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宸华引 > 第237章 墙洞

第237章 墙洞

 热门推荐:
    珈蓝掩袖在身前,冷哼一声并不答话。只要这姓文的不杀她,往后一切都好说,她是读过些书的,知道自己没犯什么大罪,多半最后被训斥一番就会放出去。这种犯了人命案的小狼崽子说她坏,谁会关心啊。

    忽地一条黑影如同大鸟在头顶飞过,咔的一声脆响,珈蓝的头扭转向另一边,面上还保持着嘲讽的冷笑,最后的意识里,她发觉自己低下头,看到了自己后肩上纤瘦单弱的蝴蝶骨。

    “那就,死吧,坏女人。”

    小狼砰地一声单膝跪在青砖地面上,这么一句简短的话,在他口里笨拙地说出来似乎还不太流利,但配合着眼前的景象,这话听起来却更加惊悚可怖。

    变故只发生在这么一瞬间,庞立和小图甚至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只是下意识地护在文非吾身前。

    小狼却就地扑倒在他们身前,“哥哥,我该死的。”

    他抬起头,大大的眼睛里有一丝凄怆,“我妹妹,如果还活着,求你告诉她,让她好好活。”

    这两句话似乎耗尽了他身上的力气,他眸中的亮光也随着话的结束而熄灭,他匍匐在地上双手撑地往后退去,真的如同离群受了伤的狼一般,直到退到墙角才起身,乖巧地缩在墙角坐着,眼睛被垂下的乱发遮蔽,再也不看屋里的其他人。

    天际泛出青光之时,坐在窗下奋笔疾书的沈迟停了下来按按额头,这一天终于结束了,但该来的第二天也终于来了。他有这样的预感,自己作为钦差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但即将面临的未知威胁才刚刚开始。

    庞立将沈迟的加急快报亲手交给段庭指派的信差,刚要转身回院子里去,便见到小图一脸疲态骑着马自街那边转过来,便站定在门口笑吟吟地等着他。

    沙启烈在逃,与沙启烈同党的多是浮屠三卫的死士,这些人善于伪装易容,隐藏在普通民众之中轻易不会被发现。经过昨夜之事,虽然尚未有实据,但沙启烈要谋求不轨之事已然十分明了,若有沙本人或其同党仍隐匿在城内就十分危险了。

    于是,经过沈迟、周正和段庭三人连夜商商议之后,决定将整编沙洲府城的差役官员们为二十六个梯队,分片在全城张贴告示,并挨家挨户宣传,左邻右舍之间相护监督举报,若发现有陌生人藏匿城内立刻上报,城中若有人作乱,届时其左右邻居皆按同党论处。

    庞立身上有伤便回到居处胡乱歇息了,小图则被拉去连夜监督进展,此时回来想必城内的布置已经完成,各项事情已经开始推进。

    小图见到庞立也立即跳下马,将马交给段庭临时调派来的仆从,扶着庞立两人一起晃晃悠悠往房里去。

    尽管是疲惫到了极点,小图一见到庞立也顿时有了精神气,直接跟着庞立进了房,随后掩上房门,自己拉了个凳子坐在庞立面前,显是有什么私密的话要说。

    “立哥,你想过文公子昨晚做的事儿没有?”小图问道。

    庞立眨眨眼,“你是指那女人的事吗?”

    小图一愣,虽然自己问的不是这个,这也算是自己存疑的事情之一吧,就向庞立点点头。

    “想来心里是恨的”。

    庞立想了想,其实自己也说不出什么来,想必那感觉很复杂,作为一个文非吾那样出身名门学问造诣和人品都很高的公子来说,被这样的女子欺骗,诬陷,到了最后,那女子甚至还要当众说出那番话,我一开始就不喜欢你,文公子。

    “这种事,换成谁都会觉得恶心,愤怒,丧气什么的吧。”庞立道。

    小图略有些嫌恶地皱了皱眉,想起那女子总让人不悦,他挥挥手,想要借这个动作摆脱那忽然笼罩在脑海里的女人的脸。

    “所以,他是故意解开了小狼身上的绳子吗?”小图神色里闪烁着激动,探究还有一丝疑惑。

    庞立也是怔了怔,随即又摇摇头道:

    “不太好说,他的动机很值得怀疑。但从他开始和那个少年小狼说话开始,一切进展得都很自然,解开捆绑他手脚的绳子也很自然,整个过程并无异常,直到小狼忽然发难,以奇快的诡异手法杀了那女子,这才是最大的转折和变动。”

    他们虽然常日里吊儿郎当,但毕竟在北司衙见过不少很特别的案犯,平日里见到一些事自然有直觉上的判断,难得的是他们两个人都有了这样的怀疑,都觉得昨夜是文公子有意纵容小狼攻击珈蓝。

    借刀杀人嘛,尤其昨晚他还亲口承认了,小狼去杀人时他看到了,也猜到小狼要做什么了。这便是有过这样的前科了。

    二人沉默一番,庞立摆摆手一笑,“总归那女人该死,文公子是无辜的,这件事尘埃落定,咱们就别去操这些闲心了。”

    事后小狼曾在审讯的时候承认,他的母亲也是间接死于父亲所养的外室之手,那外室也曾是一名青楼女子,在他父亲身死之后掏空了留给兄妹俩的家财,因此他与妹妹才不得不流落街头,因此对青楼女子十分愤恨,昨夜正是因为这个才对珈蓝起了杀意。

    小图待要说什么,庞立伸出一根手指嘘了一声,门外一阵轻咳,旋即是驳驳的敲门声,庞立抬高声音问了句,“是谁啊?”

