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靖日月 > 第一百零一章 为奴一百年!【赠白银萌省略号十一】求推荐、求月票、求收藏!

第一百零一章 为奴一百年!【赠白银萌省略号十一】求推荐、求月票、求收藏!

 热门推荐:
    天心冷若寒霜的脸颊,竟然绽放了笑容。

    如那寒冬中盛开的腊梅,冷艳而孤傲。

    遗世而独立。

    她笑容渐渐收敛,凛冽的杀机充斥于天地之间。

    “你还是第一个敢叫嚣着让我做道奴的人!”

    夏侯淳左手握‘魔源’,右手攥‘神敕’,胸口藏‘观道’。

    三枚印章,缺一不可。

    他微微一笑:“或许本宫还能夺走你很多第一次呢。”

    天心眸中闪过羞恼,先前虽有‘双修’之意,但那不过是为了借鸡下蛋、谋夺大靖国运罢了。

    高傲如她,岂会真正委身于这小小蝼蚁!

    但就在这时,远空传来一声震怒爆喝声。

    “不可能!!我天道圣女岂能被一介蝼蚁所凌驾于头上!”

    却是姚紫煜突然跳出。

    覆面人目光一闪,得了慕容烟的允许后,她屈指一弹。

    一道疑似星光之物倏忽掠过,直奔姚紫煜而去。

    上方剑气铺洒,星光与剑气剧烈碰撞,发出呲呲声。

    姚紫煜闷哼一声,跌落进层层叠叠的树梢飞雪之中。

    天心绣袍一卷,便将其卷飞: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滚一边儿去。”

    气息颓然的姚紫煜脸色一滞,不甘地退后数百丈。

    天心冷漠一拂,“既然如此,那就来吧。”

    “等等!”

    夏侯淳忽然摆手。

    天心误以为他临时反悔,嗤笑一声:

    “果然是狗胆鼠辈,没胆子你就别那么猖狂。”

    夏侯淳漠然道:“我是怕你反悔。”

    他转头看向覆面人与慕容烟,“你们可知有何誓言可约束真人?”

    覆面人缄默不语,寻常修士尚还好说。

    可一旦涉及真人境,那么一切誓言便会打折扣。

    倒是慕容烟稍作沉吟后,抬眼看来,凝声道:“真人者,可元神远游,凭虚御空,寻常法契誓约难以钳制约束。”

    天心神色冷漠,嘴角嗤笑。

    这夏侯淳倒是不傻,看出她必将踏入真人境。

    可,你若没有手段,又会如何?

    她眸中掠过一丝讥讽,终究还是井底之蛙,难窥道法深渊。

    彼等蝼蚁,又岂知真人之威!

    在她看来,夏侯淳之所以能降伏那头夔蛇,纯粹是撞大运了。

    因为,那夔蛇浑身上下并无丝毫煞气,兽性更是被驯化,并无伤人之心,如此方才被夏侯淳‘降伏’。

    这时方熙柔缓缓睁眼,冷声道:“与其起誓,不如各自向对方设下禁制,事罢后再解禁即可。”

    她暗中给夏侯淳传了个禁制法诀,乃魔宗独门秘术。

    “如此一来,也能对履行赌注有个保障。”

    夏侯淳微微皱眉,这法子好是好,可他仍然觉得无法彻底钳制真人境。

    但此念头一出,‘魔源’印章悄然闪过一道幽光。

    夏侯淳身躯悄然一僵,双眼失神霎那,旋即便恢复正常。

    但其身上气势却迥然不同,抬眼看向天心,淡淡地言道:

    “天心道友以为如何?”

    天心冷冷一笑:“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论天下禁制之深,以道门为最!

    而继承了道门大派‘天心阁’余泽的无尘门一脉,自然明晰各种禁制之法。

    禁制、阵法、炼器以及凝符等手段,可都是每一个道门修士的每日必修课。

    故而,道门法诀包罗万象,符器阵禁举世无双。

    夏侯淳,是要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了!

    自作孽不可活,天要你亡,如之奈何?

    天心绣袍负后,眸光闪烁后,素指轻点。

    似有画符布阵,融会贯通,聚四道于一体。

    覆面人颜容凝重,微微皱眉:“这家伙,不会狠起来连自己都坑吧?”

