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九十六章 圣女の觉醒序幕(求订阅!求月票!)

第九十六章 圣女の觉醒序幕(求订阅!求月票!)

 热门推荐:
    ,最快更新吾妻非人哉最新章节!王泉昨晚睡得很好。 甚至久违的他没有做梦。 搂紧怀里的小白毛,他闭着眼睛把脸埋在少女的白发肩颈里,闻着洗发水跟沐浴露的香味,手里又揉了揉。 嗯,大了不少。 他下意识又捏了捏,然后打算睡个回笼觉。 “哥,该起床了。” 王泉在装死。 之前天天晚上做梦,都没个睡好的时候。 这好不容易睡个好觉,他可不想起这么早。 而且还有小白毛搂着,多舒坦。 “哥,今天要出发去长安。” 阿玖把他手从自己怀里拿出来,坐起身,“苏子诚送那些孩子去无名庄刚回来,已经到客栈门外了。” 王泉这才无奈起身,问道:“黄融雪跟洛潇呢?也送过去了?” 阿玖闭目两秒,睁开眸子点头道:“送过去了,然后偷偷跑出来了,吴故人没拦着,她们就跟在苏子诚身后。 “苏子诚也按照哥的吩咐假装不知道。” “行,那就开始吧。”王泉起床穿好衣服,揉了揉白毛,“阿玖,都交给你啦。” 阿玖顺着王泉的手晃着脑袋,闻言淡淡应了一声:“嗯。” ............ 黄融雪被客栈小二赶了出来。 她也没在意,而是跑到僻静拐角处找到早已等在这里的洛潇,笑嘻嘻道:“王大哥他们已经离开了,刚走没多久,咱们现在去追还追得上!” 洛潇瑟缩着脖子,裹着干净厚衣服的她看上去活像只胖企鹅,就是脸上纵横交错的伤疤有些突兀,“现在追上去会不会被他们再送回无名庄?” 她本以为这是对自己的考验。 可实际上公子并没有看她一眼,也是真的让苏子诚把她跟那些小乞丐一起送去了无名庄。 她现在有些不知所措。 追上王泉当然也是她的想法,如果一辈子都当一个又丑又残废又毁容的乞丐......她很难接受。 所以她想追上王泉,就算王泉没帮她恢复,她也想留在他身边。 最起码能有点儿安全感。 毕竟只是不到十七岁的女孩儿,虽然心机深沉,但当情况无法掌控的时候,还是下意识会慌张。 “有道理。” 黄融雪深以为然,“那咱们就等等再跟上去,反正王大哥他们也是去京城的。” 到了那边再去寻他们也可以。 洛潇点点头。 然后,她肚子响了。 抬起头,她看着黄融雪。 黄融雪左胳膊手肘夹着包在布条里的“红颜”,右手挠挠头发,“从庄子里跑出来的时候怎么可能带钱嘛。” 不过很快她就双眸一亮,“有了!” 她拉着洛潇,悄悄钻到一个炊饼铺子远处的角落,低声道:“一会儿过去抓两张炊饼就跑!记得跟紧我!跑慢了可是要被打的!” 洛潇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 然后她跟着黄融雪一起做了个深呼吸,然后黄融雪把“红颜”递给洛潇让她拿着。 接着,只听黄融雪大喊一声,“跑!” 两人直冲向炊饼摊,一人抓了张炊饼就跑! 炊饼摊老板一愣,一边大喊抓贼,一边抄起一根擀面杖就追了上来。 黄融雪别看腿有些瘸,但跑的却是飞快。 甚至她还能嘴上叼着炊饼拉着洛潇的手一起跑。 但两个少女终究跑不过成年人。 那炊饼摊老板跑到近前眼看着就追不上了,他用力一掷擀面杖,刚好打中黄融雪那条瘸腿膝窝。 黄融雪一声闷哼,朝前扑倒在地,炊饼也掉在地上朝前滚了几寸才倒。 眼见炊饼摊老板就要追上来了,洛潇把自己手中炊饼朝老板脸上砸去,然后搀扶起黄融雪架在自己身上就跑。 跑出去几百米,才终于甩开老板。 俩人撑着膝盖大喘气半天,黄融雪边喘边伸手,“剑......哈,哈......剑给我。” 