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102章 执念到底有多重(三)

第102章 执念到底有多重(三)

 热门推荐:
    ( )十二月底的南城,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强冷空气的到来,来势真地是很强劲,直线下降了将近二十度,人们立即全线换装,包裹起了自己。

    虽然说这里的冬天前后其实也没有几个月,但舒颜终归算是一个在冬季里出生的孩子,她并不怕天气冷,只是一到冬天手脚就时常是冰冷的,也是颇有不舒适的地方。

    把她送到了公司的楼下,林远辉还是非要再帮她捂了一捂双手。

    “要是能够把你变成小一个小就好了,装在口袋里,去哪里都可以。”,他又说到。

    “知道了,知道了,你都说过好多次了。”,她笑了起来,这个人总是一心想要把她变到小人国里面去。

    “好了,你再不放手,我就要迟到了哦。”

    “嗯,好吧,快上去吧。”,他笑着轻轻地松开了手。

    这本是又一个心情愉快的早上。

    *

    确实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余立想要一个号码不会是太困难的。

    “舒颜,是我,余立。”

    “嗯,有什么话你说吧。”

    “今天,你来定个地方,我们见面再谈。”

    舒颜笑了笑,“可是,我并不是非见你不可的。”

    “为了林远辉,我相信你会来的。”

    “你就这么地自信?”

    “嗯,我还真是一直就这么地自信了,你会知道的。”

    “那好,就凭你的这一句话,我是真要去见一见你。”

    “呵,你有点意思。”

    “彼此彼此。”

    说真地,舒颜从来无意于跟人去多做纠缠,这个叫余立的女人,就是凭着听过了她这两通的电话,就已经是让她不容易喜欢得上了。

    自信是没有错,只不过既是尚未谋面的两个人,那彼此之间实在不必如此地冷硬又自大。

    *

    接着,两个人的正面交锋在一家咖啡店里展开了。

    舒颜把报告书放回到了桌面上,“这个检验报告上面说,你怀孕了三个月,然后呢?”

    “你要告诉我的就是这个?”

    “这么说,你似乎是觉得说这些还不足够吗?”,余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如果我说,让我怀孕的男人,兴许他与你很有关联呢,比如说林远辉?”

    舒颜又拿起了那张报告看了看,依然还是很淡定,“按理说,省医院作为我们最好的医院,这么一个小检验出错的可能性是不大的。”

    “但是,我就还是想问一问你,对于这个检查结果你自己是认可了的吗,很确认了?”

    余立轻蔑地笑了笑,“怎么了,不是白纸黑字写得很明白的嘛,你这是怀疑我让省医院给我做了假的报告吗?你也真是够自以为是的。”

    舒颜也同样轻蔑地看了回去,“到底是谁自大,很快就会明白的,你不用着急。”

    她之前真是一星半点地,从没有打算要跟这个人有什么交集的,这是属于林远辉的事情,就交给他就好了,她相信他能处理好的。

    只是这个女人还是偏要跑到跟前来想要找她的麻烦,以为她是一个软柿子,那她当然只能是自己来回击过去了。

    她把检验报告往余立那边推了回去,“我只是问你,你确定自己确实是怀孕了,并且有三个月这个事实了吗?你先直接回答就好了。”

    余立讨厌极了她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一把抓起了那张报告书,对着她抖了一抖,“我确认的啊,你还有什么问题?”

    舒颜又问:“嗯,那你也同样确定了,这孩子就是林远辉的?”

    余立说:“就是他的。”

    舒颜又一次问到:“我看你的意思,似乎是想要说这孩子是你上次回国时候怀上的了?”

    余立更为轻蔑地笑了,心道你这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懂不懂得啊,以为上过了律师的床了自己也就够格去当律师了吗,真是笑话!

