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靖日月 > 第四十二章 以身作饵

第四十二章 以身作饵

 热门推荐:
    “殿下!”刘文珍惊呼,翁伯英嘴角抽搐。

    陈玄离嗔怒,急声道:“殿下不可孤军深入!”

    千骑营将卒倒是惊诧,侧目不已。

    这位太子殿下倒是有担当,不枉我等为他效力。

    咯咯笑声传来,如同莺歌燕语,飘入众人耳中:“太子哥哥你这是做甚,莫非是要与柔儿钻小树林么?”

    夏侯淳充耳不闻,勒缰提绳,白马哗叫一声,前蹄蓦然抬高,跃过浅滩,刷地冲入乔木灌林。

    枝繁叶茂的针松、国槐以及毛白杨参差不齐,白杨树皮泛白,斑驳鲜丽,将白袍白马掩盖在葱林深处,加之女贞木枝叶茂密,为夏侯淳的逃生造就绝佳途径。

    高大挺拔的毛白杨树梢,一袭华裳降落,饶有兴趣地看着下方一阵风吹林晃,笑意吟吟的倾城容颜之上掠过一丝异色,宛若猫抓老鼠,戏耍玩物。

    袖袍霍然一卷,循声觅迹尾随而至的魔门小妖女浮空掠影,纵横于涛涛林海之上,在林中奔掠的夏侯淳猛然抬首。

    霎那间,连绵不绝的无尽树海如同被人拨开,几有云破月来之势,令他心神大震,毫不迟疑地踩蹬踏马而起,只见其身形一跃,马头作垫,槐木为竿,展翼纵掠间,呼吸功夫便至树海之上。

    两两相对,一人彩衣华裳,似笑非笑;一人白袍散发,如临大敌。

    “太子哥哥,你怎么不逃了?”妖女轻捻鬓发,绕指柔卷,戏谑地道。

    夏侯淳瞥了眼四周,茫茫林海随风倒伏,波澜倒卷之下,似有元气酝酿,宛若汪洋恣意,汹涌澎湃,他暗骂晦气,莫非今儿要葬身这林海深处?

    他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抱拳道:“可是灵宗的方圣女?”

    魔门自称灵宗,与玄宗并驾齐驱,主修‘无情天道’,这位被刘文珍等人唤作的妖女,正是灵宗下任圣女方熙柔,故被唤为‘小圣女’。

    方熙柔姣好面容吹弹可破,令人魂牵梦萦的蹁跹倩影踱空靠近,眸中流光溢彩一闪而逝,上下打量一番夏侯淳后,掩嘴一笑后,幽怨言道:

    “我的太子哥哥终于认出奴家了,我还以为你吃干抹净之后,就不理人了呢。”

    嗯?夏侯淳直接懵了,老子几时把这个妖女收了?还是前身惹下的风流债?

    他摸一把额上莫须有的虚汗,干笑道:“圣女说笑了,本宫何德何能让圣女垂青,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啊。”

    方熙柔楚楚可怜,“太子哥哥,你真的不想要我么?”

    眸子里似秋水流淌,暖阳普照,熙熙春风徐来,让夏侯淳下意识便要解袍脱衣。

    他大笑道:“倘有佳人在怀,谁不会怜香惜玉?”

    然而道完此话夏侯淳便暗自后悔了,妖女竟敢蛊惑本宫心神,理当就地正法!

    哪知方熙柔柳眉一竖,一改温柔妩媚之态,杀气四溢地叱喝道:“你果然是个无耻之徒!”

    她檀口一启,便是杀人诛心:“淫贼!你居然敢勾引我霁月妹妹,今日我便要揭开你的真面目,让你我那霁月妹妹好好看!”

    “哼哼,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夏侯淳猛然醒悟,冷汗沁出,又闻妖女倒打一耙,他当即振振有词地道:

    “妖女,是你勾引本宫在先,休要污蔑于我!”

