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103章 执念到底有多重(四)

第103章 执念到底有多重(四)

 热门推荐:
    第二天,余立再一次来到施力美,再一次地点名要找舒颜。

    这里毕竟是公司,舒颜还是有着顾忌的,她就让李安琪陪着自己一起走了出来。

    余立说自己有房子要装修,于是李安琪很自然地就以设计部门负责人的身份来跟她谈。

    余立却越过了李安琪指着舒颜,说自己只想让舒颜来接下她的这笔生意。

    李安琪好声好气地向她解释,说舒颜手头上有其它的项目要忙,目前并不太适合,公司完全可以另外安排其它优秀的设计师。

    余立就坚持说不要,并且嗓门是越来越大,故意地闹出动静来。

    她成功了,公司里开始有同事走了过来,想看究竟。

    舒颜最是厌烦去应付这样的人和事,耐心将近要用完之前,她冷冷地看了余立一眼,起身就要离开。

    余立可真是又一次轻而易举地,被她这样的无视了自己深深地给刺激到了,她也跟着站了起来,指着舒颜的后背就喝到:“舒颜,你给我站住听着!”

    舒颜缓缓地转身回头,却看到余立正在向自己倾身扑了过来,一双眼睛里似乎有着古怪的意味。

    舒颜的脑海中即时就闪过了一丝猜测,视线迅速往下瞥到了余立的小腹之上,说时迟那时快,她立即就拼了力气地去抱住了对方。

    “安琪姐,快来帮忙,别让她摔了。”,她半憋着气喊到。

    李安琪本来对眼前的状况一时都没能反应得过来的,“哦。”,听闻了此话才立即上前,一起搀住了余立。

    余立就这样一左又一右,被她们半架在了中间,挣扎一会过后就显出了无奈,“你们快放开!”

    此时围观的人是越来越多,李安琪就用眼神去询问舒颜,是不是要松开手了,舒颜却对她摇了摇头。

    然后她定了定心神,吸了一口气,对在场的人说到:“对不起了,各位,让你们看笑话了。”

    “这位余女士跟我之前曾经有过一点争执,她怀着身孕,所以说于公于私,我都不能够让她在这里摔倒受伤了。”,她的话其实说得相当简单,但是意思还是说明白了。

    这时,只听一个市场部的小同事脱口而出:“哦,我知道了,她不会是想要像里面写的,是要过来栽赃人的吧。”

    余立恶狠狠地循声瞪了一眼过去,不料那小同事竟也不怯她,还又说到:“你瞪我?那就更说明你是被我说中了。”

    余立咬着牙根,气急败坏地扭头对着舒颜大声吼到:“你们还不快点放开我!”

    这时,一旁的覃可也说话了,“小颜姐,安琪姐,你们放开她吧,我刚才全都录下来了,还有这么多现场证人,不用担心她要搞事情。”

    舒颜和李安琪慢慢地松开了手。

    只见余立撇着嘴,立即先是极为嫌弃地用力拍打着刚刚被她们俩拉扯过的袖子,接着是从衣领往下一路正了正身上的外套,最后又拨了拨头发,挽起自己的手袋,目不斜视地越过围观的人往外走去。

    只是她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转身又折了回来。

    她抬脚对着舒颜刚才坐过的那张休闲椅就是用力地一踹,椅子倒在地上晃了晃,她待到椅子不再晃动了,才转身又往门外走去。

    舒颜弯腰扶起了椅子,对覃可说到:“小覃,你过来检查一下,这要是坏了我就赔给公司赔。”

    覃可没有动作,只说:“小颜姐,不用检查,哪有一倒就坏掉的。”

    “这人真是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临走还要搞了一套阿的把戏。”

    舒颜在那张椅子上坐了坐,确定没有损坏,就把它摆了回去。

    这样的一阵大闹,影响到的不仅是施力美公司自己内部,就是连隔壁的公司也有不少的职员跑过来看了热闹,看热闹的人直到余立走进了电梯,才开始纷纷地散开。

    她问覃可:“刚刚的场面很难看吧?”,她感觉到自己这么多年来在职场上的清白淡静,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被余立一手给破坏掉了。

    她也因此对于这个女人真正地有了一份厌恶。

    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聪明女人,仅仅是因为爱而不得就可以迅速地变身成为了一个市井里的寻常小妇人,这事情也真是让人感慨良多。

    覃可摇头,“要说难看也是那女人自己难看啊,不过小颜姐,你刚刚反应真是好快。”

    舒颜轻轻地拍了拍覃可的肩膀,“其实,我倒宁愿自己永远都不必去学会这样的斗智斗勇。”

