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快穿之师姐重生后 > 第70章 亲哥是舔狗31

第70章 亲哥是舔狗31

 热门推荐:
    ( )一朝变天,又没有主事人站出来代掌大权的情况下,山峰公司猛然间大楼倾倒,步上了当初安家公司的路,甚至相比起来还要落魄许多。

    商圈里对山峰和顾岱的讨论热度持续了两周,随着经侦那边证据确凿,事情尘埃落定后,大家便默契的不再关注。

    在这个圈子里,此类事件和公司破产都不算什么稀奇新闻,总有自诩聪明的人试图挑战法律,凌驾法律,直到被现实教做人。

    对于顾岱,各大佬们点评最多的只有老生常谈的一句,“年轻人啊,路还没走顺,就想着跑了,注定要摔倒。”

    而这一摔倒,往往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只除了少数的人能够寻到机遇卷土重新、东山再起。

    没了顾岱这头拦路猛虎使绊子以后,安君昀东山再起的路一下子顺了,机遇也跟着来了。

    胡总和政府的合作项目顺利在四月前完成,连眠他们拿到了投资回报,随时都面临见底的资金一下子又充盈起来。

    连眠早就有言,国内一切事务由安君昀全权负责,包括现如今的盈利。安君昀开始用这笔资金尝试进行投资,没想到成果颇丰。

    另一方面,连眠继续和威廉姆斯合作,在威廉姆斯的帮助下开始学习着海外投资,成果方面虽然比不上安君昀,但财富也在逐渐累积,威廉姆斯也跟着一起水涨船高,从光杆司令一个,到了手底下有人,慢慢的下属员工越来越多……

    但令威廉姆斯遗憾的是,他至今也没跟连眠这个顶头上司正式见上一面。感恩节也好,圣诞节也好,便是公司举办周年酒会,都不见她来出席过一回,感觉对公司特别的不上心。

    威廉姆斯也不知道该说连眠太懒了,还是该说连眠给他安排的工作量太多了,要不然怎么会没有机会呢?这在出行方便的现代世界,根本就说不过去。

    还是说,她根本就看不上国的这间公司?他可听说了,致力国内事务的公司即将上市了!

    好吧,相比起来,他打理的公司确实还不够格让老板青睐。

    能怎么办?继续努力呗!

    安君昀花了五年时间,将公司重新做大,并准备进行上市。

    这五年的时间,他不仅忙着东山再起,同时还抽空将自己的人生大事也搞定了。

    安太太是胡总朋友的女儿,也是胡总为安君昀牵的线搭的桥。

    一开始安君昀并没有这方面的打算,但架不住安太太是个妙人,一眼相中安君昀后发起了追求攻势,在安太太的轮番妙计之下,两人认识半年后安太太顺利将他拿下,两人交往半年后步入礼堂,一年后安太太为安君昀育了名小千金。

    小千金出生的那天,安君昀突然有了人生赢家的感觉。

    何为人生赢家,那就是有家有业。

    作为合伙人、忘年交好友,以及媒人,胡总由衷为安君昀感到高兴。

    要不是胡总没有女儿,安君昀这样的女婿,他还是很想套牢的。

    如今嘛,只能捡个安君昀闺女的干爷爷当当了。

    至于为什么不派儿子去勾搭连眠,并不是计较年轻人之间的年龄差,大约只是胡总实在不想接纳一个每天都在过退休老年生活的儿媳妇吧。

    随着安君昀结婚,事业也越来越上正规,不是没有人将主意打到连眠身上,想给她张罗人生大事,然而再优秀的青年才俊在连眠,都不如她的每天提在手里的剑来得有感觉。

    毕竟剑修的老婆/老公,是剑啊!

    -

    财经媒体抓住了安君昀东山再起的卖点,削尖了脑袋想要采访他,可惜都被安君昀拒绝了。

    然而他越是拒绝采访,媒体对他的关注更甚,特别是公司即将上市的这段时期,随处可见带有其名字的相关报道,以及他的硬件照。

    作为年轻一代中的成功人士,安君昀颜值过关,婚后气质更优,刊登的硬件照张张犹如电影明星,更是丝毫不逊于真正的明星。

    陈欣媛无意识的在街边的玻璃橱窗前驻足,失神地望着玻璃橱窗上映出来的形象,脑中全是安君昀与顾岱的对比。

    她是前几天重获自由的,重归社会的这几天,迎接她的是铺天盖地的有关安君昀公司即将上市的新闻。

    报道她看了,照片她也看了,看着意气奋发,甚至变得比当年更优秀的安君昀,陈欣媛心里除了有些说不清的感觉外,她分外想念顾岱。

    顾岱的量刑比她重,至今仍在服刑。

    她刚去探了监,可当她看见脑袋像个青皮瓜,面容早不负当初帅气,反而变得戾气纵横的顾岱时,陈欣媛有一瞬间怀疑她对顾岱的想念。

    似乎,所有的想念都在那一瞬间消散了。

    而对面的顾岱呢,对于她的到来也并不欣喜,一张口就是叫她办事,让她去查当初的事情,他的计划到底折在谁手上。

    这让她怎么查?她一个刚回归社会的人,她能有什么办法去查?

    但顾岱根本不考虑这么多,她的为难在他眼里只是不愿意,结果可想而知,两人不欢而散。

    探完监出来,她便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走。

    这几年的牢狱生活不但改变了顾岱,也一同抹去了她的大好岁月,让她从风光正好跌落尘埃,泯然众人。

    没有昂贵的护肤品保养,她的容貌一下子老去许多,看着像个劳碌的中年妇人。

    不仅容貌,还有她一双手,也因为做多了活变得粗糙许多。

    陈欣媛一点都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爸爸!”不远处,响起一道小姑娘奶声奶气的叫唤。

    “嗯,怎么了?”随后是温声温气的回应。

    “爸爸,买礼物给姑姑。”

    父亲的声音中含着笑意:“嗯,我们是去买礼物给姑姑。幼幼想好买什么给姑姑了吗?”

    小姑娘奶声奶气道:“剑剑。”爱好倒是抓得很精准。

    父亲笑着附和。

    陈欣媛不知何时转头看向正进行对话的父女俩,自打那位父亲一开嗓,她就认出来了,那人是安君昀!

    那人竟然是安君昀!

    陈欣媛不敢置信的瞪大眼,他竟然都已经有女儿了!

    安君昀若有所感,也看了过去。

    陈欣媛发现安君昀也在看着自己,瞬间有些无措起来,既希望安君昀认出了自己,又希望他没认出自己。

    如果他认出了自己,他会不会上来与她搭话?毕竟,毕竟……

    还没有毕竟出个所以然来,陈欣媛满脸愕然地看着安君昀抱着女儿转身上了一辆车。

    很快,车辆与她擦身而过。

    陈欣媛目光追着车子的尾巴,心里只余下一个问题,安君昀到底有没有认出自己?

    这是她出狱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安君昀。

    -

    几个月以后,安君昀的公司正式挂牌上市。

    安君昀难得接受了杂志的采访,陈欣媛看了这次采访报道。

    采访的前文详细介绍了安君昀的公司,陈欣媛看完后,再也看不下去下文的采访。

    她满眼只剩下一条内容,当初与山峰签订项目合约的那家国公司,亦是安君昀名下的公司!

    原来,是安君昀害她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