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靖日月 > 第一百零二章 一箭三雕!【赠白银萌省略号十二】求推荐、求月票!

第一百零二章 一箭三雕!【赠白银萌省略号十二】求推荐、求月票!

 热门推荐:
    姚紫煜厉声喝道:“绝不可能!”

    “天心乃我无尘门圣女,你若敢视她为奴,便是在羞辱我‘三宗一阁’,即便你是大靖太子,也难逃一死!”

    跌倒在深坑中的天心同样凄厉大笑。

    她视夏侯淳如仇寇,嘶声道:

    “为奴?本座就算给你十个胆子,你也不敢真以我为奴!”

    夏侯淳哂笑,“别人怕你无情道,本宫可不惧。”

    他不屑地甩掉天心,“给你一个机会,杀了姚紫煜,我便不纳你为奴。”

    姚紫煜闻言色变,下意识瞥向天心。

    岂料天心嗤笑一声,“如此拙劣的离间计,你以为我会上当?”

    慕容烟与覆面人靠拢,她稍作沉吟后,“天心道友怎能不明白夏侯世兄的一番苦心?”

    她大有深意地看着天心,“道友今日战败之事,除了我等几人在场外,便是你这位同门了,倘若此事外泄,你觉得你这圣女还能坐得安稳么?”

    她幽幽言道:“退一万步而言,即便无尘门中没有非议,可其他门派呢,他们还会让一位战败者掌执其等宗门么?”

    天心瞳孔一缩,冷冽眸子死死凝视慕容烟。

    先前她一直将方熙柔视为大敌,此时才知这位‘亡国公主’方才是真正的深藏不露。

    堪称杀人诛心!

    扑哧一声。

    姚紫煜猛然腾飞而起,跃空而去。

    他怕了。

    夏侯淳好整以暇,作壁上观。

    看着姚紫煜踏空飞跃的身影,他一脸惋惜地摇头道:

    “天心道友,你这位姚师弟必然是我那位老哥哥派来监视道友的,今日既知道友败于我手,待其告知老哥哥后,也不知他们是否还会一如既往的奉道友为主。”

    他假惺惺地摇头道:“人心难测,人心难测啊。”

    覆面人冷哂一笑,直接来个神补刀,道:“胜者王侯败者寇,即便失去了她这位圣女,也会有下个圣女出来,有何稀奇。”

    慕容烟瞅了眼脸色剧烈变幻的天心,好意提醒道:“也就是说,输了便是一无所有唉。”

    “啊!!!”一道疯狂大叫声响起。

    天心猛然纵身一遁,口中爆喝道:“姚师弟,哪里走!!”

    已攀上某个峰巅的姚紫煜脸色大变,天心乃半步炼婴,杀他易如反掌。

    他毫不犹豫地散开修为,以示防御,口中大怒道:“天心你竟敢背叛道门!”

    但就在这时,天心豁然转身,对着夏侯淳嗤声一笑:“我乃天道圣女,本座如何行事,岂是你等蝼蚁所能干预?简直可笑至极!!”

    说完她猖狂长笑,“夏侯淳,今日之辱贫道记住了,来日必有‘厚报’!”

    覆面人脸色一沉,极其难看,“此女竟然如此无耻,真是枉为道门圣女!”

    慕容烟却目光一闪,转头看向夏侯淳,浅浅一笑:“世兄不会果真放她走吧?”

    夏侯淳轻笑一声,嘴角玩味,屈指朝着天心轻轻一勾。

    顿时,长空大笑声戛然而止。

    其身形猛然下坠,似断线风筝。

    只见其身上似有幽芒闪逝,将其笼罩禁锢。

    “我敢放,可你敢走么?”

    “夏侯淳!!!”

    一道咬牙切齿地大吼声响起。

    慕容烟轻叹一声,“圣女殿下,你这是何苦呢?”

    夏侯淳瞥了一眼远方疾速逃遁的姚紫煜,对天心淡声道:

    “你要是再磨蹭,你那位姚师弟可就真的逃之夭夭了,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想清楚。”

    只见他变幻手指,淡声道:“散。”

    一个‘散’字,天心体内禁锢霎时消散。

    但那抹幽芒却隐于天心体内。

    夏侯淳目光一冷,天心之桀骜不驯还真是远超他想象。

    实在不行,那就只有杀掉了。

    他冷哼一声,“你只有三息时间,过了三息,待姚紫煜彻底逃脱后,你这个天道圣女名头将会被彻底摘除。”

    “不仅如此,说不定还会遭到整个道门的通缉!!”

