,王泉眼眸微眯。 不过还没等他继续发言,便又有人出声了。 “此书确实神妙非常,浅浅观之,便是在太清观中亦非凡俗。” 只听此人声音清冽,少倾,一身穿黑白道袍的年轻坤道分开众人走上戏台。 她单手竖起行了一礼,“小道太清观李易安,见过施主。” 这道姑身高最少一米七八,几乎与王泉齐平。 她五官身材立体感十足,看上去就像画中人走出画卷一般。 就是气质冷冽,看上去不是那种温和的出家人。 王泉挑了挑眉。 太清观......不是那四圣地之一的道门老大嘛。 他们也派人来了? 王泉微笑道:“道长为何出言相助?” “想做便做,何必多言。” “在下之后要做的事情道长恐怕尚不清楚,你这样子,小心成为武林公敌。” “那又如何,太清观一向如此,小道师叔于观中怒骂师门长辈同门,尔后叛出师门,师父他们也没人去管。” 李易安说的理所当然。 她回头看了眼武林群雄,冷笑道:“至于此辈,谁会在意。” 好一位帅气道长! 王泉微微一笑,便朝向台下群雄,道:“既然有太清观道长作证,想必诸位不会多疑。不过在下的秘籍可不是这么好拿的。” 他微微一笑,“诸位可感觉到气海微痛?” 这话一出,下方众人皆尽色变。 “这书有毒?!” 所幸他们反应不慢。 不过丢掉书的人......一个都没有。 这时,那帅气道姑李易安道:“施主有何事要他们去办,直说便是。” 聪明人不少,他们当然知道王泉下毒不是为了搞死他们,而是为了控制。 王泉淡笑道:“不错,确有一事需要诸位去办,其实也不难。” 顿了顿,扫了眼众人表情,他继续道:“这毒半年发作一次,第一次发作自然不会死,不过那滋味想必诸位不想尝试。 “当然,若有人自忖能解此毒,那便随意。” 无人出声,亦无人离开。 王泉环视四周,声音平静,“我要诸位做的事情很简单,每人拿着书册去找地方拓印,每人最少拓印一千本,然后挨家挨户发书。 “先发临安城,尔后便是回到诸位住处周遭发,沿路也要发。半年后,大周皇城,在下会备好解药,静候佳音。” 他话音刚落,便有娇笑声响起,“何必如此麻烦,把所有秘籍给奴家便是。” 这声音颇为妩媚,说到第一个字的时候,声音还远在天边。可说到最后一字的时候,声音便已近在眼前。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身穿紫衣天仙似的女子骑在一头龙眼紫金驹背上飘然而来。 神驹颈下还挂着一颗人头。 马至近前,她略一皱眉,衣袖一挥,前方十数名江湖豪侠已然气绝身亡。 众人惊慌退让,她便施施然骑着宝驹踏着尸体走到台前。 李易安冷声道:“叶霜秋?” 此天仙似的女子便是魔门门主嫡传叶霜秋。 “我道是谁,原来是道门小道姑~”叶霜秋掩嘴轻笑,妩媚气质显露无疑。 她可怜兮兮地抬头看着王泉,娇声道:“王少侠,师尊要我请你去一趟我圣门总坛,顺便把《先天一炁》带回去,你可不要拒绝哟~不然人家会生气的~” 她随手把那人头丢至台上。 众人定睛一瞧,此头颅正是方才离开的人榜第十三,人称一杆神枪定江南,南地枪王童煌! 一时间,众人大骇。 王泉并不在意。 看到如此绝世美人儿,王泉笑的如沐春风,“你生不生气关我何事,我又不是你爹。” 说罢。他掏出手枪抬手一枪崩死了她胯下宝驹。 叶霜秋飞身半空,惊怒交加,“你敢杀我的马?!” “送她一程。”王泉挥挥手。 他身后红衣伶人轻轻点头,尔后抽出王泉腰侧铁剑,白月光一闪即逝。 叶霜秋脸上依旧保持着惊怒与惊愕,然后......就这么尸首分离了。 她脑袋滴溜溜滚到童煌脑袋侧边,俩颗脑袋正好搭了个伴儿。 “废话真多。”