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靖日月 > 第三十章 耄耋守国

第三十章 耄耋守国

 热门推荐:
    万宁宫,绣榻之上,萧妃慵懒斜躺,吐气如兰。

    帷幕之下,原刑部尚书何笥匍匐在地,恭谨垂声地道:“娘娘,事情已经办妥了。”

    先前得贵妃懿旨,鸠杀卫伯玉,处死张丞恩,再劫走杨忠,并嫁祸给夏侯淳,都是这位何笥一手操办。

    至于其后被张江陵发现,明升暗贬后,便落了个虚职。

    “唔”萧妃轻嗯一声。

    她随意瞥了一眼,轻飘飘地道:“辛苦了,起来吧。”

    何笥也不起身,有些欲言又止。

    萧眉眼中悄然抹过一丝冰冷,转瞬即逝,淡声道:“仆射之位非比寻常,尚需一段时期。”

    有您这句话就够了,何笥心花怒放,叩谢之后,一溜烟起身后,谄媚言道:“不知娘娘可还有何需要卑职效劳的?”

    萧眉轻笑一声,状若无意地道:“春天到了,北边怕是要来客人了。”

    何笥心中一动,顿时明悟,这是想要将夏侯淳打发到北边去呢。

    但这事儿不是张相之意么,莫非这位果真服软了?

    不对,莫非.......。

    他脑子转了一圈后,躬身一拜:“请娘娘放心,奴才定会在路上好生招待那人的。”

    贵人轻嗯一声,似有倦怠地呵欠,何笥心领神会,磕了几个响头之后,便屁颠儿屁颠儿地退下了。

    当何笥离开后,贵人淡淡地道:“查清楚了?”

    帷幕之外,有位女奴俯身,敛衽一礼地道:“回禀娘娘,确实是太子亲往颁政坊。”

    萧眉轻唔一声,点了点鬓角后,自语道:“狐狸尾巴被人撬出来了,这位果真这么好对付么?”

    那女奴低眉顺眼,但若仔细一察,便可发现其人面容赫然正是那太康名妓颜华!

    萧眉瞥了一眼颜华,眸中闪过一丝幽微,淡声道:“你也跟着去北方吧。”

    颜华娇躯一颤,煞白妍容有些楚楚可怜。

    但萧眉置若罔闻,轻轻挥手。

    颜华恭谨告退,行至暗中后,便被蒙面带出。

    观其老巢,赫然正是萧府。

    ----

    东宫,夏侯淳正在招待一位客人。

    来人须发皆白,看似垂垂老矣。

    观其年岁,足近古稀。

    老人正是前大宗正夏侯濂。

    一人坐,一人立。

    夏侯淳小心伺候老人吃点斋饭,散席之后,奉上清茶漱口润喉。

    待一切完毕之后,老人方才舒服的长吁一声。

    “你是否还在怨恨你父皇?”老人忽然冷不丁的问道。

    夏侯淳神色一怔,神色不解:“不知老宗正何意?”

    老人老眼浑浊,沧桑的目光直视夏侯淳,幽幽地道:“你祖爷爷死的时候,我跟你一样大。”

    夏侯淳默然。

    老人目光恍惚,轻声呢喃道:“陛下自幼天资横溢,文治武功更是诸国之最,鲜有人匹敌。”

    “我靖国自陛下而鼎盛,也是自陛下衰竭。悠悠百年,不过转瞬即逝;浩浩靖国,也是大厦将倾。”

    夏侯淳微微皱眉:“老宗正既知我大靖国祚将倾,缘何不劝阻父皇前往天都峰?”

    夏侯濂看了眼司马元,淡声道:“他是皇帝,他铁了心要去,谁敢阻拦?”

    夏侯淳欲言又止,只闻夏侯濂目光悠远,仿若跨过了千山万水,直抵某个穹天高峰之上,轻声道:“不过我倒是赞同他去,毕竟只要天都峰上那位死了,挡在我靖国强盛路上的最大拦路石,便被搬开了。”

    夏侯淳无奈,这些老顽固似乎并未将萧眉这个毒瘤放在眼里啊。

    他不禁问道:“老宗正就不怕万宁宫那位谋朝篡位?”

    夏侯濂瞟了他一眼,嗤声道:“杞人忧天,有张相在中枢坐镇,她岂能翻天?”

