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104章 执念到底有多重(五)

第104章 执念到底有多重(五)

 热门推荐:
    陈奕峰离开之后,余立却又是再一次地沉默了下来,她单独面对着林远辉的时候总是不太容易自信得起来,这一直是一个事实。

    而林远辉看着似乎也并不是太着急,他摸了摸腕上的表带,距离过去接舒颜下班,时间还很充足。

    他的手指压在了平整的袖口之上,轻微地摩挲了几下。

    这是她给他买的衬衫,精梳棉的手感极其地舒服,深紫色在接受到不同强度的光线会有很轻微地变色。

    她告诉他,说当天买的礼物里价格最贵的就是他的这一件衣服,让她当时为此遭到了赵玫的抗议,笑话她重色轻友,还判断说她之所以出手那般地舍得全都是因为她收到了他送的手表在先。

    然后她就很坦诚地又对他说,其实自己还真是让赵玫说中了的,毕竟感情的付出从来都是彼此相互的才有了意义。

    他们的这一段感情,从一开始就是清清白白,又简简单单的,他爱她的给予和付出,也爱她的接受和依赖。

    他不敢轻易地说出自己已经视她为生命了,那样实在显得过于做作了,他更愿意去用行动来表示,并且努力地去做得到更好。

    虽说他自己对于她的感情,是根本无需任何人来提醒的,然而竟就是这么地凑巧,他今天就穿着她送的这件衣服坐在了余立的对面。

    他深爱着舒颜,总想要把最好的给到她,与此同时他尤其不想的就是因为了自己的缘故而要让她去承受任何形式下的压力。

    而对面的余立,却从国外急赶着回来看着是想要从中捣乱,他不可能没有态度。

    “阿辉。”,余立这时抬起了头,“我,我原来只是想……”

    她的话还是停顿了下来,她盯着林远辉此时手上的小动作,显然他对着衬衫走了神。

    林远辉的拇指又在袖口上轻轻地划了一划,两手交叠着放在了腿上,抬起了眼缓缓地问到:“你想说什么?”

    余立看得到他眼里的柔情已迅速地收敛了起来,心里一阵微微地刺痛,她扯了扯嘴角,声音有些干涩,“我一开始,只是想去试探试探她而已。”

    林远辉微微地一笑,含带着些许的不屑,“那,这样的解释你自己相信吗?”

    余立又看了看他的手指,然后反问到:“这件衣服,是有着一个什么秘密吗?”

    林远辉语气平淡地问到:“有又如何,没有又是如何?”

    余立咬了咬嘴唇,又问:“你是不是在上大学时就已经喜欢上她了?”,余立又问。

    林远辉闻言不禁再是一笑,就说嘛,这从来就不是一个愚笨的女人,只不过这样的人一旦犯了蠢也最有可能连一般的女人都及不上。

    “所以说,余立,我们之间,谁也别想着太轻易地就能先糊弄了谁,今天我确实是要把话说得更清楚明白一些了。”

    “你不愿意正面回答,那我就当你回答说是了。”

    “那么你会跟她……结婚吗?”,余立此时却是执着了起来。

    林远辉回答得没有犹豫,“当然会的,如果我做得足够地好,她愿意的话。”

    余立闻言笑了起来,笑到咳嗽起来,笑得有些难看。

    “以前你从不把我介绍给家里人,我就是想要见一见你姐,都是靠自己设计了才在超市里打上了一个照面,更别说去见你父母了。”

    “而你现在竟然就几个月的时间,又是带着她回学校去显摆,又是已经在想着要结婚了!”

    “林远辉,你怎么就是可以对我这么狠心了呢?”,余立说完又垂下了双眼,心里到底太难受。

    过了好一会,林远辉才说到:“余立,在一开始,我就对你说过了,我的心里始终是有着勉强的,你对我说那个没有关系,是不是?”

    余立抬起头,听着他的声音是略软了一些,只是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依然没有太多的温度,她咬了咬嘴唇,“是。”,声音很小。

    林远辉接着又问到:“那么,难道是到了分手的时候,我们彼此之间的话没有说得清楚明白,分手分得不够彻底了吗?”

    余立双眼噙着了泪水,“没有。”

    “那么余立,你的意思不会是说你跑出国外去结的这个婚,它只是一个小游戏,你自己从来就不曾当一回事过的?”

