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九十一章 洛潇の开始

第九十一章 洛潇の开始

 热门推荐:
    ,最快更新吾妻非人哉最新章节!“好了,现在该来谈正事了。” 王泉笑容和善,“老板,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把钱都交出来,要么在下送阁下归西,然后再把钱都取出来。” 老板哭丧个脸:“......” 这还有的选吗。 ............ 随意打断了几个想浑水摸鱼江湖人的腿之后,王泉找到那个大胡子把钱都交给他去处理了。 一个时辰后,城里的乐然楼提前打烊关门,然而闭门的店里有两个人坐在二楼靠窗位置正在小酌。 正是王泉与那个持刀大胡子江湖人。 王泉跟他碰了一杯,才道:“楼主,你这身份可真够多的。” 没错,对面这大胡子便是杀手组织断尘楼的老大,也就是之前在临安城见过的那个金刀门胡汉。 当然,现在来看的话,胡汉显然也是假名。 说着,王泉又掏出张百两银票递过去。 胡汉把银票推了回来,“这种小事没必要,且你上次给的钱就已经包含之后的活动了。” 说着他也叹了口气,“这种拱火的活儿又没什么损失,身份多点儿也好啊。老子干的是杀手的买卖,得罪人多,这身份要是再不多一点儿,那老子早被人大卸八块了。” 王泉笑道:“那为何不换个买卖。” “换?怎么换。”胡汉撇撇嘴,对王泉这种不食肉糜的家伙加以鄙视,“赚钱的生意都被有背景的大门派跟世家门阀垄断了,老子当年是从尸山血海混出来的,这辈子只会杀人,不干杀手还能干什么。” 王泉不解,“在下看那盐帮不也混的可以嘛。” “盐帮,漕帮,哈......”胡汉不屑一顾,“他们凭什么能开起来?还不是背后有人。 “赚到的钱,给他们背后的势力上供七成,然后剩下三成里他们老大再拿走七成,之后的残羹剩饭才是他们的。” 王泉一怔,接着失笑。 跟棒子做法如出一辙嘛。 门阀投资拍骂门阀官府的电影,底层觉得是替他们发声,热血上涌去掏钱买票支持。 然后门阀乐呵呵收钱。 他抿了口低度数米酒,又道:“在下看来,楼主也想过拓展其他产业,不然开这酒楼作甚。 “只是在下觉得楼主为何不差异化经营?比如搞个什么登楼仪式,普通江湖客只能一楼吃饭,想往上走吃更好的,甚至搏个地位脸面,就必须达到什么实力之类的。 “要做就做高端化经营,噱头您懂吧,没噱头可不行。” 胡汉跟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王泉说着说着......自己也说不下去了。 嗐,都是小说看多了。 这时,有店小二带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儿上了二楼。 “楼主,这位姑娘说要找王大爷。” 两人回头,来的人白衣胜雪仙气飘飘,除了洛潇还能有谁呢。 “行了,那老子就不打扰二位了。”胡汉一口干了最后一杯酒,站起身道:“分下去的钱我会盯着,钱庄那边我也会通知,到时候他们去收钱的时候我会派人盯着的。 “拱火嘛,这个老子还挺擅长。”胡汉摆摆手,“你也知晓那钱庄是摘星楼产业,你掀了人家总庄,再加上有仇,柳相无肯定要来找你麻烦。 “还有华山派,他们背后是太清观,这次京城天榜第二第三比剑,身为剑派他们肯定会去。 “到时候你自己注意,哥们溜了。” 王泉微笑点头,“如此,多谢楼主了。” 之前柳相无被吴故人惊走,他一直等着对方前来报复。 但那家伙一直不来。 王泉虽然不怕,但这种事情不彻底解决总是很麻烦。 可惜,他不知道摘星楼到底在哪里。 断尘楼也不知道。 但断尘楼知道这钱庄是摘星楼产业。 今天王泉一是要换钱,二嘛......本来就抱着砸场子的心来的。 那些钱确实散给了老百姓,但之后有着官府、摘星楼双重背景的钱庄带人去要钱,被欺压惯了的老百姓哪个敢不给? 那王泉的目的就达到了。 而且他刻意跟吴故人分开行动,目的不就是为了等柳相无来嘛。 然后直接宰了他,也算了却一桩烦心事。 在钱庄给老板报上名姓且不杀老板,也有这个目的在。 就是等他联系柳相无。 至于华山派那两人......纯属意外收获。 但能拉到更多仇恨,本来也是王泉的目的之一。 王泉抿了口酒。 很快,二楼就只剩下王泉跟洛潇两人。 