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靖日月 > 第七十二章 云中沈氏

第七十二章 云中沈氏

 热门推荐:
    亥时,曲终人散。

    宴罢席撤,一阵涟漪之后,洞天走出一道身影。

    轻摆长衫,刘文珍等人迎上来,“殿下可还无恙?”

    轻轻一瞥身后缓缓闭合的府门,夏侯淳若有所思,随口道:“无碍。”

    背对着的方熙柔转身,上下瞥了一眼后,嗤笑道:“一身葡萄酒香,看来果真是吃香喝辣的去了,皇室子弟,端的是自私自利。”

    慕容浅浅一笑,上前挽住夏侯淳胳膊,柔声道:“殿下辛苦了,让妾身来伺候您吧。”

    一冷一热,高下立判,刘文珍心中暗暗打了个分,啧,方嫔妃完败。

    偷偷瞄了一眼方熙柔,貌似铁青的颜容,在浅淡月光下显得幽深乌黑,他下意识咂摸了一下,娘娘啊,您这样的性子,在掖庭很容易失宠,活不过几日的呀。

    唯有夏侯淳毛骨悚然,这是什么情况?

    他下意识看向刘文珍,岂料这货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宫闱秘事,阉寺不得干预’的置身事外作态,气得他只想揍人。

    方熙柔冷哼一声,甩下一句‘贱人就是矫情’后便翻身上马。

    慕容置若罔闻,不仅未曾撒开手,反而紧贴夏侯淳,沉甸甸的胸脯挤压的变型。

    只见她吐气如兰,双眼迷离,温热气息吹拂着夏侯淳脸面,故作娇憨地道:“殿下今晚可愿随妾身回府?”

    夏侯淳倒吸口冷气,在方熙柔杀人目光下,他轻咳一声后,小心挣脱,烫手般抽出手臂,强笑道:“公主殿下有话直说便是,若有效劳,必然酌情相助。”

    瘪嘴翘唇,她嘟囔一声:“殿下先前还说要先纳妾身为嫔妃,再立为正宫呢,莫非您忘了?”

    身后覆面人脸色黑线密布,连连重咳,示意见好就好。

    方才温柔令夏侯粗心扉荡漾,暗自念叨罪过罪过,他还有霁月呢,可不能乱来,给刘文珍重重咳嗽一声,吩咐道:“摆驾,回府!”

    在慕容幽怨目光之下,仓惶而逃,仿佛被杀的丢盔弃甲。

    慕容叉腰大笑,神色猖狂,如同大胜一场,神色得意,颇有把住夏侯淳命门之样。

    给在马背上暗恨不已的方熙柔一个挑衅的眼神后,轻哼着楚歌小曲,悠悠打道回府。

    一阵哒哒声响起,方熙柔拍马跟上夏侯淳,在他头皮发麻之下,变幻了脸色,语气温柔,状若无意地问道:“你果真许诺她,日后娶她为嫔妃?”

    夏侯淳正寻思着该重振雄风呢,挺胸直背,轻描淡写地道:“不过一句戏言罢了,何须在意。”

    方熙柔重哼一声,寒声道:“你要是敢对不起我家霁月,我阉了你!!”

    刘文珍当即变色,他觉得这是在羞辱他....的主子,旋即勃然大怒道:“妖女安敢猖狂?”

    摆了摆手,夏侯淳轻咳一声,“不过是想要借助彼等南楚残留力量,为我大靖效力而已,无须多想。”

    耳畔蟋声嗦嗦,月上梢头,星光璀璨,葱茏指头将溶月肢剪的支离破碎,斑驳月影映照在夏侯淳面孔之上,将其平淡脸色照的深沉而孤寂。

    歪着头瞥了一眼他,方熙柔目光一闪,悠着言道:“可是那方大人说了何等机密之事?”

    稍作犹豫后,他便将洞天内获悉隐秘告知于她,旋即轻叹道:“尔虞我诈非我所长,东燕之辈既有谋逆之心,我等北上之行恐怕生死难料。”

    勒马提缰,轻夹马腹,马蹄蓦然一跃,嘶声大作,方熙柔冷笑一声:“你还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夏侯淳愕然,“此话怎讲?”

    方熙柔勒马转圈,绕着夏侯淳上下打量后,饶有兴趣地道:

    “你还真把自家当做真命天子了?可以珍替主子打抱不平,中气不足地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嘛。”

    渐渐平静下来的夏侯淳脸色阴沉,似有阴晴不定,恨恨地看了一眼方府,恨声道:

    “我并非为那孙小姐诓骗我而恼怒,而是因为其余几位宾友的欺瞒而震怒。”

    啪地一声,他狠狠地在空中抽了一鞭子,吓得刘文珍下意识缩头。

    方熙柔三言两语将先前亭中对话复盘,三人驾马挺立在洛河沿岸,待其冷静下来后,夏侯淳皱眉道:“那这局如何破?”

    凝视着幽幽洛水,一番斟酌后,方熙柔缓缓言道:

    “虽然那位孙小姐所言军机尚待商榷,但我等至少可推出东燕局势必然不顺,至少对于你意欲掌控幽燕三州不利。”

    旁侧刘文珍欲言又止,夏侯淳皱眉道:“有话直说便是,都相处几个月了,还不知道本宫为人。”

    脸上露出受宠若惊,刘文珍斟酌道:“殿下可知那位东燕军那位大都督的家族?”

    夏侯淳颔首道:“沈氏家族的当家人,本宫自然有所耳闻。”

    忽而,他目光一凝,醒悟道:“等等,你说沈氏?”

    刘文珍赔笑道:“不错,正是太宗陛下的后戚,云中沈氏。”

    沈氏,这个仅次于大靖九大家族的庞大贵族,其底蕴几乎与萧氏不相上下,但潜藏昭中道云州云中郡多年,族人也大多深居浅出,少有在外抛头露面。

    如此作风与尊享百年的夏侯皇族、世代卿相的太康萧氏可谓大相径庭,堪称独树一帜。

    而这位沈氏的发家史可追溯到太宗时期,盖因那位母仪天下的大靖皇后正是当时的沈氏嫡长女,而东燕军大都督沈翎正是隶属那位靖后嫡脉。

    按辈分来论,这位大都督与靖帝夏侯鸿同辈,也就是夏侯淳的叔辈存在。

    或许正是因为这层关系在,靖帝才放心将东燕军交付其手。

    方熙柔凝眸深视,饱含深意地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或许此棋该从东燕入手。”

    念头转过之后,他抬眼看向北方,目光悠远,沉吟不语。

    但脑中只有一问,这位沈大都督究竟是帝党还是萧党?

    吐出口浊气后,夏侯淳抬眼北眺,勒缰提绳,调转马头打道回府,“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既然东都之谋已定,那明日便拔营北上,让本宫好好会一会诸位幽燕豪杰!”

    宛若铜玲笑声随波荡漾开来,“那小女子就静侯殿下雄姿英发,虎视北地咯。”

    “呵,女人,本宫今晚就能让你跪下唱征服!”

    “哎呀呀呀,奴家真是好怕怕哟。”

    有人哪壶不提提哪壶,小心翼翼地道:“殿下,那萧姑娘咋办?”

    气氛骤冷,寒冬凛冽。

    呼啸声后,咕咚一声,起夜人惊呼:“有人坠河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