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34章 八月下旬的这天

第34章 八月下旬的这天

 热门推荐:
    今天林远辉外出办事刚好路过,就进了一趟商场,去给自己的外甥买了一只新书包。

    其实才上幼儿园的小孩子对于书包的要求还不必太过讲究,可是他还是会在每一学年开学前都给外甥买一个最新的款式。

    八月下旬的这一天,是他的生日,属狮子座。

    他不爱张扬,每一年的生日基本上都只是到姐姐家里一起过,加两个菜一起吃一顿饭,简单也温馨。

    因为林启庆的态度,林家从不会专门为了孩子的生日去操办,这个事情在林家实在是太自然,自然到林远辉姐弟俩都快要忘了他们自己曾经对于此事的那一份介意了。

    李兰华倒是从来都把家里每个人的生日记得清清楚楚地,但也仅此而已。

    她今天一大早就给儿子打过电话了,并没有说什么特别的,就只是要向他表示一下,自己没有忘记了今天是他的生日。

    林家夫妇俩对家务事都不擅长,而在退休之后,李兰华很快地就有些迷上了养生之道,因此又硬是把家里的饭菜给做得更加地无趣,规矩禁忌又多了一些,菜品是无油又无色。

    后来请了保姆,只不过也并没有引起任何积极的转变,因为保姆其实还是都得要听从了李兰华。

    所以,林远辉不爱回家吃饭,通常只在双休日才会回去。

    林家姐弟俩从小感情就很好,林远虹成家之后就让弟弟到自己的家里来,负责起了他吃晚饭的问题。

    姐夫为人很随和,还特别喜欢做菜,所以林远辉只要是没有应酬的就一定会过去。

    两年后随着外甥的出生,林远辉就不再是天天来了,有了小孩子之后家里的事情自然就多了好多,他不愿意给姐姐家多添麻烦。

    后来外甥曾子睿一路地长大,而他原来的那个过来蹭饭的习惯却再也没有改了回去。

    林远虹也跟他提过了好多次,作为姐姐她真是心疼弟弟总要在外面订饭吃,但是林远辉却一直都没有给予她积极地回应。

    说起来,这确实是一件让人一时说不得太清楚的事情,有些习惯被中断了之后,再想要重新地把它续接回去,就总似乎是再也找不到从前的那般自然了。

    林远辉把书包的标牌剪掉,给曾子睿背了起来。

    曾子睿表现得很配合,“谢谢舅舅。”

    “舅舅,你的生日蛋糕又是我跟妈妈一起去买的。”

    “好的,那我又一次谢谢睿睿了。”,林远辉把书包背带的长度调好,自己看着很是不错,“去吧,给你爸爸妈妈看一看。”

    “哦。”,曾子睿一阵小跑离开,回来时把林远虹拉了过来。

    林远虹坐下来,“有家长反映说,在帮洗澡的时候发现孩子身上有伤痕,怀疑老师存在体罚。”

    林远辉闻言,伸手把曾子睿往自己身边拉近了过来,“姐,我们家子睿没事吧?”

    “他身上,我没有看到过。”

    “今天学校发了一张调查表,说是要想问问,是不是要增加摄像头,把监控范围扩到最大。”

    “想想,其实他们应该也不好做,自己的老师是要管好,但是也是怕这边有人喊着自己的孩子被打了,另一边可能又有人说要保护好个人**权啊什么的。”,林远虹说。

    “嗯。”

    她瞥了一眼正专心拼着孔明锁配件的儿子,稍微压低了点声音,“只不过,我总感觉他有些害怕他们新换的那个班主任。”

    林远辉的剑眉蹙了蹙,“哦?”

    “就是我问到他一些上学的事情吧,说到班上同学有不乖表现的时候,我经常免不了就会问起他们班主任的态度啊什么的。”

    “每一次他就总是会对我说,‘妈妈,你不要问了,好不好’。”

    林远虹越说竟越有了些无奈,早上把自家孩子往幼儿园送进去,一整天就是交给了别人来帮照看,孩子真要是招了老师的不待见那确实挺让人放心不下的。

    林远辉想了想,“我想他大概也是不喜欢那人,但是又不想在你们面前说自己老师的坏话。”

    “姐,我看睿睿是个小小男子汉。”,他说着伸手过去挠了挠曾子睿的头发,小外甥仰头对着他笑了笑,然后又埋头继续地拼着玩具。

    林远辉看着,突然之间就有些心疼起来,他不愿意看到自家孩子不过是上个幼儿园,就需要学着做出这般与年纪严重不相符的选择来。

    林远虹瞥了眼厨房丈夫的身影,双手同时轻拍了一下膝盖,挥去了不好的情绪,“好了,我们快要开饭了,你们先去洗手吧。”

    舅甥二人一起过去洗好了手,经过冰箱前面的时候,曾子睿仰头问到:“舅舅,那你想要先看一看你的生日蛋糕吗?”

    林远虹忍不住笑出声来,“我看只是你自己想要看的吧?”

    林远辉一把抱起了曾子睿,打开了冰箱门,“好吧,那我们俩就一起来先看一看吧。”

    那是一个卡通图案的生日小蛋糕。

    家里人的生日蛋糕都是曾子睿给挑选的,小家伙为此觉得自己可是厉害了,自己的,爸爸和妈妈的,还有舅舅的,每一年他得要去选好几次的蛋糕呢。

    林远辉看着此时曾子睿心满意足的样子,也跟着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