    慕容烟肃容以待,沉声道:“夏侯世兄向来谋而后动,绝不会贸然行事。”

    话虽如此,她仍是为夏侯淳捏了一把汗。

    而当天心画符时,夏侯淳低眉敛目,凝视着手中的‘魔源’印章。

    三枚道章绝非寻常之物,尤其是‘观道’印,最为深不可测,夏侯淳至今未曾掌握吃透。

    尤其是先前在无尘门竟能抵挡真人威压时,更令他刮目相看。

    现在他对那位老画家安承寿越发感兴趣了。

    毋庸置疑,那位必是一位高人。

    ‘神敕’印章,气势堂皇,惶惶之威不容违逆,有剥夺、镇妖以及诛邪之能。

    ‘观道’印章,神秘莫测,玄妙无双,疑似道宝。

    唯有‘魔源’,诡谲幽深,令人难以揣测。

    但就在方才,一道念头悄然浮现于心海。

    乃是一道口诀。

    念此口诀,便可万法无咎!

    可谓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世间法制难落其身,即便沾染了禁制,也必会无碍。

    堪称传说中‘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缩小版。

    这,便是夏侯淳的底气。

    他凝重的眼神中悄然掠过一丝深沉,嘿,小道妞,别怪你太子哥哥坑你,是你主动上门诱惑我的。

    他捏了捏‘魔源’道章,一点幽芒浮于指尖。

    在初冬暖阳的照射下,似一点隐藏于幽暗中的最后一抹阴影,即将被驱散。

    幽芒气息孱弱,似风中烛火,忽闪忽灭。

    天心嗤笑一声:“原来只是一些歪门邪道。”

    俩人齐齐屈指一弹,朝着各自掠去。

    咻!

    幽芒落在天心腕臂,几个闪烁后,便迅速隐没不见。

    天心冷眸一亮,似有浮光闪逝。

    她在搜寻幽芒踪迹。

    最终在一丝筋脉中寻到其踪迹,略微感知之下后,便知只是一缕气息,并无大碍。

    她遂抬眼看向夏侯淳。

    只见他额上似有细汗冒出,目光疯狂闪烁,似有暴戾之色溢出。

    浑身气息变幻,增衰不定,疑似境界不稳。

    天心冷笑,这明显是夏侯淳强行驱逐体内禁制不成,而引发的堕境危机。

    “天要你灭亡,必先让你膨胀!”

    她直接飞身而落,剑气四溢,刺向夏侯淳。

    数十丈距离,呼吸便至。

    叮!

    夏侯淳忽然抬眼,眼中划过一丝哂笑。

    不露破绽,你又怎么会上钩!

    天心瞳孔一缩,不好,中计了!

    岂料夏侯淳脸色一改,似有疯狂与狠辣之色浮现。

    他蓦然向前一冲,直接向天心发出了一道肉身对肉身撼山碰撞。

    一阵闷哼声响起。

    天心五脏六腑剧烈动荡,半步真人气息似有不稳。

    反观夏侯淳,竟跟没事儿一般。

    天心脸色难看,恨声道:“原来你穿了护体宝甲,简直是无耻!”

    夏侯淳猖狂一笑:“不断手段是否卑鄙,只要能胜便好!”

    笑声骤罢,他猛然高高一跃。

    直接腾空飞起,抓住了勉强凌空踏虚的天心脚踝。

    继而猛然一拽,并朝雪地狠狠砸下。

    “嘭!!”

    一声巨响。

    白茫茫的雪地直接被砸出一个丈许大坑。

    天心发出一道震怒的大吼,“夏侯淳!!!”

    几乎同时,如同陨星坠落的夏侯淳轰然砸下。

    一阵阵轰鸣碰撞声后,两道气机渐渐偃旗息鼓。

    天心气机紊乱,生死不知。

    旁侧姚紫煜脸色狂变:“蝼蚁,尔敢!!”

    嗖!!

    一道飞剑而去,悬在姚紫煜额头前方。

    覆面人淡淡地言道:“你动一下试试?”

    姚紫煜浑身一僵,双目喷火。

    剑上有杀气!

    那个戴着五彩面冠的女人真的敢杀他!

    夏侯淳一把攥紧天心鹅颈,将她提起。

    “你输了!”

    天心一脸不敢置信,浑身气息萎靡,俨然遭受了重创。

    她喃喃自语地道:“不可能!不可能!!”

    夏侯淳嗤声道:“败了就是败了!”

    他目光深沉,猖狂大笑:“记住了,从今以后,你便是我夏侯淳的道奴!”

    “为奴一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