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靖日月 > 第三十三章 萧霁月,你是本宫的人了!

第三十三章 萧霁月,你是本宫的人了!

 热门推荐:
    都城北上两丈之阔的直道之上,马蹄阵阵,如闷雷炸响,似洪流滚滚。

    “止!”一道疾喝声骤然响起。

    千骑营戛然顿驻,令行禁止,动作行云流水,毫无凝滞。

    前方一道架马车横在道中,侍女气势汹汹,杀气四溢。

    夏侯淳眉头一动,她怎么来了?

    陈玄离微微皱眉,冷喝道:“何人挡道?”

    侍女杏眼瞪大,你居然不认识这家马车?

    “晴儿,不得无礼。”

    一道软糯声音自轿中响起。

    马车是北疆百年杉木制成,上面雕刻道痕,符文龙飞凤舞,无修为之人瞧上一眼,必会眼花缭乱,头晕目眩。

    马车锦幛帘幕被缓缓掀开一角,伸出一只宛若凝脂般纤纤玉手,似有锦囊拿出。

    侍女小心接过后,小碎步跑至夏侯淳身前,羞红俏脸双手奉上,颤音道:“殿下,这是我家小姐亲手绘制,还望殿下收下。”

    嚯,旌旗开道,美人赠包,这位殿下倚红偎绿的名声果然名不虚传。

    四周惊诧、戏谑以及夹杂丝丝不屑的目光扫来,夏侯淳心中一动,这算是定情信物么?

    然而众目睽睽之下,他又不能拒绝,否则岂不是坏了人家姑娘的名声?

    他轻咳一声,弯腰俯身收下荷包,温声道:“替我谢谢你家小姐。”

    侍女额头细汗微冒,丢下一句话后,便逃也似的仓惶跑回。

    “小姐说,她等你回来。”

    以刘文珍、陈玄离等人功行,自然可以探听到主仆二人的咚咚心跳声。

    刘文珍眉开眼笑,陈玄礼则微微拧眉,这位似乎是萧相的爱女啊。

    他目光逡巡一下司马元,这位殿下的‘曲线救国’之策倒也算另辟蹊径。

    谁能想到朝堂上那位如日中天的中书令,居然会‘祸起萧墙’呢?

    他暗中嘀咕一句,老子居然看走眼了,这位原来是扮猪吃老虎啊,心肠蔫坏蔫坏的。

    夏侯淳轻轻摩挲中手中荷包,上绣白鹅出浴图,鹅颈白羽赤足尽皆栩栩如生,生动逼真,宛若活物。

    一股清香沁入鼻尖,令他浑身毛孔大开,下意识地便欲贪婪吮吸,他拇指蓦然攥紧,瞳孔悄然一缩。

    荷包之上温热残留,体香尚存。

    然荷包之内所散发,却并非麝香。

    赫然正是丹香。

    他心中五脏六腑为之倾动,四肢百骸因之振奋,他心中喃喃自语地道:“气如匀丝,宛若游龙,寻脉问气,凝神问真。”

    “此乃凝神丹!!”

    夏侯淳下意识地看向马车,目光复杂,轻声自语:“等我回来,等我回来。”

    马车在前方岔道拐了个弯儿,在一道若有若无地眺望中,消失而去。

    夏侯淳忽然一拍马臀,白马哗地一声,跃出列队,向前奔腾而去。

    刘文珍健步如飞,脚不沾地,与马并肩而行,寸步不移。

    陈玄礼浓眉一蹙,随即恢复,目光一闪后,偏头漠声道:“传令下去,斥候收拢,以殿下为中心合围,余者戒备。”

    传令卒肃然恭诺,调转马头便扬声传令。

    哒哒车车声徐徐而行,身后传来迅疾马蹄声,侍女秀眉一拧,待见白马独来后,瘪嘴嘀咕道:“还算有点良心。”

    她扶车贴壁,悄声道:“小姐,殿下来了。”

