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快穿之师姐重生后 > 第37章 师姐重生后(1)

第37章 师姐重生后(1)

 热门推荐:
    ( )“小眠,过来。”悠长低沉的声音仿佛一道指引,猛然拉回了连眠的思绪。

    连眠抬起眼,看见了立于高台上的她家师尊。

    师尊犹如皓月在世,周身萦绕不去淡淡光芒,只那么站着,也让人觉得他是立于众生之巅。

    连眠难掩激动地低唤了声:“师尊。”

    她这是从那周芷珊的世界里回来啦?

    应该是的,她那时候已经老的不成,也感知到了生命已经走到终点,闭上眼的那一刻,只觉得全身心都轻松了。

    因为过完了周芷珊的一辈子,所以她又回来了。

    师尊轻轻应了声“嗯”,但见连眠没听他话过来,目光往旁微移,语气沉了几分:“师禹尊者造访山门,我等有失远迎。”

    熟悉的讥笑声在连眠耳旁响起,下一秒只听见魔尊说:“本尊便是怕镜渊尊者太过客气,所以才没刻意通知。”

    闻言,连眠转头,只见魔尊的元神就立在她身旁,血红的煞气包围着他,看起来特别的可怖。

    魔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什么时候来的?

    难道她被他扔进小世界前听到的话,不是他的千里传音,是他真的现身了?

    谜团还没答案,再一看,原本周遭的弟子们早不知道在何时已经散开,就她一个像个傻瓜一样还直挺挺地立在原地。

    高台上不只她师尊,师门的师伯师叔、师兄师弟师妹们,还有躲得远远的小弟子们全都瞪眼看着她,不同的人眼中的神采也不同。

    似乎都以为她被魔尊挟持了,才没有任何反应。

    连眠神色一僵,难怪刚才听见师尊喊她过去,但下一秒她却想起被魔尊送进小世界时,天上正是闷雷沉沉,她立马扫眼望天,闷雷已经无声,只不过伴着闷雷而来的黑云尚未散尽。

    她看着正在逐步消退的黑云,计算着她这回进入小世界消耗的时间。

    耗时不多,但也不是一瞬间的事。

    计算完,连眠这才重新开始思量,她现在若无其事地走向师尊,不知道是不是自然。

    “听闻今日贵门派收徒,本尊闲着也是无聊,便来瞧瞧热闹,镜渊尊者应该不介意吧?”师禹一笑,下一句牵到连眠身上,“这位是镜渊尊者的徒弟吗?瞧上去倒是有几分聪明伶俐。”

    连眠:“……”

    “多谢师禹尊者谬赞。”镜渊淡漠道:“不知道师禹尊者可让小徒回我身旁了?”

    师禹用一副很欠揍的口吻,顺势道:“那你唤她过去便是,说的好似本尊贪图你这女徒儿一般,可真是倒本尊的胃口。”

    连眠:“……”

    虽然知道魔尊是在帮她找台阶,为她一个人傻站着没跑做掩饰,但还是好气哦。

    可是实力又不允许,只能保持没有表情了。

    镜渊又看向连眠,唤了一声:“小眠。”

    “师尊。”连眠应了声,立马奔向她的师尊。

    等到安全站到师尊身旁,连眠才偷偷睇了个感激的眼神给魔尊师禹。

    其实她有很多问题想好好问一问魔尊师禹,不过直觉告诉她,眼下估计是不可能了。

    连眠一离开,原本围观场地只剩下魔尊师禹独一个,看起来就像是他被包围了一般。

    “师禹尊者……”

    “啊呀……”魔尊师禹夸张地伸了个懒腰,截断了掌门刚开的话头,“镜渊尊者,你们这收徒比武大会,还继续比吗?”

    先是天空闷雷响动,随即又是魔尊师禹突然现身,这场比武只得紧急停止。

    如今竟被魔尊师禹主动问及,一时间掌门也无法回答。

    那些尚未入门的小弟子们在魔尊师禹面前根本没有自保之力,何况魔尊突然现身,这些小弟子们怕也早就吓破胆,还能比什么。

    一样想法的不只掌门,连眠的师尊,尊者镜渊也这么想。

    镜渊发话:“比试暂停,择日再续。”

    魔尊师禹一脸遗憾:“不比了?那本尊岂不是看不成热闹了?”

    镜渊:“今日天有异象,恐是不适宜再进行比试,师禹尊者见谅了。”

    虽然在场的人绝大多数都认为天有异象的始作俑者是魔尊师禹,不过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借口。

    师禹:“好说好说,那这比试何日再继续?镜渊尊者不如给本尊个口信,本尊再来一观之。放心,本尊就是来看看,绝不同你们抢人。”

    镜渊眉目淡漠,没说答应,也没拒绝。

    师禹笑意乖张:“那便说定了,本尊就不继续叨唠了。”

    话完,他的身影化为一团红光,倏忽像一束流光往天边飞跃而去,速度快的眨眼就没了影。

    眼看魔尊师禹离开,在场的人神情略略放松。

    不过掌门的神情反倒凝重,走到镜渊身旁,道:“这魔尊的修为竟又精进了吗?竟能避过守山结界,丝毫不触动,来去自如!”这再一想,简直惊出一身冷汗,人家幸好只是来看热闹,要是心怀不轨,今日说不得山门便要浸血了。

    镜渊一双好看的眉凝成结,看了眼连眠后说:“我立即去巩固这守山阵。近几日宗门收徒,禁锢比往日要单薄一些,师兄莫要担心。”

    连眠的几位师叔师伯也跟着走出来,说要一同去巩固守山大阵。

    掌门点头说好,转头交代自个儿徒弟安排领今天比试的小弟子们回去,择日再继续比试。

    连眠巴巴地看着师尊,想为之前她一个人傻站着的画面解释一二,胳膊忽然被往后一拉,耳畔响起师兄白冕关切的声音:“小眠,你没事吧?”

    连眠别头看向师兄,眼泪瞬时充斥进眼眶。

    墨色长发严谨地束扎着,一身简单合身的白色锦衣却衬得他一番皓月芝兰,眉眼温柔地凝聚在她面上,眼中俱是关切之态。

    在见到连眠眼中含泪时,白冕诧异过后顿时急了,“那魔尊伤到你了?”向来个性恬淡的师妹,什么时候见她哭过。

    连眠摇头:“没有。”

    真的没有吗?

    连眠努力收住眼里的泪,不让它往外掉,“一开始吓到了,后来觉得丢了师尊和师兄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