洛潇站在王泉旁边不说话,只是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王泉却没看她,而是就着窗外风景抿酒品菜。 “公子,冯姐姐让我来寻公子。” 其实并不是,只是在客栈她被阿玖抓着干活,所以她就找了个借口跑出来了。 王泉不为所动,只是继续慢悠悠吃着菜。 半晌,他忽然道:“很累吧。” 洛潇一怔,继而脸上楚楚可怜的样子消失,露出一个标准恬淡且迷茫的微笑,“我不明白公子说的什么。” 王泉抬抬手,“坐。” 洛潇应言坐下。 王泉随即拎起一边茶壶为她倒了杯茶,“西湖龙井,纯天然,绝对够绿,很适合你。” 绿茶配“绿茶”,完美! 洛潇不明所以,礼节性抿了口茶。 王泉打了个哈欠,随意道:“身为堂堂素心圣斋圣女,却跑到我这儿低三下四的。说说吧,我的事情都悄悄跟素心圣斋汇报了多少。” 沉默片刻,洛潇淡淡道:“我没有说。” 王泉摸着酒杯的手一顿,奇道:“那我倒是挺想知道原因的,你到底怎么想的?” 他笑道:“莫非是觉醒了意识,所以也想要掀翻这片天地?” “我对那些都没兴趣,什么老百姓吃不饱饭之类的事情,饿死人的事情,圣地压迫天下的事情,我都没兴趣。我只想要力量,能逃离这片天地的力量。” 洛潇也不装了,“公子和冯阿玖的那种力量,都不是天地元气吧。我只想知道怎样才能得到。” “唔......那可是有点儿难的。”王泉笑道,“而且我为什么要帮你。” “我可以帮你做事。” “不需要。” “为什么胡汉可以!为什么苏子诚可以!” 王泉笑道:“因为他们心里不止有自己,无论嘴上怎么说,他们都真心实意愿意去做一些事情。” “我也可以的!我也可以为百姓着想!”洛潇表情急迫。 王泉淡淡道:“他们一个是断尘楼楼主,一个是经纶书院当世行走。 “你什么身份?” 洛潇虽然也是素心圣斋弟子,但圣女之前还要加一个候补。 她抓着茶杯沉默不语,片刻后,抬头道:“是不是只要我当上了圣女,我就也可以?” “你还是不明白,你对我不重要,素心圣斋对我也不重要。没有素心圣斋,对我很重要。”王泉无奈。 “可全天下识字的人都不多,公子这种做法并没有用。”洛潇冷冷道,“且天地如囚笼,天下人皆是牢笼中的囚徒,哪怕所有人都能觉醒,亦是无用。” “能惊醒一个是一个,说不定就有机会拆掉囚笼。”王泉笑的很洒脱,“我又不是革命者,那些事是吴故人前辈他们要做的事情,我只不过是点起一把火。最后火是被浇灭还是熊熊燃烧,靠的不还是你们自己嘛。” 他只是个外来者,不说有没有那么大的情怀。 就算有,这也不是短时间内能成事的。 他只要点起星星之火,然后把希望的种子给他们,剩下的......可不就是看他们自己呗。 他王某人,只不过是个江湖过客。 “公子,你太天真了,这个江湖......你什么都不明白呢。” 洛潇没了聊下去的兴致。 这反倒让王泉来了兴趣。 他这人吧,就是经典逆反。 你不让我做什么,我还偏要做什么。 “想要力量是吧?那就让你感受一下好了。” 王泉微微一笑,尔后眼眸猩红之色绽放。 一道黑红相间的浓郁烟雾从他身上出现,然后在洛潇惊愕的表情下冲进了她的樱桃小口,填满了她的身体。 “唔......” 下一刻,她感觉到彻骨铭心的疼痛出现在身体的各个角落。 然后,她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睁开眼,是陌生的天空。 周围是酸臭的味道。 洛潇强忍浑身疼痛爬起身,发现自己正坐在一条阴暗的街道里。 周围散发着臭水沟的难闻气味。 不少脏乱的乞丐零零散散靠坐在墙边晒太阳,一个个都有气无力的样子。 忽然,有人高喊,“丐帮又来招人啦!” 听到这句话,有的成年乞丐狂喜着就往声音那边跑。 但更多还是孩子的乞丐则表情惊恐的往后退缩。 洛潇表情茫然。 恰好有个断了只手的小乞丐路过她旁边,见她楞在原地,骂道:“还不跑?等死吗你!” 说罢绕过她就一瘸一拐的往远处跑。 洛潇一运劲,一股钻心疼痛由丹田流转全身。 她忍不住趴倒在地。 然后,她愣住了。 就着地上臭水沟的反光,她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 脸上到处都是伤口,简直没一块儿好肉,怕是亲妈来了也认不出她。 身上穿着破烂的脏臭灰衣,头发凌乱。 怎么看,都只是个又丑又脏的普通小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