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109章 又是家长里短的

第109章 又是家长里短的

 热门推荐:
    ( )假日的超市人总是很多,结账时又要排起了长队。

    他们俩排在无购物通道旁边的收银台之前,一旁有几个小孩正在追逐打闹,有些吵杂,他们牵着手站在一起。

    “颜颜,颜颜!”

    林远辉率先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个中年男人正疾步地向他们走了过来。

    舒颜的态度有些淡淡的,“舅舅,好巧啊。”

    “是啊,好巧。”

    林远辉看着舒舅舅,从模样上跟颜素苹长得还是很相像的。

    舒舅舅脸上堆着笑,开始打量起了他来,从上到下,还盯着他的腕表看了看,目光里可谓是满满的忖度。

    “舅舅,这是林远辉,我男朋友。”

    “阿辉,这一位是我的舅舅。”,舒颜为他们两人做了介绍。

    林远辉先伸出了手,“舅舅,您好。”

    “你好啊,小林,你的个子真高啊,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啊?”,舒舅舅问。

    “舅舅,我是律师。”,林远辉说着暗暗地瞥了一眼自己被对方握着不放开的手。

    “哟,原来是做律师的啊,这个工作好,很好的啊,根本就是稳赚不赔的,对吧。”,舒舅舅说着,松开了手。

    林远辉淡然地一笑,“还可以的,养得活自己。”

    “你这话就太谦虚了啊,小林。”,舒舅舅笑着对他说。

    搭上话之后,舒舅舅很自然地就挤进了结账的队伍里,跟着他们俩一起往收银台的前方挪动。

    “颜颜啊,你有时间就带小林到舅舅家去玩啊。”

    “哦,等有时间吧。”

    “嗯,好。又快过年了,我每一年年前都给你妈妈打电话,让你们到我们那边去一起吃年夜饭,你们都没有来,你们就得两个人,人少了吃饭就不会热闹了的。”

    “今年,你们就到舅舅家里去吧。”,舒舅舅一边说着,一边瞥向林远辉。

    他的话明显就是想要说给林远辉听的,用以显示他与舒颜母女俩关系并不疏远,但是他并不知道,其实林远辉早就从舒颜那里听说过了他的一些事情。

    舒颜脸色微冷,“还是不麻烦了,我跟妈妈就算是两个人,逢年过节都过得很丰盛的,而且在自己家里吃饭最自在了,挺好。”

    舒舅舅到底了解她的脾气,看到她显露出不悦了,索性就转向了林远辉,“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们,小林,你平时是经常过来这里购物吗?”,他很清楚舒家距离这里不近,专程跑过来采购的可能性并不大。

    林远辉说:“我是经常过来,往得比较近。”

    “哦?你家也是住在这附近吗,具体是哪个位置啊?”

    林远辉抬手比划了一下,“前面的蓝湖景苑。”

    “哟,原来是那里啊,那这么说我们两家住得就真地是很近的了。”

    “我们家就住在旁边的大院里,是颜颜她表妹单位的房子。”

    “要说人家正规的大单位就是好啊,就是刚进去的年轻人福利也能很好的。”,舒舅舅没忘记抓住了时机去晒自己的女儿。

    舒颜一直都不怎么搭话过去,轮到他们结账了,她才说:“舅舅,你的东西都放上来吧,我们来一起结账。”

    “哟,你们看,我光顾着说话了,都差点要忘了自己手里还提着东西的呢。”,舒舅舅说着,把手里的洗衣液放到了所有物品的最前面,又立即掏出了会员卡递给了收银员,“我有积分卡的。”

    结好了账,舒颜把特意独立装起来的物品递了过去,“舅舅,我们买的东西多要整理一下,一会是回他父母家那边吃饭,你就先走一步吧,不用等我们。”

    然而舒舅舅似乎并没有听明白她的真正意思,不愿意离去,“没有关系的,我反正没有紧要的事,就等你们一起不妨事。”

    “哦,那好”舒颜应了一声,拿出自带的购物袋,把物品简单地分了分类,然后装了起来。

    在走去停车场的路上,舒舅舅总时不时地跟他们扯上两句以保持着气氛,最后就一直跟着来到了林远辉的车子前面。

    舒颜说:“舅舅,要不然我们送你回去吧,也算是顺路的。”

    舒舅舅摆了摆手,“不用,不用,我走着回去。”

    “那我们先走了,下次有空再聊了。”,舒颜说。

    “好,好,哪天有空我们两家人一起去喝茶啊,吃饭也可以的,小林,到时候你也要一起过来啊。”,舒舅舅说。

    “好的”林远辉站在车门边点了点头,“那我们就先走了,舅舅。”

    “好,好,慢走啊。”

    舒舅舅站在原地看着林远辉的车子逐渐地走远。

    他摸了摸下巴,外甥女运气不错的啊,不声不响地就找到了这么一个男律师,看着真是不错的。

    *

    车子往林家的方向开去。

    “想再跟你说一说我舅的事情,可能会很罗嗦,你要听一听吗?”,舒颜问。

    “听啊,我就喜欢听你说话。”,林远辉说。

    舒颜缓缓说到:“其实在小时候,我们两家人是很亲近的。”

    “小学毕业之前,每一年的暑假我都会住在舅舅的家里,他们家住在一楼,楼前楼后都有空地,玩耍起来好随意,这是我们在市中心的家里不会有的。”

    “那时候妈妈在车间上班,休息时间跟别人不一样,她一休息就会去看我,每次都会带来很多好吃的,而爸爸休息的时候就会直接去把我接回家住两天。”