    方才被小图掩上的门并未从里面上栓,门被推开,黄岐探头进来。

    庞立和小图赶忙起身要迎,只听他摆手说道:

    “昨夜与我一路过来的还有一个小兄弟名叫三羊,自从我们在城中分开,到现在还没有他的讯息,所以我现在出门去找找看。”

    他顿了顿,眼底有些隐忧,“沈大人还在休息,等他醒过来就请二位代我转告,如果城中巡逻的官兵发现有什么异常的人或者事,也给我传个信儿。”

    二人连忙俯身应是,庞立还要问是否需要他们提供帮助,门前的人已经不见了,院子里也没看到踪迹。

    小图抬头望了眼已然空荡荡的房顶叹口气道:

    “这些人是天生不爱走门,就喜欢飞檐走壁吗?”

    之后又闲话几句,着实熬不住整夜未睡的困意,便胡乱洗漱了倒头在床上和衣睡下,瞬间坠入黑甜梦乡。

    被院子里的喊叫声惊醒之时,透进房内的日光已经十分灼热,看样子是午后时分了。从床上跳起来看向窗外,有两个官兵就站在沈迟房门外大声汇报着什么,看身上的素甲服色应是守城门的官兵,在他们面前,沈迟和周正严装肃立。

    看到小图和庞立先后从房里走出来,沈迟目光一沉说道:“备马,我们出门。”

    快马驱驰约莫大半个时辰,一行人停在城门外一处荒僻的城墙根下,那里已经站了十多个商贩打扮的人。

    沈迟看着传信的两个官兵,其中一人会意低声说道:

    “就是他们首先发现了异常,报给城门上的。这些人自称是南边来的,要到土奚律贩马。”

    沈迟面色又沉了沉,跳下马直向那群人走去,还未走近,便有人转过头看向他们,最中间的高个年轻人看上去很是脸熟,沈迟与周正对视一眼,哈哈笑着快步迎上去。

    那年轻人单膝跪地,身旁的几个汉子也随着他一起跪地,一群人气宇昂然。

    “小将西南路军云追,见过沈大人、周大人。”

    被沈迟、周正扶起见礼之后,云追一众人闪出一条通道,将身后一处冒着呛人黑烟的地方展示在人前,面色隐然愤懑。

    “我们已经探查过,此处是被人挖出连接城内城外的一处通道,在城墙这里的出口只是一个小洞,只能容一人通过,平时这里荒僻少有人来,洞口外又有荒草遮蔽,所以没人发现。”云追说道。

    他们见面后云追就开始讲解城墙内外的暗道,至于西南路军中的他们为何会忽然出现在此地,他们的来意、任务则都没有提起,周正和沈迟自然也不会去追问。

    此时围墙下的洞口兀自往外冒着黑烟,一旦靠近些许便被呛得咳嗽流泪不止,附近的空气里也弥漫着一股奇怪的焦糊味。沈迟皱了皱眉,这是人体燃烧的气味。

    眼睛往洞里探视,果然透过黑烟能看到还没有被烧的一截小腿,上面裹着的衣服是锦缎面料质地不错。俯下身往洞中再仔细看,他才发现那截小腿被一只血淋淋的手仅仅抓住,那手的主人就倒在那截小腿后面,全身已然血肉模糊辨不清面目。

    云追清了清喉咙嗓子有些喑哑,“后面的人是我西南路军中的,三羊。他可能是在昨夜尾随什么人进入此洞,在洞口处被人发现、围攻,最后被杀,他在死前引燃了一名对手的衣服,用燃烧的火光和烟雾作为信号向大家示警。”

    他看向沈迟和周正,躬身施了一礼道:

    “为了便于两位大人查看现场,在下不敢冒然将同袍尸身移出洞外,此事就全权交付两位大人做主了。”

    沈迟和周正对视一眼之后,向身后的几名官兵吩咐道:

    “清理洞口吧。”

    夏季的荒郊野草疯长,绿色的小腿一般高的夏草铺成的绿毯,从官兵们清理的墙洞蔓延开,仿佛没有边际。此时若在空中俯瞰,应当能发现在距离他们四五里开外的草丛中有两个人形的凹陷,两个人匍匐在草丛中一动不动,头顶还有野草闲花编成的草帽。

    凭借草帽的掩护,其中一人小心翼翼地抬头,拨开遮挡视线的草叶往前看。

    “呸”,他狠狠啐了口,转头向身边的同伴说道:

    “回去吧,告诉那姓沙的,洞口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