王泉扫了一圈台下群雄,笑容依旧让人如沐春风,“诸位还有什么疑议?都可以说,没关系的。” 没人敢出声。 魔门嫡传,人榜排名第三的叶霜秋都被一剑杀了,他们还能说什么?还敢说什么? 至于说替王泉做事......有几个人会做便不好说了。 他淡淡道:“诸位身份在下已找人查明,包括诸位有几位亲朋,妻儿都姓甚名谁住在何方。在下话已至此,诸位请便吧。” 群雄面面相觑,最终不得不慢慢散去。 至于王泉的话他们信不信...... 王泉不在乎。 只要有十分之一的人会按照他说的做,那便足够了。 正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第一把火已点。 下来才是第二把第三把。 回过头,他摘掉红衣伶人头冠,一头如瀑雪丝散落。 揉了揉她的脑袋,王泉感觉自己元气满满,“小阿玖,你怎么打扮成这副模样?” 毫无疑问,这人就是他的心肝宝贝儿冯阿玖。 刚才也是路过这里看到阿玖在台上表演,他才停下来听戏的。 有了阿玖在,他的心才完全放下来,因此才敢实施自己这第一步。 他信任阿玖,知道阿玖听到他的消息肯定会来临安,只不过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阿玖点点头,“在家的时候我看电视很喜欢这段戏,想唱给哥听。” 她拉拉王泉衣袖,“哥,下面还有两个讨厌的家伙。” “哦?”王泉回过头,看到台下还站着三个人。 一男两女。 男的是个年轻书生,站的远远的。 两个女的都是一袭白衣,貌若天仙。 如果说刚才的叶霜秋是魔女,那这两位必然就是仙女了。 王泉也没在意,“敢欺负我家阿玖?那便杀了吧。” “等等!我是素心圣斋苏......” 其中一位天仙话还没说完,就被阿玖闪现一拳当胸打了个对穿。 不过阿玖就这么收手了。 “这个家伙最讨厌,跟着她师父想强留我在素心圣斋。” 阿玖指了指那苦笑书生,“他也很讨厌,我问路找哥的时候被他听到了,他非缠着我打听哥的事情。” 王泉嫌弃地看了眼那书生,冷冷道:“抱歉,在下并无龙阳之好。” 那书生脸色更苦,他拱了拱手,“小生也没有,只是有些不解之事想请王兄指教。” “那就先等着吧。” 王泉懒得搭理他,而是又揉了揉阿玖脑袋,笑道:“阿玖,跟哥说说,你在这里感应到跟你一样的‘那个’了没?” 他干什么来的? 相亲啊! 那该怎么回去? 相亲啊! 可现在特么连相亲对象都不知道是谁在哪儿,这可咋整? 幸亏有阿玖。 阿玖点点头,“感应到了。” 王泉心头一喜,“在何处?” “到处都能感觉的到。”阿玖又指了指地上死不瞑目的那个素心圣斋苏什么的,“不过最多的那部分核心刚才在她身上,她死了之后就往东边飞走了。边上这个体内还有点儿气息,要比其他的浓郁。” 王泉:“啊这......” 这......一不小心自己的相亲对象把另一个相亲对象打死了。 这可怎么办? 不过说到素心圣斋...... 王泉回过头,看向另一个小天仙。 这天仙十六七岁的年纪,大眼睛,高鼻梁,小嘴巴,还是个瓜子脸。 而且身材的立体感巨强烈! 身高也有一米七左右。 就是现在脸色煞白,看上去估计吓坏了。 王泉一愣,接着马上露出“相亲专用”的如沐春风式成熟大叔笑容,“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别怕,我不是什么好人。” 那姑娘脸更白了。 刚才是煞白,现在可以说是惨白。 她声音嗫嚅: “洛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