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靖日月 > 第十九章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第十九章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热门推荐:
    微弱的烛光轻轻摇曳,照映得卫伯玉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但他气势不减反增,稍稍整理衣冠后,摇头道:

    “太子所言,此法同样是拿我大靖与道门为赌注,只不过属于慢刀子炖肉罢了,伯玉不敢苟同。

    一来,我大靖等不了那么久,我大靖国不是修道门派,大靖国子民更不是修道人,一百年太长,我们只争朝夕;二来,若依殿下所言,布局洲外更是万万不可,殿下岂不闻‘请神容易送神难’?”

    他冷哼道:“至于殿下所言的千千万万道门信徒更是可笑,追名逐利之辈岂会真正为道门殉死?

    一旦上层倾覆,彼等必会树倒猢狲散,届时还不是我大靖砧板上鱼肉,任我宰割!”

    这人怎么就循死理、钻角尖呢,夏侯淳深吸口气后,沉声道:

    “不管如何,我大靖无法对抗道门是事实,毕其功于一役更是不可,步步为营、稳扎稳打才是正理!”

    卫伯玉抿了抿嘴,固执地道:“妥协一次,便会妥协无数次;弯腰一次,便再也直不起来了。”

    他眼神冷厉,一字一句地道:“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与卫伯玉争论不休,并不是夏侯淳的目的,他过来一则是代他老子向朝中某些王臣传递讯息:咱们的陛下并未真正妥协。

    你们唯有留此有用之身,方可以待将来。

    临走之前,夏侯淳言道:“卫侍郎放心,卫府一干人等并无大碍。”

    卫伯玉沉默片刻后,涩声道:“我卫氏能为国谏死,自是卫氏荣幸。”

    他其实不怪夏侯淳父子,因为他知道真正杀他的实乃那些道奴。

    走出天牢,天色蒙蒙亮,身后何笥对着两位侍郎温声道:“太子可要用膳?部衙略备糕点少许,想来必合太子胃口。”

    北人南相的夏侯淳摇头道:“把那些糕点分给卫府的孩子吧。”

    何笥神色一滞,尴尬笑道:“太子,这不好吧,毕竟是罪臣家属。”

    夏侯淳脚步一顿,转过身来,直视何笥,一字一句地道:“卫侍郎一日未被定罪处死,他便仍是我大靖吏部侍郎!

    何况依照靖律,即便是犯了十恶不赦之罪,只要其亲属未曾参与,便不可牵连其中,这些东西,难道刑部不知道么?”

    何笥连唾面自干的本事都有,岂会怕太子斥责,只是轻描淡写地道:“陛下有旨,查抄卫府罪证,现在刑部尚还不知彼等是否参与,只能先看押起来。”

    他目光一动,对着夏侯淳幽幽言道:“殿下想替卫府那些妇孺求情,没错,但您求错人了。”

    其背后包佑正眼神一跳,这话明显有挑拨离间、分化夏侯淳父子的嫌疑啊。

    夏侯淳深深地看了眼何笥后,便甩袖离去,而今泥沙俱下,分不清谁好谁坏,即便是他也不知究竟谁是皇党、谁是道门爪牙。

    见太子愤然离去,何笥便摆手道:“将那些糕点都处理吧,免得被人揪住小辫子。”

    竹承钩轻轻点头,本就不抱希望建功,也就没什么失望。

    倒是包佑正心脏都为之一窒,忍不住看了他们一眼,问道:“那糕点怎么了?”

    何笥直接背手离去,竹承钩瞥了他一眼,冷笑不语。

    怎么了?‘太子借奉旨探监之机,私会刑部三位大员,受其贿赂,以便为罪臣卫伯玉减罪免死’这个罪名咋样?

    只要给那些御史们闻口腥味儿,他们能把你骨髓都给吸出来。

    刑部大牢外,战战兢兢等候的刘文珍一看太子出来,心肝都为之下松了几分,眼泪吧啦地哽咽道:“哎哟,我的小祖宗唉,您终于出来了!”

    “可担心死奴婢了!”

    “您要是有个万一,奴婢这条小命可就没了啊。”

    倒是夏侯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你是比较在乎自己的命呢,还是本宫的命呢?”

    刘文珍言辞凿凿地道:“殿下乃千金之躯,岂是奴婢这等贱命所能比的,若有一二机会,奴婢愿为殿下效死尽忠,以照奴婢腹内的忠肝义胆!”

    夏侯淳指着对方笑道:“你这老货,油腔滑调,圆溜的很呐。”

    随即他回头看了眼牌匾上‘刑部’二字,在朝霞的照耀下,有些刺眼夺目。

    他心中一叹,暗道卫侍郎,对不住了。

    随即便挥手道:“摆驾,回宫。”

    这次前来刑部大牢却是把仪仗拉来了,壮壮威风嘛。

    刘文珍当即吆喝道:“太子殿下鸾驾回宫,闲者避让!”

    回宫后,获悉皇帝在麒麟殿,夏侯淳心中一凛,那里供奉着先帝时期的功臣画像,更有先帝的灵位墓匾。

    看来今日朝堂斩首失利,让自家老子有些心灰意冷啊。

    他想了想后,对着刘文珍吩咐道:“回寝殿去将本宫那块宝玉取来”。

    刘文珍应声而去,疾步快走。

    俄而,行至麒麟殿外,却早有两位少年跪候。

    他们正是夏侯淳的两位弟弟,不过却是两位嫔妃所生。

    夏侯淳微微眯眼,跃过两位兄弟后,对着守门的那位老太监低声问道:“父皇他进去多久了?”

    老太监是靖帝的大伴,也是先帝留下的‘镇国神器’,他轻叹道:“陛下下朝后便入殿了,直至现在。”

    夏侯淳思忖,也就是自己刚出宫时进去的。

    他低声道:“我进去看看”。

    见老太监有些迟疑,夏侯淳摇头道:“除了我,谁也劝不动他。”

    老太监看了他一眼后,轻轻点头,这才让道。

    至于在门口跪下的两位皇子,依旧被拦在外面。

    稍大的那位抬头看着夏侯淳入殿,抿嘴不言;旁侧弟弟眼珠子转了转,状似纯真。

    夏侯淳入殿之后,便见到了跪在先帝灵位前的靖帝,他默默行至其侧后方半步,无声跪下。

    少顷,殿内响起涩然声音:“他怎么骂的?”

    夏侯淳恭恭敬敬叩了九个响头后,轻声回道:“卫侍郎并未骂您,只是觉得您太瞻前顾后了。”

    他语气一顿,继续言道:“在他看来,我大靖应该与道门决一死战,否则有亡国灭种之忧。”

    “儿臣以‘道门势大、天人难匹以及兵祸乱社稷’之语反驳,却依旧无法打消其固执执念。”

    他犹豫了一下,垂头低声道:“卫氏一族毕竟是国朝大族,杀卫伯玉一人已足以平息道门众怒,不必牵连太广。”

    靖帝微微转头,问道:“你真觉得死一个卫伯玉便会平息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