洛潇把剑递给她,嘶哑的声音略带调笑之意,“差点儿被抓住打死你还有心思想剑?” 黄融雪没了手的左胳膊把剑紧紧夹着,等喘匀实了才解释,“这剑是王大哥给我的,无名庄那胖员外看剑的眼神很奇怪。 黄融雪紧紧抱着被布条包裹着的剑,“他说这是把神剑,让我不要辜负这把剑。” 小姑娘脏兮兮的脸上一双眸子熠熠生辉满是憧憬,“王大哥愿意把神剑交给我,说明他是在考验我!如果能去京城,他肯定会收下我的!不然他为什么要把这么宝贵的神剑给我?” 洛潇眼神忽然暗淡下去。 是啊,如果公子是在考验她,那我呢? 公子也没给我什么信物,若是他不说,自己怎能证明自己的身份? 现在这个样子,就连素心圣斋的大门都找不到。 难道公子真的......抛弃我了吗。 见她忽然悲观,黄融雪抿了抿嘴,笑嘻嘻拍拍她肩膀,“到时候我会求王大哥也收你为徒哒!他那么厉害,说不定能治好你脸上的伤呢!到时候你可得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儿! “而且......而且就算他不收你,我也会保护你的!大不了......大不了我也不拜师了!” 黄融雪笑的大大咧咧的,“我自己都能活这么大了,再带个你也没问题! “就是可惜了炊饼。” 她舔舔干裂的唇瓣,“要是能吃一次烧鸡就好了,我还不知道烧鸡是什么味道呢。” 洛潇沉默片刻,微不可查点头,“嗯,会有机会的。” 黄融雪的想法应该是跟她一样的,都是想要变强。 她变强,是想要脱离这片天地牢笼的束缚,想要摆脱献祭生命的宿命。 黄融雪想变强,是不想有人再能欺负她,是吃饱穿暖。 她们的想法,其实是一样的。 “走吧,现在赶紧出城还来得及。就是今晚得找个土地庙过夜啦。” 似乎是看出洛潇有心事,她故意蹦蹦跳跳表现的很欢脱。 可没走两步,她没注意碰到个人,对方站着没动,她自己却摔了个屁墩,左胳膊夹着的“红颜”也掉在地上。 神剑外面包着的破布微微敞开,露出下面剑鞘一角。 被撞那人是个大众脸中年剑客。 他眼眸一亮,便要弯腰去捡“红颜”。 黄融雪眼疾手快,一把抓起“红颜”重新缠好破布,躬了躬身,“大侠,对不起。” 然后她就要绕开这人。 但这剑客却伸手拦住二人,“小乞丐,你这剑可否让在下一观?” 他一双眼睛紧紧钉在黄融雪怀中的剑上,目光狂热。 “抱歉,此乃长者所赐,不卖。” 黄融雪脸色难看,拉着洛潇就跑。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那中年剑客脸上突兀恢复成面无表情的样子。 下一刻,他骤然消失在原地。 但周围路人没一个发现,似乎他从来就不存在一样。 半个时辰后,城北外小树林内,黄融雪拉着洛潇跑的飞快。 到了树林这里,两人停下来弯着腰直喘粗气。 甚至洛潇还干呕了许久。 “他没追来吧?”黄融雪回头看。 但身后树林外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没有。”干呕完了,洛潇抹了把嘴,问道,“你是怕他夺剑?” “他肯定会夺剑的,那种眼神我见过。之前城里丐帮抓孤儿的时候就是那种眼神。”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前面有土地庙也不能去了,走,找个逆风的石头凹陷睡觉。” 黄融雪拉着刚缓过来的洛潇继续往前跑。 可将要跑出小树林之时,两人停下脚步,如坠冰窟。 只见树林外,那中年剑客脸上挂着狞笑: “想往哪儿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