    马车传出惊呼声,似乎未曾料到。

    “吁~~”。

    白马行至马车旁,夏侯淳执缰侧视,目光之中似有温柔与笑意。

    洛水河畔,杨柳依依,水光潋滟,清风徐来,粼粼的荡漾不止。

    恍惚间,似有洛神浮于碧江之上,轻吟低唱。

    歌喉婉转,如痴如醉。

    岸上绣车咔咔前行,白马齐头并进。

    行驶片刻后,夏侯淳终于憋出了一句:“那荷包,太贵重了。”

    马车忽然一滞,车内沉寂少许后,传出一道竭力假装平静地语气:“当日殿下因保护霁月而遭受重创,以至于久居宫榻,病疴难除。月儿别无所能,惟愿殿下平安无事,重归昨昔。”

    人家姑娘都这么明显了,你居然还装蒜?

    夏侯淳暗骂自己一声,暗自苦笑,世上唯有美人恩最难消啊。

    他侧目凝视马车,透过帷幕,落在那个沉静端庄的倩影之上,他目光柔和,轻声道:“等我回来。”

    马车外那个侍女瞅了瞅白马上的太子,瘪嘴不已。

    小姐都给你送荷包了,你居然啥都不回,真是个榆木脑袋。

    车内倩影犹豫了一下,掀开帷帘一角,眸光掠来。

    双目对视,时空凝止。

    两人呼吸悄然一窒,复而移开。

    车内呼吸稍稍急促,她强自平静地回道:“你放心,我爹若欲对你不利,月儿,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夏侯淳哑然失笑,笑道:“好。”

    旋即他有些留恋地瞅了眼车帘内的那道挺立身影,轻声道:“走了。”

    车内佳人宛若蚊音地轻嗯一声。

    “驾!!”

    夏侯淳调转马头,豪情万丈地驰骋而去。

    只留下烟尘在空中飘荡。

    还有那道匆匆扯开帷帘的清眸目光。

    似有呢喃声消逝在温煦的春风中:

    “似此春柳喂红豆,为谁风露立尘中?”

    道上洪流呼啸,奔腾而过。

    两道被重重刀枪剑戟隔开的目光渐行渐远,怅然若失。

    马车中,女子轻叹一声,“晴儿,走吧。”

    咔咔声响起之中,似有一道恼怒的埋怨声:“那登徒子,果然是个吝啬鬼!”

    “连互送定情信物都不懂,哼,呆子!”

    女子善变,古人诚不欺我也。

    车外晴儿暗自瘪嘴,嘟囔道:“小姐,那咱们可亏大了,让那登徒,唔,太子殿下占了好大的便宜。”

    车中轻啐一声,“瞎说什么呢呢。”

    “等等!!”一道疾呼自后方传来。

    白马又至,彪悍而雄壮;倜傥俊彦并驾同驱。

    他笑道:“霁月妹妹赠我信物,夏侯别无所赠,唯此一物。”

    车中佳人心中一跳,问道:“何物?”

    夏侯淳笑道:“还请妹妹伸出手来”。

    佳人迟疑了一下后,宛若美玉般柔荑怯生生地伸出。

    丰神俊朗的少年握住纤纤玉手,轻轻一吻。

    佳人惊呼一声,仓惶缩回。

    夏侯淳朗声大笑:“萧霁月,你听着,从今以后,你就是本宫的女人了!”

    “谁也不能阻止你我在一起!”

    “你爹不行,萧妃也不行!”

    “就是玄宗掌教下山,也休想阻止我夏侯淳娶你为妻!!”

    话音落罢,夏侯淳勒马调头,大笑中奔腾而去。

    萧霁月羞恼地道:“呸,登徒子,谁要嫁给你!”

    少女嗔怒轻啐,却娇羞不已,弯弯的月牙,高高挂起。

    浅浅的笑容,淡淡的红晕,相映成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