    “我看你的脑子转得是不慢啊,怪不得了啊,就这么点时间就能够哄住他了。”

    舒颜却仍是笑得轻浅,“下面的话可能会有所冒犯了,但是我还是不得不说。”

    “如果你爱上一个人还整天需要去费心哄好了他的话,那么只能说明他不爱你,或者说是并不那么地爱你。”

    她其实在根本上是一个急脾气,但是此时能够做到了不急不燥,她才不会被这女人一点就着,去争吵,甚至去撕扯,那样做只能说明她对于林远辉的爱是不够坚定的。

    她所有的自信,就是基于对于林远辉爱着自己这个事实的认定。

    如果说彼此换位过来,她才是即将要成为了前任的那个人,林远辉不再爱她的了,要跟着别的女人离开了,那她也同样是会努力地让自己显得体面的。

    因为她是先作为了一个内心自由独立的人,然后才是去爱人和接受爱的,不管这一场爱情它将要经历多长的时间,程度的浓烈如何,她的内心都要是始终独立的。

    余立没想到是被这样将了一军,只觉得她此时的笑容实在是可恨之极,她生气地把那张报告拍到了桌面上,“我说这孩子就是他的,你怎么办吧?!”

    舒颜看着有些近乎恼羞成怒的女人,觉得有些好笑,同时却也是很有些无趣感,是不是一个女人一旦对一个男人偏执起来就极容易地丧失掉一部分的智力了呢。

    她说:“这孩子是谁的,我都并不能怎么样。”

    余立蹙了蹙眉头,直觉她这话里其实另有含意。

    果然,又听到她继续说到:“但是我可以肯定,这孩子不是林远辉的,虽然你也许很希望自己说的就是真的。”

    言毕,轮到余立笑了起来,“行啊,那你就安心地做你的鸵鸟吧!”

    舒颜却又说到:“八月初,我在机场见过你和你的女儿,你是那个时候离开的南城,林远辉和陈奕峰当时也在,他们去送的你。”

    “你一定是没有想到,事情它就是有这么地凑巧,对吧?”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余立慢慢地把那张报告揉捏成了一团,把它放在碟子上面,然后拿出打火机把它点燃。

    服务员见状连忙跑了过来,看到余立一直低垂着眼眸,张了张嘴巴话也没有说出来,却又看向了舒颜。

    只是舒颜也是静静地看着那燃烧的纸团,毫无表示,自己任性惹来的任何结果当然就得由自己背着了,反正大家又没有多熟不是。

    一张纸到底没能燃烧多久,服务员什么话都没说出口它就成了一堆灰烬了,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向余立指出了她刚才行为的不妥当,恳请她不要有再次了。

    余立翻起眼皮,冷冷地打量了对方一眼,不打算搭理。

    然而,当她看着舒颜这副始终无动于衷的样子,冷笑一声,还是开了口,“你们俩,别说,还真是甚为相像,心肠要是冷起来就不会顾及一点人情。”,这话说得漂亮,仿佛换成是她自己,她就会有多讲人情味似地

    只不过关于她所说的这一点,还真是舒颜在以往并没有注意过的,于是她暗暗地琢磨了一下,并没有搭话。

    余立向来言辞犀利能言善辩,此时此刻因为低估了舒颜,又是被她的不按套路出牌严重地干扰到了,之后就沉默了下来。

    舒颜只得拿出了手机来看,看到了林远辉的信息,给他回了一个过去。

    然后又等了等,既然余立不想说话,她自然也不想多呆,她把服务员叫来,说要埋单。

    但是,她只是要付自己的那部分账,这一杯的咖啡她其实一口也没有喝过,她平时也并不喜欢喝咖啡。

    “姓舒的,你今天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余立满满地嘲讽。

    舒颜也是立即针锋相对,“我这样才没有辜负了你刚才的那番冷心肠的评语啊,同时我也是不想跟你再有多一点的牵连,姓余的。”

    她说着站起身来,“陈年往事了,如今就各自过好各自的不好吗,还非要弄得自己如此地不体面?”,说完转身离开。

    这样的事情她当然是很有想法的,心情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是她实在不想被余立牵着走,所以到了下班见面的时候,她才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了林远辉,说自己跟余立见过了面了。

    她并没有去提那张怀孕检验报告的部分,觉得余立不惜用到了这样的手段到底是有些让她说不出口来。

    而余立最后直接地烧掉那张纸就恰恰充分地说明了一切,就算这孩子确实是有的,那也不会是林远辉的孩子。

    虽说余立的出现完全都是因为自己而起,但当林远辉听到了舒颜面对面地向自己表明这事情无大碍,那他就先当是没事了,尽管他也是很清楚的,她从来就不是遇到了事情就会想要去找人帮着出头,总是太容易感到委屈而无法自理的那种女人。

    而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已经是可以完全地确认了,余立此次回国的目的就是缺乏善意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