    “当然不是这样的!”,余立立即大声地回答。

    这个事情她是对谁都不能够去承认了半分的,自己的丈夫可并不是一个普通人,搞不好到头来自己将落得一无所有。

    “很好,那么你现在就告诉我,你到底是想要我怎么样?”

    余立这次没有给出回答,是啊,一看到同学黄雪发在同学群的信息,她就开始坐立难安了,只一心想要赶回来,可是赶回来了又能怎么样呢。

    什么都改变了,不变的只是他依然地不爱自己,以前不爱,如今隔着了一个太平洋就更不可能还能有爱了。

    林远辉再缓和了一些语气,“早点回米国,回到你自己现在的生活去吧,余立。”

    余立听着却又笑了,一边流着泪一边笑,“是啊,说道理我什么时候说得过你了,从来就没有啊。”

    一阵沉默之后,她突然单手握起了拳,涨红了脸地大声喊到:“林远辉,你就真地是,这么在意她吗,她除了那张皮长得还不错,还有什么我是比不过她的了?!”

    “我想要怎么样?我告诉你,我其实就想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把你跟她拆散了就万事了!”

    她的这些话瞬间地就激怒了林远辉。

    虽然这并不是自己心仪的女人,对于曾经一起走过的那一段自己也一直是心硬嘴也硬,然而非要去细究起来,其实他内心里的歉疚多少还是会有的,最起码就在过来之前他真地是无意于要把场面搞得太过难看了。

    只是,当此时余立承认了那份想要试图把自己与舒颜之间的感情搞坏的心思,那么他曾经有过的那一点歉疚就灰飞烟灭了。

    他最厌烦的就是这种没完没了的纠缠,甚至还想要恶意相向了。

    他想着,一只手也握起了拳头,“那张皮”这几个字眼尤其让他感觉到厌恶,真是厌恶之极。

    他站起了身,居高临下地瞥着余立因为愤怒和嘶喊而扭曲了的脸,“你之所以还是要这么问,正是因为你其实一直都只是自以为自己什么都已经知道罢了!”

    “那你又以为你自己的这一张皮长得是如何了?”

    “我最后再说一次,别再靠近她,别再试图伤害她,否则……”

    余立还是要强作镇静,恨恨地回问:“否则,你要怎么样?”

    林远辉冷笑一声,双手插进了裤袋里,“否则,我出手只会比你更狠,并且我保证,最后后悔的那个人一定会是你自己!”

    余立仰头看着此时他的脸上这个完全陌生的表情。

    这是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一个表情,透着一股狠厉,还有阴郁,如果年少时候的自己当年看到的是这样的他,那她大概就不会再喜欢,不会再爱得上那一个少年了。

    如今她通过了试图去攻击另一个女人,竟然成功地让自己最在意的男人,表露出了这样的一面来,她此时的心里极度地茫然,和惶恐,或者还有其它更多的一些什么,她说不上来。

    然而她可以确定的是,她想得通或想不通都不再重要了,她在他的心中已经是彻底地毁了一个干净,连那一点同窗之谊也抹清为零。

    只是,体面不体面地又会如何,她就是做不到落落大方地祝福他和另一个女人。

    *

    陈奕峰看到走出来的林远辉脸色不太好,上前一步问到:“没什么事吧?”

    林远辉站定,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没事,就看她想不想得明白,会怎么做了。”

    “嗯”陈奕峰点了点头,“你说,这平时多聪明的一个女人,遇到你就一下子全变了呢。”

    “那是怪我喽?”,林远辉冷冷地反问到。

    陈奕峰说:“那也确实是跟你脱不得干系的啊!不过,就你这副脸色,还要去接人家舒颜,还要上她家吃饭去呢?”

    “当然是要去的。”,林远辉说着,眼睛转向了远方不知名的某处。

    陈奕峰顺着他的目光也看过去,却找不到他的焦点,“想什么了?”

    林远辉收回了视线,“带有烟吗?”

    陈奕峰拍了拍自己的裤袋,“当然,是没有啦,明知故问!”

    林远辉又缓缓地说到:“奕峰,实话跟你说,我怕死了她突然说不要我了。”,他说着竟自己先是笑了起来。

    陈奕峰瞪着眼睛看他,“得,正所谓一物降一物,里面那位拿你没有办法,人家舒颜手指头轻轻地一动,你就乖得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