    夏侯淳暗自嘀咕,那你怎么被她一把薅下来了?

    多说无益,这些老家伙似乎未曾意识到事情严重性。

    可他作为见识过‘武皇’霸权的人,自然知道一旦万宁宫那位彻底登基上位,首先遭殃的便是他们这些夏侯宗氏一族。

    他轻吐浊气之后,轻声道:“宗正说的对,既然父皇能为靖国而战,本宫自然也能为社稷而死。”

    他肃容道:“还请老宗正助孙儿一臂之力!”

    夏侯濂抬眼看向夏侯淳,皱眉之后,怫然不悦地道:“你还真将姓张的说得话当真了?”

    廷上张江陵将夏侯淳打发去镇边,有人同意,自然也有不同意。

    夏侯濂自然不愿国本移位,何况还是去塞外镇边,这不是开玩笑么?

    靖国何时需要将储君打发至边境镇守了?

    即便真要抚慰全军,也是在太康誓师时去,怎能果真外放?

    夏侯淳凝视夏侯濂,轻声道:“其实是孙儿自己要去的”。

    “为何?”夏侯濂有些震怒:“你是太子,是我靖国储君,岂可外放镇边?”

    夏侯淳苦笑,旋即复杂地看了一眼万宁宫方向后,无奈地道:“我靖国尚有内忧外患,父皇更是亲上天都峰除贼,孙儿毕竟是夏侯氏族子孙,也不能真的视而不见啊。”

    殿中沉寂了片刻后,夏侯濂忽然叹了口气。

    他看着夏侯淳,眼中露出欣慰,苍肃面容有了些慈眉善目,轻声道:“你长大了。”

    夏侯淳心中一动,轻声道:“我就说,不信您看不出来。”

    夏侯濂颤巍巍起身,在夏侯淳搀扶下走到殿门口,幽幽地道:“从被她撸下来的时候,便知道了那丫头的野心。”

    还丫头?人家早称圣多年了。

    夏侯濂苦笑摇头地道:“老头子本以为她顶多垂帘听政,甚至祸乱一下朝纲,可却未曾料到,她居然有履极问鼎之心。”

    他喃喃自语地道:“牝鸡司晨,果然是牝鸡司晨啊。”

    然而夏侯淳却转首看着老人,认真地道:“此事并非没有解决之法。”

    夏侯濂沉默少许,无奈地道:“你有宫变前科,莫非真以为她不会防备?”

    夏侯淳脸色一僵,心中嘟囔道,前科这个词儿,貌似不太恰当吧?

    他轻咳一声后,沉声道:“万宁宫的底气在于天都峰,倘若父皇果真诛灭了那位掌门真人,那其人不过一介妇人,翻掌可灭。”

    老人瞥了夏侯淳一眼,大有深意地道:“你别忘了,她可是姓萧!”

    萧者,云霄国姓也。

    夏侯淳叹了口气,无奈地道:“就是因为她姓萧,孙儿才不得不前往北边。”

    夏侯淳沉默片刻后,缓缓点头:“你说得不错。”

    他微微抬头,看着落日滑下边陲,如同靖国的辉煌,逐渐走向衰亡。

    他蓦然直身,拍了拍夏侯淳肩膀:“去吧!这太康,有老头子帮你盯着。”

    夏侯淳退后一步,朝着他俯身一拜:“孙儿代靖国亿兆黎民谢过三祖父。”

    夏侯濂爽朗一笑,扶起夏侯淳:“你这个小家伙,可是好多年没这么叫过我咯。”

    夏侯淳腆着脸笑道:“三祖父若是想听,孙儿可天天这么唤您。”

    老人失笑地指了指夏侯淳:“你啊,还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磨了老头子这么久才叫,看来这个世上极少有人让你吃亏了。”

    他语气一顿,笑道:“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夏侯淳目光复杂,轻声道:“您可要好好保重身体啊,靖国可还需要您坐镇呢。”

    老人豪气干云,霸气挥手道:“放心,老头子尚可日食斗米!”

    夏侯淳适时恭维了一句:“三祖父威武,雄风定然也不减当年!”

    “去你大爷的!”老人当即笑骂道。

    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洒下

    迟暮之年的老人蹒跚而去,夏侯淳忍不住泪奔。

    儿孙不孝,方致耄耋奔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