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快穿之师姐重生后 > 第92章 皇女21

第92章 皇女21

 热门推荐:
    噩耗一则则递到女君面前,早朝上,官员们还在不合时宜的谈论着储君之事,女君当场龙颜大怒。

    “边关连丢四城,草原人的铁蹄都要一举踏入关内,直取王城,你们一个个还在为储君之位争论不休!”女君一怒,朝上的百官莫不低垂下眼,大气再不敢吭一声。

    女君继续喷火:“国亡了,还要储君做什么用?是要用来做亡国质子,还是卧薪尝胆,他日复国的希望?”

    百官们的脑袋们埋的更低。

    女君气的站起身,左右踱步,“储君、储君,储君能够将这些草原部族赶出关去,能够将丢失的四城尽数收回吗?”

    同朝议事的三个皇女闻言,俱是心里一惊,各自心思。

    片刻后,郭琳玥悄悄抬头看了眼女君,咬了下唇,刚想要出列,却被身旁的亲信官员及时制止。

    那官员冲郭琳玥摇摇头,希望她不要意气用事。

    边关连丢四城,尹家将领们一个接一个阵亡,就连尹惜芙这种身经百战之辈都阵亡了,郭琳玥若是自请带兵去抗击草原部族,无疑是去送死。

    郭琳玥显然也清醒了,又咬了下唇,缓慢地垂下头,不再冲动。

    大皇女和二皇女更是清醒地过分,眼观鼻鼻观心,仿佛自己隐形透明了一样。

    女君发完了火,见朝堂上鸦雀无声,心里也不期待有人能站出来,干脆由她来点人。

    她先点了两员武将的名字,问两人谁能挂帅出征。

    那两员被点名的武将互望了一眼,支吾着竟是谁都不接话。

    女君一见,气更不打一处来。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合着朕就是养了你们这种废物东西吗?”

    武将心里也苦,连向来骁勇善战的尹家军都一败涂地了,她们上阵岂不也是去送死?

    说不定先不要动,或许这些草原部族并不想踏平王城,只是想用边关四城与女君进行谈判,索要一些金银财帛呢?

    女君又点了几员武将,问了同样的问题。

    这回虽然不是各个都支吾不言,但答案依然没令女君满意,因为她们都在互相推诿,总之都不说自己上阵。

    女君气急反笑,早朝也继续不下去了,径直喊了退朝,重重一拂袖,转身就走。

    见女君离开,有人松口气,有人却仍旧提心吊胆。

    大家都知道,只要草原部族不先向女君提出停战谈判,女君一定会点将,只是最后会点谁就不好说了。

    如今能祈求的只有千万别叫女君点上自己,如果真的躲不掉,能晚一些时候便晚一些时候。

    或者撺掇一下几位殿下,去女君耳畔吹吹风,让女君先提出停战谈判?

    正当有人动起这样的心思时,宫中侍从正向余怒未消的女君禀告,“三殿下求见陛下。”

    女君想也不想,“不见!”

    这种时候谁耐烦见她。

    侍从应了声,不敢多言一句,忙是下去回传消息。

    “殿下请回吧,陛下说不见。”

    连眠早就料到了,对侍从说:“可否劳烦再去通传一声,就说我有要事。”

    侍从一脸为难,“陛下正生气呢,殿下就莫要为难奴婢了。”要是此时站在面前的人郭琳玥,或许侍从还能再试上一试,可面前的人是郭琳琅,侍从觉得自己再蠢也不会蠢到这份上。

    连眠还想再说的时候,一直在女君身旁伺候的内侍走了出来,见到连眠,说了和侍从同样的话。

    不过从语气中听的出来,这位内侍是因为不想她被女君迁怒才让离开。

    连眠整理着关于这位内侍的记忆,发现这位内侍对自己不同于其他内侍对自己,似乎带着一点亲厚。

    按理来说,内侍伺候女君,知道女君最宠爱的是谁,该对郭琳玥最亲厚才是,可他却一直有意无意的帮郭琳琅。

    有点奇怪。

    然而现在不是奇怪这些的时候,连眠冲着内侍颔了颔首,却说:“我今天特地是来与母君说边关的事,还望能代劳通传一声。”

    内侍一愣,“三殿下这是何意?”

    连眠也不隐瞒:“我想挂帅赴边关。”

    内侍彻彻底底的惊了。

    好不容易消化完,当即就劝说连眠不要冲动,更不要胡闹。

    她挂帅?

    她领过兵吗?

    她连军营都不曾去过!

    但连眠却用最平静的表情,摆出了最坚定的姿态。

    内侍还想要再劝,连眠直接堵他嘴道:“如果我在这里大喊大叫,我想母君应该可以听到吧。”

    “……”内侍果真打住,深深地看了连眠两眼后,叹着气往殿里去。

    不多时,内侍又出现在连眠面前,让她进殿内去。

    连眠冲他微微一笑,道了声谢。

    内侍内心纷杂。

    连眠进殿后,所见的女君已经收起了所有情绪,一脸面无表情的坐在王座上,不等她行礼,先一步问:“你说你要挂帅?”

    “是的,母君。”连眠平静的答。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女君又问,语气已经沉重起来,夹着一点溢出的怒气。

    “是的,母君。”

    “你……”女君想象往常那样开骂,但触及连眠一脸平静,瞬间想骂的词都骂不出来了。

    女君不说话了,连眠反而主动开口:“听闻尹家将帅俱折,就连尸骨都不曾好好得到收敛。我想去边关为她们收敛,这也是我应该做的,不是吗?”

    女君:“……”女君想说她荒唐,说她胡闹,可一时间就是说不出来。

    “想必母君也知道,尹将军出征前,曾邀我入府密谈。那天,我与尹将军达成了共识。”

    这样的话摆到女君面前来说,无疑是很不应该的,但连眠却很是无所谓的样子,话语缓缓,“尹将军说,尹家只负责保家卫国,不为哪一任帝王,更不为哪一位皇女。我当时回答了尹将军,我也选国与家,不选任何一个人,任何一张座椅。”

    顿了顿,连眠的话音重了一重,“所以请母君准我挂帅。”

    女君内心激荡,再看面前的女儿时,好像看到的是一个陌生人。

    半晌后,女君半带疲惫的问:“可你不曾挂过帅,你确定你能行吗?”

    连眠说:“不收复失地,不收殓尹家人,我绝不会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