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快穿之师姐重生后 > 第39章 师姐重生后(3)

第39章 师姐重生后(3)

 热门推荐:
    因为魔尊师禹突然现身,又是在收徒大会中,整个玄剑门都进入了忙碌状态,不仅守山大阵要巩固,大小各峰也需要重新制定禁锢,以防魔尊师禹的突袭。

    虽然挺没良心的,但连眠倒是挺想感谢魔尊师禹,因为他的缘故,师门众人都忙着,没有人多注到她的行踪,让她得以顺利的抵达了外山。

    外山历来都是新入的弟子们的居所,一直到这些弟子们正式拜师后,才会随他们的师尊们去往各自的峰头。

    或许还算不得真正的弟子吧,所以外山的这些弟子们的心态完全不同于正式弟子们。

    新弟子们大多都待在自己的屋子里,少有在外走动的,连眠见四下无人,取出隐匿身形的法宝,悄默默的去寻方青卓。

    这件隐匿身形的法宝品相一般,金丹以上的修士都能轻松堪破,往常她觉得毫无用处,没想到今天竟有了用武之地。

    连眠将新弟子住的居所全逛了一个遍,仔细比对了每个新弟子的相貌,以免自己记差,可结果居所中愣是没发现方青卓。

    从最后一间居所出来后,连眠站在院落中央,凝眉疑惑。

    放眼四周,外山地形十分简单,除了新弟子们的居所院落外,只剩后山空林。

    难道方青卓去了后山?

    连眠不去多想,想不如直接找,抬步直接往后山空林而去。

    外山的后山空林就是一片老树林,不过外山同其他峰一样设有特定的禁锢,除了人畜无害的小动物外,没有能伤人的东西,所以很安全。

    不过,正因为没有什么稀奇东西,新弟子们也不会闲的没事往后山空林里跑。

    比起往后山跑,还不如站在前山遥望玄剑门的大小各峰来的有看头呢。

    可连眠偏偏就在这片没什么看头的后山空林里,发现了方青卓的身影。

    空林深处,方青卓背对连眠蹲着,埋着头不知道在做什么,等到连眠走近时,她忽然闻到了煮草药的药香。

    煮草药?连眠困惑,上前一看,瞬即一脸惊讶。

    惊讶的不是方青卓在煮草药,而是他煮的是什么草药!

    叶小似指甲盖,根茎如针尖,一茎只生三片叶,叶片上还有点点绿荧,这是飞鸿草!

    飞鸿草是一味修行之人的入门草药,有洗伐经络之效,佐双头菇、玲珑草一起提炼,对修行入门有大效用。

    资质上乘之人自然用不着,但对于资质一般,或者是资质不佳的人来说,集齐这三味草药一起提炼,便可增进修行,助修行者入门,跨入练气阶段,但也仅只有这个功效,再往上阶段就完全没效用了。

    可就是如此,也是难求的灵草了。

    因为双头菇、玲珑草易求,飞鸿草却难得。

    连眠定睛再看,好嘛,双头菇、玲珑草全都有!

    不仅煮草药的小锅里有,方青卓所蹲的前方还有一小片相伴相生的飞鸿草、双头菇和玲珑草。

    连眠先是傻眼,再便是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声粗。

    且不说十分难得的飞鸿草了,玄剑门什么时候产出双头菇和玲珑草这两味药草了?

    这根本就不是玄剑门的山头能植出的草药!

    越想,连眠觉得心梗。

    天道之子就是如此?

    这尼玛分明是开挂的挂逼呀!

    连眠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师尊会收他为徒了。

    若在比试时便跨入练气阶段,岂不是难遇的天才,掌门师伯一定不会错过这样的天才,到时定向她师尊大力推荐。

    而她师尊呢,指不定也会心动。

    想到此,连眠不由得又起了自己和师兄两人的结果。

    这忍得住吗?这怎么忍得住!

    就在连眠震惊的时候,方青卓似乎已经熬完了药草,灭了火堆,将煮出来的灵药倒入准备好的小碗里,呼呼地吹气,一副迫不及待要喝药的架势。

    眼看方青卓已然端起小碗凑到唇边,正欲喝下这灵药,连眠行动比大脑还快,提起一掌飞出。

    同一时间,一道如臂粗的银色雷霆也顷刻落下,只劈连眠脑门。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血红光芒大盛,分秒内包裹住连眠。

    这回,连眠没听到魔尊的声音,但这感觉已经让她有所习惯了。

    -

    明知项目有重大隐患,可自家哥哥仍要跟进,甚至将所有的身家都投入进去,安盈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哥安君昀。

    “哥!你到底被陈欣媛灌了什么**汤啊!这项目根本不可行,魏伯伯都这么说。”

    “小盈,生意上的事你不懂。”安君昀跟安盈相反,淡定非常。

    往常安君昀的淡定一直被外界褒奖为大气,是王者之风。

    但此时看在安盈眼里,却要被他这份淡定给气死。

    “哥,我不是小孩子,我的专业也是金融,我怎么不懂你的生意了!”安盈道:“我一个刚毕业的学生都看出这份项目不行,你为什么非要一意孤行,爸妈留下的家产,你就这么打算全部送入陈欣媛的口袋中吗?她不是个好人啊!”

    “小盈。”安君昀语带警告,“你别总是把陈欣媛往坏处想。”

    安盈气结:“我把她往坏事想?她一直以来都在骗你啊!”

    “她从没骗过我什么。”安君昀眼中多了不满。

    安盈气的半死,有种有理说不清的无力感和暴躁感。

    她试着让自己不要被怒气烧坏脑袋,压下怒气,沉声说:“哥,你听我的劝,不要参与陈欣媛的这个项目好吗?她这个项目明显就是个套,是个让你,让我们血本无归的套!”

    安君昀摇头,决心坚定,丝毫不动摇:“小盈,你太幼稚了。你以为项目的风险评估我没看过?在可控风险方面,我们已经制定了一整套方案,绝对万无一失。何况陈欣媛一直做的很好,她参与过的项目都安全可靠,这是她最重要也最盛大的项目,我希望能与她一起主导,未来也必定是双赢的局面。”

    “我幼稚?到底是我幼稚,还是哥你幼稚?”安盈管控情绪失败,跳起脚道:“我坚决不同意你将爸妈留给我们的家产败在这个女人身上!公司我也有股份的!”

    安君昀看着她,良久后不带情绪的道:“小盈,你忘了,你的那份早就签署过相关协议,让我全权打理了。”

    “哥你……”安盈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的亲哥,头一遭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