    “但其实,那时候我也并不是那么地想家,毕竟知道住上那一小段时间之后,自己肯定是会回到爸爸妈妈身边的。”

    她说到这里,眼神很柔和,嘴角也跟着弯了弯。

    “关于两家人,我真正怀念的就是那一段日子了,因为我当时年纪小头脑简单,所以那些日子也跟着是很简单快乐的。”

    停顿了好一会,她才又说到:“只是,其实很多的事情,在回过头去再看时也许才会看得更明白一些。”

    “舅舅和舅妈当时是在同一个单位上班,可能跟舅妈是华侨有很大关系,他们家总跟别人不太一样,比如说我有三个表弟妹。”

    “单位效益不好,孩子也多,我爸妈就总是变着方法要去照顾他们,可以不夸张地说,如果我们家有三只苹果,那就会留一只给我,其它的就全都给了他们家。”

    “又比如,我刚刚说过的暑假,我后来才知道其实爸爸妈妈也是借机给了不少钱过去的。”

    “长久以来,妈妈对于娘家的各种贴补,爸爸不仅没有怨言,甚至还想陪着她去做到更好,这,也是妈妈深爱爸爸的原因。”

    “后来舅舅他们找关系调动了工作,家里的经济环境迅速地得到了改善,却要对我们遮遮掩掩地,还是一如既往地索取。”

    “两家人开始疏远是在外婆去世之后,而彼此相隔得更远呢,当然就是我爸病倒之后了,大年初二他们全家人还是会到家里来吃饭,但是一年的其它时间,就没有人再主动过来看望我爸了。”

    “后来,妈妈把这个年饭聚会给取消了,显然,她是对自己的亲弟弟一家人失望了。”

    “到了我爸的追悼会,他们全家只有舅舅和小表弟作为代表过来了,那些没有出现的人,他们甚至都懒得编个理由给过来,就根本没有意识到也许自己还是需要有所解释的。”

    “是啊,我当然是觉得自己是有着很充足的理由的了,我就是固执地认为,任何正常的感情它都应该是彼此相互给予的。”

    “没有人就必须是无条件地要对另一个人不停地去付出,同样地,也不应该有人就理所当然地只是去享受别人给予自己的好,而又可以理所当然地无动于衷。”

    “一个良性的状态之下,付出的人就不应该有自己犯了贱的感受,而接受的人也不应该自以为就有着索债的资格。”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她的手已经是被林远辉握了过去。

    这是继上次在墓园里说起父亲之后,她第二次在他面前这么尽情地倾诉了,他静静地听着,心里有些疼惜,她的自信和坚强有一半是先天而来,而那另一半应该就正是她一直不断地对于自己所经历过的事情进行着思考。

    所以她爱憎分明,又足够果断决绝。

    他找了个地方把车靠路边停了下来,拧开了一瓶水递了过去。

    舒颜接过来喝了两口,把瓶子递回给他。

    他也喝了两口,“还喝吗?”

    “喝。”

    等到她把那瓶水都喝了,他问:“心情好些了吗?”

    “嗯,说完了就好了。”,她说。

    *

    星期天,回到了舒家。

    舒颜都还没来得及主动说起,颜素苹就先说起了舒舅舅的事情了,“颜颜,你舅舅昨天晚上给我打了电话。”

    “那我们昨天在超市遇见他的事情呢,他有说了吗?”,舒颜问。

    颜素苹回答说:“说了,不过一开始还偏要东扯西扯地。”

    她侧身看了看客厅里的林远辉,压低了点声音对女儿说到:“他问我,你和阿辉是怎么认识的,问我对阿辉是了解到什么程度了,然后又要扯到别的地方去。”

    “最后还是没忍住,直接开口让我帮看看有没有机会去帮你表妹也找到一个跟阿辉条件差不多的人。”

    “还真的是无事不殷勤,我接了电话就一直在等着他的呢。”

    舒颜笑了,她此时正在煎三文鱼。

    这鱼一共是买了两份的,大的那份前一晚在林家已经做来吃了,这一份特地留到今晚要跟母亲一起分享。

    当时超市的促销员对产地与价格做过了一番的介绍,又是苏格兰又是挪威的,其实她并没有太认真地去听,毕竟她真地是没必要去怀疑,因为她实在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去进行验证,不如选择相信。

    世事不就总是这样的嘛,知之甚少的就更容易去相信了别人所说。

    “妈,舅舅他当时打量阿辉的那个样子,我不得不说真是有点太露骨了,后来还非是要跟着我们一起去拿车,其实不过就是想要看看开的是什么车子嘛。”

    “总之,他当时就好像一台光机,忙着扫描给阿辉打分呢。”

    颜素苹给女儿的话逗笑了,“怪不得了,说是要找条件跟阿辉差不多的喔,可是,条件好的就一定能看得上他们家的女儿啦?”

    “我直接告诉他说,我没有办法帮得上这个忙。”

    舒颜把金黄色的鱼块盛出,笑而不答,心中感慨。

    在以前,母亲对舅舅护短得厉害,是不会有这样的谈论的,母亲如今放弃了之前几十年的那种近于盲目地维护,对于自己唯一的弟弟感到失望并且选择疏离,这其实根本上就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事情。

    如果说单方面地爱一个人不能称之为得到,那么不再爱了是不是也不应该被叫做失去?

    没有得到,也就没有失去,只要是自己能想得通了,事情就可以容易一些地让它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