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靖日月 > 第四章 图谋反戈

第四章 图谋反戈

 热门推荐:
    三日后。

    被圣旨勒令禁足东宫的夏侯淳出现醇露阁。

    批阅奏折。

    旁侧靖帝正在忧心忡忡,徘徊不定,来回走动。嘴里还念叨着,今晚抽谁的牌呢,抽谁的牌呢。

    夏侯淳烦躁不已,啪地一声,朱毫带起赤墨四溅飞起,吓得靖帝当即闭嘴不言。

    是时夏侯淳眉头一挑,嘿然道:“呵,陛下,有人要你下罪己诏呢。”

    靖帝浑不在意,摆手随意道:“那就下吧。”

    “哦,好。”夏侯淳眨巴眨巴眼睛后,作势便欲批复。

    “慢着,你说什么?”靖帝当即醒悟,忽然蹿到御座边,一把夺过那封奏疏。

    仔细一看后,当即狠狠将手中琉璃杯摔得粉碎,勃然大怒地道:“好个柳御史,竟然说朕宠信奸佞、沉湎酒色,这也就罢了,这不是**裸的打我儿的脸么,你是我亲儿子,我不宠信你宠信谁?至于沉湎酒色,这不是侮辱人么,朕是那种人么?

    还有这儿,这儿,居然说老子是纵容后宫乱政的罪魁祸首,你听听,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老子那叫纵容么,那叫怜香惜玉!他到底会不会欣赏女人柔美?

    此人真是太猖狂了,简直是目无法纪,视我儿尊严于无物,这将我皇室尊严置于何地?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啊!”

    说着便卷袖似要大动干戈,颇有誓不罢休地趋势,口中还不断嚷嚷道:“我儿你别拦着,别拦着我,朕要活剐了他!!”

    夏侯淳一脸茫然地看着靖帝骂骂咧咧,待靖帝一脸不悦的看了过来时,他方才后知后觉地醒悟,哎呀一声,装作火急火燎地跑下来。

    他假惺惺地道:“父皇息怒,父皇息怒啊,似这等以宠邀名之辈实在不值得您为此大动肝火啊。区区一介御史,怎能值得英明神武、丰功伟略的父皇大人大动肝火,这不是掉价么?

    何况连他一个小御史都敢如此直言不讳,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咱们靖国政通人和、海晏河清呐,说明父皇您能诚心纳谏、耐心倾听百官劝解与百姓声音啊,这不正是您将靖国治理的井井有条的象征么?”

    靖帝一想,轻唔了一声:“这倒也是。”

    但他毕竟乃是一国之君,遭受如此羞辱,若不找回场子,岂不是会让人耻笑?

    夏侯淳看出对方迟疑,心中一动,不禁感慨万千地道:“以往儿臣只看到父皇端坐于龙椅之上,享受百官朝拜的风光,却不知父皇为了靖国呕心沥血、忍辱负重,耗费了多少心血。

    今日见柳御史这份奏疏方才恍然大悟,原来父皇为了靖国竟然承受了这么多。”

    靖帝面皮儿有点薄,都被夏侯淳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颇为谦虚地道:“唉,哪有我儿说的这么好,这都是为父应该做的,应该的应该的。”

    这一幕,看得帷幕之后的起居舍人眼皮子直跳。

    整个靖国,能让陛下‘降火息怒’的也只有咱们太子殿下了。

    夏侯淳连连点头,满脸钦佩与崇拜,看得靖帝满心得意,待夏侯淳不经意间瞅了瞅手中奏疏后,靖帝便佯装大度的摆手道:

    “罢了罢了,御史嘛,一天天不叫上几声算什么御史。再说我儿说得对,他也算尽忠职守,唔,勉强算是尽职尽责,朕毕竟是一位文治武功都可彪炳千秋的高皇帝,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

    夏侯淳眼中促狭一笑,嘴里却深以为然,各种溢美之词信手拈来,直将靖帝夸得天花乱坠、喜上眉梢。

    什么‘身比天高,胸似海阔’呀,什么‘功过祖龙,德高五帝’啊,还有‘开疆万里拓城数千’‘上慑玄宗下镇兆民’等等,夸得靖帝都不好意思了。

    他连连摆手,佯装谦虚的道:“哪有哪有,你爹哪有你说的这么厉害,都是诸位臣工尽心、将士用命以及百姓纳役换来的,我不过坐享其成,静听凯旋罢了。”

    话虽这么说,靖帝脸上的得意却难以掩饰,颇有些神采飞扬,连走路都有些飘飘然。

    最后他抽了一枚‘德淑宫’的牌子,心满意足地摆驾离去。

    临走之前,他忽然驻足,状若随意的问道:“你说,要是换做是你,会如何处置贵妃?是贬还是废?”

    夏侯淳心中一动,瞅了瞅靖帝,笑着摇头道:“你自己的破事儿,你自己摆平,我哪知道。”

    开什么玩笑,这么明显的坑我能跳么?万一我给你透底儿,你转头就泄露给那蛇蝎美人了,再给吹吹枕边风,我不是又玩完了?

    当然,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害怕对方,才讳莫如深的。

    靖帝笑了笑后,便悠哉悠哉的拐向了德淑宫。

    夏侯淳看着靖帝远去的身影,这个爹,看似昏聩实则精明呐,随即后背摸出一层冷汗,暗道好险,吓死老子了,伴君如伴虎,古人诚不欺我也。

    摇了摇头后便回到御座,再次细览龙案上奏疏后,便陷入沉思。

    柳御史名唤柳喻,景泰元年进士及第,此后三年登吏部博学宏词科失败,四考方中,初授秘书省校书郎。看到这里,夏侯淳眉头一挑,嚯,靖帝对此子倒还挺看重的嘛。

    校书郎非比寻常,在靖国官场,历来有‘非校书不入丞郎,非进士不入阁相’的隐性规矩。

    而且在集显院、弘文馆、崇文馆、著作局以及秘书省等诸多郎官之中,以秘书省最为清贵。

    如此看来,这位柳御史乃是自家爹的‘铁杆’啊。

    随即他心中一动,瞥了眼帷幕之后的起居舍人,顿知先前靖帝所为何意:柳喻上疏,令靖帝震怒,直欲斩喻,幸赖太子以理劝阻,方以豁免。

    嘿,倒是提前给我铺路啊。

    夏侯淳稍作沉吟后,吩咐道:“去将柳喻柳御史的履历拿来。”

    片刻后,便有轻微脚步靠近,奉上一叠泛黄档案,夏侯淳翻开一览,其上不仅将柳喻近十年履历悉数记录在上,还有一道朱红批阅:喻性孤高,善骈文,且妒恶如仇,忠臣也。

    他稍作沉吟,先入秘书省,后外放为地方郡丞,攒足三年资历后方才调回太康,而今在八品监察御史上干了快五年了,他自语道:“看来是怕自家老爹忘了他啊。”

    他抬头瞧了一眼北宫方向,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太子报仇不阁昼夜。

    你将靖帝的宽容大度当作对你的纵容,我可不会心慈手软。

    当即朱笔一挥,直接批下:已阅,爱卿忠心,天昭日鉴,良臣矣。

    他轻咳一声,沉声道:“请张阁老过来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