    他冷笑一声:“何况我与霁月情投意合,哪是你这种魔门妖女所能明白的?”

    方熙柔大怒:“无耻之徒,看我不撕烂你那张巧舌如簧的粪嘴!”

    话音刚落,四周倒伏林海齐齐一震,毫无征兆地疯长掠来,片刻功夫便将夏侯淳周遭围拢,如同虬龙般蜿蜒而至,在呼吸之间构建了一个方形囚笼。

    囚笼之中,俨然正是夏侯淳。

    呼吸间被擒,夏侯淳瞠目结舌,胆寒心惊,这妖女居然这么强悍,他不禁暗自后悔,冲动了呀,刚才真是冲动了啊。

    但随即又暗暗恨道,待本宫登位后,一定要杀尽世间修道人,再不济也要给他们戴上紧箍咒,免得为祸人间。

    方熙柔颜容得意,哼哼两声后,不屑地道:“还太子呢,原来是个怂货。”

    夏侯淳算是明白了,自家这是被她记恨上了,狗屁的受人之托,明显跟蜉蝣不是一个路子,她纯粹是报复,是私怨。

    虽然被困在囚笼,但夏侯淳仍在思索脱身之道,首先可以确定的是,此妖女脑子不正常,看似修的灵宗的‘无情天道’,实则七情未绝,六欲未断,明显嫉妒心尚存。

    如此一来,只能智取,不可蛮干。

    而今被困囹圄,怕是等不了刘文珍、天穹阁以及陈玄离的援手了。

    他当机立断,铁骨铮铮地道:“圣女若是不愿霁月与我喜结连理,不妨以身代友,否则依我皇室规矩,太子妃嫔必是非霁月无疑!”

    方熙柔都快气笑了,旋即恼羞成怒,恨声道:“淫贼,死到临头还敢羞辱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素指一点,囚笼快速收紧,感受到四周挤压之力,夏侯淳脸色一白,莫非小爷这么快就要出师未捷身先死?

    他暗骂一声,口中高喊一声:“妖女,你可要想清楚了,杀了本宫,霁月腹中孩儿将再难见到生身之父!”

    “什么!”方熙柔脸色大变,匆忙一甩,囚笼轰然炸裂。

    夏侯淳身形跌落,没入林海之中。

    然而尚未松口气,一股狂风袭来,在他变色之下,便被巨力裹挟而走。

    “妖女,哪里走!”一道爆喝声响起。

    却是陈玄离、刘文珍与几位天穹阁高手自四周围拢而来。

    方熙柔能被列为灵宗小圣女,天资禀赋自然上佳,道一句百年难遇也不为过,其实力也早已臻至清丹顶峰、半步炼婴之境,绝非普通清丹境所能匹敌。

    方熙柔瞥了一眼,冷笑道:“米粒之华,也敢与皓月争光?”

    大音希声,汪洋碧海轻颤。

    闷哼声相继传来,气息急转直下,俨然遭受重创。

    被风浪裹挟中的夏侯淳暗骂,口中提气振声道:“妖女,休要伤我属僚,有何怨气尽管发泄在本宫身上!”

    凌空飞跃的方熙柔传下冷笑连连,濒临绝境还不忘收买人心,果然跟那些卑流皇子是一丘之貉,她瘪嘴道:

    “你放心,待会儿本小姐定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同鸡崽的夏侯淳俯瞰下方,跃过了一座又一座峻峰险河,脑中飞快转动,绞尽脑汁也要想出脱身之策。

    然而人力有时穷,夏侯淳虽贵为靖国太子,手中底牌除了镇魔狱外,竟再无其他,天穹阁高高在上,阁主丘虔礼能在‘日理万机’中见他一面,已经是看在靖帝未死的份上了,至于其余禁卫军,宣布效忠于他的更是一个都没有。

    真叫一个凄凄惨惨戚戚啊。

    他恨恨地道,待老子渡过此劫,定要笼络一批修道爪牙与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