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快穿之师姐重生后 > 第61章 亲哥是舔狗22

第61章 亲哥是舔狗22

 热门推荐:
    门刚关上,陈欣媛急不可待地追着顾岱的背影问:“你昨天去了川江市?还去了安君昀的店里?”

    陈欣媛发问的时候,顾岱已经走到座位旁,听完她的问题,顾岱落座的动作顿了一秒,随即才一派安然的落座。

    坐下后,顾岱抬眼看着陈欣媛,语带玩味的反问:“消息这么灵通?”

    其实陈欣媛昨天就知道了,那么多人都去了安君昀的那家早餐店,其中也就属顾岱最不该出现,那些人怎么会放过讨论。

    她昨天一看见消息就试图联系顾岱询问情况,只是昨天顾岱打定主意不接她的电话,陈欣媛始终联系不上,辗转难眠了一个晚上,好不容易熬到天亮,这才赶来公司堵人。

    经过一夜没睡好,陈欣媛已经积累了很多话想说,可就在话到嘴边时,她下意识多看了顾岱一眼,在看见顾岱一脸好整以暇,等着她继续时,陈欣媛猛然止住了即将出口的话。

    他最讨厌有人越界探问他的私事,他该不会以为她这么做了吧?她怎么可能,她懂得分寸!

    一时间办公室里过分沉默。

    顾岱还是那一脸好整以暇的样子,笑眯眯的温声问:“怎么不说了?”

    积累的怨言瞬间全部四散,完全拼不起来了,陈欣媛只能结巴的说:“你怎么不同我说一声你要去川江市。”

    顾岱回:“只是临时起意。”

    “那也可以告诉我一声。”陈欣媛低声说。

    顾岱勾勾嘴角,说:“我代你一并表达了贺意。”虽然那两只祝贺的花篮被人毫不留情的丢弃了。

    想到昨天连眠打对台似的扔掉花篮的画面,顾岱加深了嘴角的弧度。

    陈欣媛没注意到这份变化,关注点放在他话里了。

    代她表达了贺意?怎么表达的?又是表达了什么?

    陈欣媛其中是怪顾岱不带她一起去,就像顾岱总不带自己出自应酬一样,她所求的不过是站在他身旁那个位置。

    可是他总像全然不知情一样,陈欣媛想到此,不由得一阵的心烦意燥。

    顾岱也拉回了思绪,看着站在面前的人,话题转移到了公事上。

    “国那边谈的怎么样了?”

    陈欣媛回答了他,“进展不错,现在就还是在就双方考察的事商谈中。”

    回答过后,陈欣媛又将话题带回他去川江市的事上,“你昨天去川江市没什么事吧,我听闻安君昀对你的态度……”

    顾岱望着她,直白的说:“担心他会对我做出不理智的事?”

    那当然会担心了。

    他知道就好。

    陈欣媛没有说话,但看他的眼神幽怨了点。

    顾岱态度更加温和,安抚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不用担心,我既然敢去,就笃定了能够全身而退。”

    知道他的自信也是事实,但陈欣媛一点没有被安慰到。

    因为他在她的心上,所以她才会挂心。

    但这样的话,陈欣媛说不出口。

    “笃笃”的敲门声传来,几秒后,办公室的门被顾岱的男助理推开。

    男助理手拿一份文件走进来,“顾总,你需要的资料。”

    “给我吧。”顾岱伸手从男助理手上接过文件,迫不及待要查看。

    男助理询问还有没有其他事,在得到他可以出去的指令后,男助理转身离开,重新将办公室留给两人。

    陈欣媛见他全副注意力都放到文件里去了,一面告诉自己不好奇,可好奇心还是控制着她探头扫了眼。

    这一眼扫过去,陈欣媛眼尖的看到了“安盈”的名字。

    安盈?

    陈欣媛一愣,怀疑自己看错,不由得又上前一步,努力的往文件内容看过去。

    没有看错,确实是安盈的名字。

    这是……,安盈的资料?

    他让助理查了安盈的资料?

    为什么?

    陈欣媛一双视线落到垂着眼的顾岱身上,蹙起眉,忍不住胡思乱想。

    顾岱看资料到一半,若有所感,抬眼望向陈欣媛,将她的表情全部收入眼内。

    陈欣媛也注意到了,深吸一口气,直白的问:“你查安盈的资料?怎么突然对她好奇了?”

    “接触了一下,挺有意思。”顾岱也不隐瞒,实话实说。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陈欣媛心里一咯噔,顿时觉得堵住了,呼吸也跟着不顺畅起来。

    “你觉得她有意思?”她控制不住语调,拔高了声反问。

    顾岱瞥了她一眼,没有过多解释。

    陈欣媛心里更难受了。

    她突然想到,之前顾岱就提过安盈,还问她怎么从来没有说过安盈。

    难道说……

    陈欣媛心一沉。

    这边顾岱看完男助理收集来的资料,合上文件后将其放到一旁,又对陈欣媛说,“回去工作吧。国那边,考察可以进行了,你与那位威廉姆斯商洽时间吧。等将时间定下来,由你代表公司走一趟进行考察。”

    由她代表公司?意思是她自己去?他不一起去?

    陈欣媛欲言又止,最终选择接受安排。

    “我知道了。”

    可心里又在叫嚣,工作工作工作,对她就仅仅只有工作了吗?

    之前有多喜欢顾岱重用她,这会儿陈欣媛心里就有多憋闷,甚至觉得顾岱让她代表公司去考察,更像是支开她。

    但她没有表现出来,将他的话全盘接收后,她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一走出顾岱的办公室,陈欣媛脸色沉了下来,惹得外面的秘书好奇的看着她。

    陈欣媛懒理,等回到自己办公室后才任由负面情绪全部爆发,罢工般枯坐了好半天。

    好不容易将情绪调节的差不多了,陈欣媛依旧没有工作的心情,拾起手机,又开始在联系人里寻人。

    顾岱昨天去安君昀的店里,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有什么是没有讨论的,或者是她没有注意到的?

    虽然知道顾岱不喜欢有人对他**太过插手,但陈欣媛顾不得这么多了。

    不彻底弄清楚,她一颗心没法平静,哪怕顾岱真的对安盈有了想法,她也能想办法,但两眼一抹黑可绝对不成。

    有了目的,陈欣媛也有了动力,很快从联系人里寻出了合适的人选打探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