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100章 执念到底有多重(一)

第100章 执念到底有多重(一)

 热门推荐:
    ( )只相隔短短的数月,余立再一次回国了。

    下了飞机一番简单地安顿之后,她直接找到施力美公司来了。

    她对小前台说要找舒颜,被告知说舒颜此时并不在办公室。

    这时覃可刚好经过,就以为她是舒颜的客户,连忙主动过来热情地接待了她,并且还叫来了李安琪。

    其实余立的心里并不屑与除了舒颜之外的任何人多说废话,此时却也还是继续假扮客户想要问出舒颜的名片或是电话。

    关于舒颜的情况,她只是之前有意地从陈奕峰那里旁敲侧击得来的,陈奕峰这人性格外向,话多,从他那里打听消息并不会困难。

    然而李安琪到底也工作了十年,也是有着她自己的直觉,此时她的心里就有了一些想法了。

    这并不是说舒颜的电话需要她来帮着保密还是怎么的,只是在她再次暗暗地打量了余立一番之后,认为自己还是谨慎一些为最好。

    余立看到了李安琪的迟疑,料想到对方不太愿意痛快地给她号码,于是她干脆建议李安琪直接给舒颜拨个电话问一问。

    这个李安琪想着也对,就给舒颜打了电话,说了一下这边的情况。

    舒颜回答说没有关系,毕竟人家要真是有心的,区区一个电话号码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

    余立向李安琪伸出了手来,强烈表示她要亲自来说一说。

    李安琪眉心微微地一皱,不太喜欢这种过于强势的行为,手机给得颇为不情愿。

    只听到余立对那边的舒颜说:“舒颜吗,我是余立。”

    “你好,余女士,请问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舒颜说。

    “事情嘛,也不是很急的,等你有空了再说也可以的,反正吧,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那好,那就再联系吧,余女士。”

    “很好啊。”

    舒颜当时就已经觉得这女人说的这些话有些怪怪地,从工地回到办公室又听李安琪稍微地描述了一下当时的情景,更是觉得有疑惑。

    她并没有一个老客户或者潜在客户,是叫余立这个名字的,而且无论谁介绍过来找的自己,对方没有自己的手机号这就已经有些不太正常了,正如李安琪所说的,说这人颇不像是一个客户。

    *

    到了晚上,一起吃过了饭以后,颜素苹就出门散步去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舒颜问林远辉:“你有认识一个叫余立的人吗?”

    她本来问得只是无心,认为也有可能会是他介绍过来的新客户,却不想,林远辉就直接地告诉她,说这个叫余立就是他之前有简单提到过的那个既是同学和旧同事,又是前任的人。

    林远辉说话之间一直是蹙着眉头的。

    余立又要回国这个事情他是早就从陈奕峰那里听说了,只是之前她明明还要求陈奕峰去给她接机的,结果就改了主意了。

    而最让他警觉的当然还是,与此同时,她竟然直接地就找到舒颜的公司去了。

    他很了解余立,要说她独自过去要见舒颜,是想着要去结交朋友什么的,那他是不会轻易相信的。

    那人实在是太要强了,跟他分手之后立即就出国嫁人,嫁的还非要是一名在米国业界里排得上号的华裔大律师,彼此的年纪相差很大。

    对于此事,他当初就曾经有过猜疑,那当中很大的一个原因也许不过就是她急于想要做给他来看的吧。

    甚至于,说起她对于自己的那一份所谓的感情,它到了如今,只怕早就已经从最初的年少情怀演变成了求而不得的一种执拗了。

    他这么想也许显得是有些冷酷了,但是实话说吧,他对于余立,就总是可以如此地冷静和理智。

    对于他自己,她到底是未曾走得进心里的人,即使彼此贴到了再近,也终究是生不出那一份心意互通的喜悦来,所谓的将就,这也就是他与余立不可能走得长久的最主要原因。

    *

    舒颜的手指抚了抚他的眉心,“那,你觉得自己对于她,有感觉到过亏欠吗?”

    林远辉抓住了她的手指,放到了唇边去吻了吻,默了默,“坦白地跟你说,我并没有。”

    “那一天晚上是事务所的聚餐,她喝醉了,一直抱着我的手臂不放,一直在问我为什么,为什么就是看不到她的好,她差在哪了。”

    “那个时候我当然并不会想要告诉她,为什么?原因何其地简单,不过就是我心里一早就有了一个最想要的人的模样了而已。”

    “我让奕峰去送她回家,她当时醉得很厉害,还在呕吐,可是刚才一直抱着我不肯松手的人,离开的时候却不允许奕峰帮忙,自己扶着墙壁慢慢地挪着走。”

    “她当时脸上的妆全都糊在了一起,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样子,还有一些难看,但是看着她的那个背影,我突然之间就有些心软了起来。”

    “她酒醒了之后,对我热情不改,而我也就不再是那么地抗拒了。”

    “在一起两年,来到了另一个晚上。”

    “这一次她没有哭,只是吐着烟圈冷冷地问我,这么多年了我到底是在等着一个谁,什么样的一个人。”

    “可见她确实很聪明。”

    “我知道的,她当时已经在办理出国的签证,所以也很自然地觉得既然都到了那个时候了,那我就更没有了必要去告诉她原因了。”

    “就在那之前的不久,我在街上见到了心目中的那个女孩,她依然还是自己最想要的那个模样。”

    舒颜轻轻地刮了刮他的脸颊,“你对她,心是硬了一些了,毕竟是你自己先松的口给了机会的。”

    林远辉对此,并不否认不做辩解,“是的。”

    “如果说我确实有过错,那么我想那就一定是这两个时候了。”

    一场将就,它从一开始是错误的,走到了结束的时候也就不能够简单地算做是在纠正了这个错误了。

    毕竟终究是缺少了同时发自于彼此内心的两情相悦,分别归属于各自一方的不甘和悔意其实是一直都存在的,即使不想去面对,甚至于也许连承认都不愿意,它也都还是一定会伴随着的。

    他早就清醒地看清楚了这一点。

    所以他完全地可以确定,自己与余立之间,就是再多加上几年的时光,结局也终会是一样的。

    然而如今面对着舒颜,他却很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自己对于她的认定,从此他就想要护着她,这就是区别。

    而纵使余立心中的不甘再多,他也不会为此而向她做出道歉,他一直反复地拒绝在先,是她非要胶缠着坚持的,他不可能去承担下所有的责任。

    是的,他对于自己没有真正放在心上的人就是会这么地硬心肠,他从不自诩品格高尚,更不想为此做出错误地表达。

    舒颜伸手过去盖住了他的手背,这男人在日常生活当中实在是话不多,刚刚却是向她说出了这么多。

    他的手掌轻轻地一翻,就把她的手握到了自己的掌心里。

    她喜欢,并且早已习惯了他这样的动作,就笑了。

    他受到了鼓励,手上加了点力捏着她的手,她立即反捏了回来,唇角也弯起得更高了。

    他看着,心里满足极了。

    至于说到属于他自己的那份悔意,就在终于牵上了舒颜的手之后,他也感觉出来了。

    他之前总是让自己不要太过地去纠结,时隔多年之后他们的重遇就是如此地恰好的,他变强大了啊,有了能力守住感情护住了她,诸如此类的。

    但是其实,他同时也太想要去知道,如果他一直等待着与她的重遇,得以把一个纯洁简单如最初的自己交给她,那又会是一个怎么样的美妙感受呢。

    他偶尔就是太想去了解这样一种感受了。

    只是,关于这些他不会向任何人去提起,这是一个秘密,有一些幼稚却也十分地诚挚,他就想要留给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