    *

    此时,在施承的办公室里,舒颜与施承夫妇,韦晓梅,还有李安琪和覃可,坐到了一起。

    她自己先把情况说了一个大概,对大家再次地表示了抱歉。

    然后李安琪和覃可也各自做了补充,并没有添油加醋,她们肯定是要站在舒颜这一边的,只是另外的三个人就是各有心思了。

    施承显然对于这样的事情竟然也会发生在了舒颜的身上,倍感意外,一时之间也说不上来什么太多,只是说相信那并非是舒颜的本意,不过闹到公司里来了也确实谁都不会好看,希望舒颜能够尽快地处理好这件个人的事情。

    韦晓梅关注的重点是,舒颜的男朋友,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回那个开着豪车送她的人,一定要找机会好好地问一问,要是有些什么可以利用起来的资源就不要放着不用了。

    而黄方芳呢,这一段时间对于舒颜的为人有了不少地了解,而且施承的身体成了如今这副模样,她此时思忖着的是自己对于舒颜的防备是不是要没有太多必要了呢。

    *

    而林远辉在知悉此事之后是异常地生气,他立即拉上陈奕峰去找到了余立。

    一见面,他就用冰冷的语气问余立:“你看,在我们谈话之前,我是不是有必要先把120叫过来在一旁等着呢?”

    他的这话,让陈奕峰和余立两人都同时怔了怔,要知道,他是一个很注重措辞的人,就算是在法庭上跟人唇枪舌剑的时候,他也极少会去说很尖刻的话。

    余立似笑非笑地,“你们是过来找我兴师问罪的喽?呵,告起状来倒是一点也不慢啊。”

    林远辉反问:“那听你这意思,是你还先有理了?”

    余立抬眼,触及到他冰冷的目光,立即就把视线移开了。

    “我听说你在到处传播,说你怀的孩子跟我有着关系?”

    “先不去管你之前对别人曾经怎么地说过了,现在我就想听你亲口再说一遍。”

    答案根本就是显而易见的嘛,此时当着他的面,余立能要去怎么说呢,她只得选择了不发一言。

    顿了顿,林远辉又说:“清者自清这话说得是没有错,只是境界太高了。”

    “余立,如若你非要不回头,我们就只能法庭上见了,我完全没有理由伸手去接着别人泼来的脏水,然后等着天下雨来帮我洗干净。”

    余立的眼睛一直只盯着地面,闻言眼皮动了一动,唇角也是微微地一抿,但仍是不说半个字,无法辩驳。

    林远辉看着她一直都是这一副样子,话说完了以后也不着急,他往椅背上靠了靠,翘起了长腿,就等着对方给出了有效的反应之后自己再去做应对。

    三个人就这样僵持了下来,终究还是陈奕峰先打破了沉默,“余立,你自己开口说一说啊!”

    面对着他,余立到底还是有着自信的,她抬起了眼,“那陈奕峰你想要听我说些什么?”

    陈奕峰脾气不错,试图好言相劝,“你说你啊,这真是何必呢,家里面还有老公和女儿等着你的呢。”

    余立闻言极轻地冷哼了一声,“我要你管!”,然后重新又垂下了眼皮,回复到之前的那个样子。

    三个人之间也恢复到了沉默,陈奕峰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地转了又转,感觉似乎比帮别人打官司还要难一些。

    良久,只听到余立开口了,“陈奕峰,你先出去,我没什么要跟你谈的。”,语气竟显得颇有些不耐了起来。

    林远辉却伸手拉住了陈奕峰,“没这个必要,我和阿峰之间从来没有什么是听不得的。”

    “我没关系。”,陈奕峰反过来拍了拍他的手臂。

    然后他转头看着余立,语气有些失望却也诚恳,“余立,你早上跑到舒颜公司去闹的那一出,我不得不说,实在是太难看了。”

    “我真是想不到,你竟然也会演出那样的戏来了。”

    “你魔怔了,余立,还是快点回家去吧,往后呢,我们之间就少点联系了吧。”

    他说完就站起了身,又拍了拍林远辉的肩膀,“我在外面等着。”

    余立撇了撇嘴角,她当然明白陈奕峰说的这个“少点联系”,其实就等同于让她以后不要再联系他们俩了。

    心口此时又泛起了一阵反应,她连忙掩起了嘴,眉头微拧着独自地消化。

    她何尝不知道自己之前所做过的那些最是失分数呢,她就是看不得林远辉那么轻易地就爱上了别的女人啊。

    要来责问她又是有什么资格要来管这个事情?

    她要是能够控制得住她自己不去管就都好办了呀,可她就是不能够啊,让她要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