    他负手而立,幽幽言道。

    身侧慕容烟眸光幽微,竟以居高临下之姿俯瞰那位半步炼婴。

    天心蓦然一个纵身,竟然直接施展秘法,直接跃至姚紫煜身侧。

    在他脸色狂变,嘶吼之下。

    狠狠一掌拍下。

    “嘭!!”

    天心身形倒飞,姚紫煜却没死,反而是天心狂吐瘀血。

    她状若疯狂,望见来人后,她转头看向夏侯淳,声嘶力竭地道:

    “你究竟想要怎样?”

    来人,正是沈光胤。

    这位被夏侯淳一道敕令‘废掉’的真人,在臣服夏侯淳后,首次出手。

    只见他冷漠傲立,宛若卓尔不群。

    但天心却知这位早已被夏侯淳彻底降伏。

    早在前去捕捉灵兽夔蛇之际,夏侯淳便与沈光胤‘约法三章’,定下‘友好互助条约’,以赎身赔罪。

    而这,也是无尘子不敢对夏侯淳用强的根本缘由之一。

    狗屁的兄弟情,那玩意在纯粹的利益面前,一文不值。

    真正的友好相处乃是建立在强大的实力之上的。

    没有真人震慑,无尘子心中有一万条毒计将夏侯淳坑杀。

    夏侯淳与慕容烟靠近后,看着彻底被吓坏的姚紫煜,拍了拍他颤抖的身体。

    刚才姚紫煜被吓傻了。

    他本以为天心是以退为进,借此机会逃走,未曾料到她居然假戏真做,跟他来真的。

    他无比确信,这个贱人刚才确实动了杀心!

    她刚才真的要杀了他!!

    夏侯淳咧嘴一笑,满脸真诚地安慰道:“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慕容烟雍容大度地摆手道:“方才不过是殿下跟姚道友玩的一点小游戏,还望不要介意。”

    一点小游戏,就差点要了他的命。

    姚紫煜都快哭了。

    他发誓,再也不敢招惹夏侯淳了。

    这家伙喜欢玩阴的,一肚子坏水。

    擦了擦额上冷汗后,抑制住内心的颤抖后,他脸上颤颤巍巍的起身,挤出一丝笑容,朝着夏侯淳俯身一拜,道:

    “先前是小道不知尊卑上下,冒犯了太子殿下,还望殿下大有人有大量,千万不要记在心上。”

    夏侯淳和颜悦色,将他扶起,慨然道:“姚道友其实不知,你我是一家人呐。”

    姚紫煜嘴角抽搐,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殿下,说得是。”

    夏侯淳给他拍了拍身上灰尘,笑眯眯地道:“劳烦姚道友回去告诉我那位老哥哥,圣女殿下便暂时借我用用。”

    “咳咳咳。”旁侧传来重咳声。

    夏侯淳当即一噎,摸着下巴道:“本宫的意思是,往后数年天心道友将会以本宫护道者身份随行在侧,无须担忧她的安危。”

    笑话,以您这份心机与手段,该担心的那些找茬的人吧。

    姚紫煜强行露出一丝笑容,“小,小道记下了,还望殿下好好照顾我家圣女殿下。”

    说这话时,夏侯淳竟然从他嘴里听出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他咂巴咂巴嘴唇,看来天心刚才确实把这姚紫煜吓得不轻啊。

    夏侯淳挥了挥手,姚紫煜再次朝着夏侯淳俯身一拜,小心翼翼地恭谨退走。

    临走之前,他状若无意地瞥了一眼天心。

    眼中似有一抹怨恨与冷淡。

    堂堂天道圣女,竟对自家朝夕相处的师弟杀人灭口。

    这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天心缄默不语,桀骜之气彻底不再。

    这一幕,自然落下夏侯淳眼中。

    他笼袖而立,笑而不语。

    小样儿,跟小爷玩心机手段,你还嫩了点儿。

    老子在太康跟萧元正他们扳手腕时,你还在调息打坐,忙修仙呢。

    他拍了拍灰尘,对沈光胤挥了挥手,让他再次隐匿暗中。

    再拦住慕容烟的腰,对着天心打了个响指,“走了,小妞儿,跟我去燕京,杀道士!”

    天心抿嘴不言,缄默不语。

    她败了,彻彻底底的败了。

    夏侯淳只是用了一招,便离间了天心与无尘门。

    算计了无尘子,还将天心拉入自家阵营。

    堪称一箭三雕,赢得个盆满钵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