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36章 回答会是怎样的(一)

第36章 回答会是怎样的(一)

 热门推荐:
    宁慧心因为急性阑尾炎住院了,在入院的当天就马上做了手术。

    舒颜决定还是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周峻。

    宁慧心最喜欢的水果是樱桃,所以两人不约而同地都给她买了。

    舒颜没有预料到周峻要过来接自己,她为了方便就把水果全都装进了普通的塑料袋子里。

    周峻的车子一到,看到人家给自己老婆买的,比起她手上提着的袋子真是大气得太多了,樱桃买的还是最昂贵的品种,两个精美的大盒子,还有一箱进口的牛奶。

    “这么多东西,盒子又是这么大,一会下了车不好拿。”,舒颜故意地去挑毛病。

    周峻笑了笑,接过她手上的袋子,仔细地跟自己买的东西放到了一起,“不会有问题,一会下车我全都拿上。”

    一路上,两个人一开始并没有什么话要说。

    “周峻,我再问你一次,那个女人,那之前和之后你到底是有没有碰过的?”,舒颜突然就问了这么一句。

    周峻连忙把车往前面的路边一靠,然后才看着她说:“没有!”

    “不管你们什么时候要问,回答都是一样的。”

    “在那天之前我对那女人就没有过任何想法,那一天我是醉得不轻,可是心心她不是赶到得很及时嘛。”

    他顿了顿,“当然了,如果那天她没有赶来的话,那个后果,都不知道要糟糕过今天多少倍。”

    两人的目光相对,舒颜没有在周峻的眼里看到任何的闪烁或迟疑。

    女人要求不来男人在婚前守身如玉,那实在是太不现实。

    但是女人必须得明确地要求男人要守婚如玉,这是不能够放松了的,男人也同样是需要自爱自重的。

    舒颜知道宁慧心心底对于周峻的不舍得,然而其实她也并不太想要在两人中间积极地活动,大家都是奔向“3”字头的人了,需要独立地为自己做决定,做选择,并且对此完全地负起责任来。

    “舒颜……你不知道我这大半年来是有多难过。”,周峻说着半抱着方向盘,没敢再去正眼看舒颜,“只是,跟心心她心里的苦比起来,我那点又算得上什么呢。”

    舒颜轻叹一声,“那你就不可以直接把那人开掉吗,还要让她继续留在那里,还要搁在慧心的眼睛里做一颗砂子?”

    “你明知道那样做了,在慧心的心里会好过上那么一点的!”

    周峻默了默,却是摇了摇头,“那人跟公司签的是长期合同,公司确实是完全可以赔上一笔钱就让她的用工合同了结。”

    “这个钱我给到双倍、三倍甚至更多都没有关系,程董也说过了,这事情我可以自主处理,想怎么样都行的。”

    “可是,我一点都不想就这么简单地就算数了,我儿子的命可不能够这么地便宜。”,周峻说。

    舒颜听出了他刚刚那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顿了顿才问到:“你的意思是,你其实是有计划的?”

    宏韬地产集团的程董对于周峻,那是一个既是老板又是师傅的存在,而既然已经得到了老板最强有力的支持还是留着人不动手,那只能是因为另有打算了。

    “当然了!所有我跟心心经历过的那些不堪,我都是要一一还过去的,我觉得那样才是最好的。”,周峻说。

    舒颜垂了垂眸,“那看吧,我们都在看着呢。”

    “这事情我还是先不去跟慧心提了。”

    “嗯,谢谢。”

    两人下了车,舒颜先是用消毒湿巾把带来的东西都擦过一遍,然后主动地先提起了那一袋樱桃和那一箱牛奶,把那两个大盒子留给了周峻。

    只是走出去了一小段路,她想起来自己手机忘在了车上,“周峻,我手机忘在车里了,跟矿泉水瓶放在一起。”

    刚才不是一时没有话要说嘛,她为了不让气氛太尴尬就拿手机出来玩了一会。

    周峻连忙就转身往回走,“你在这等我,我帮你去拿。”

    “喂,你还要捧着那些盒子回去啊,来,把它们给我吧。”

    “不用,我就放地上好了。”

    舒颜一听就着急了,连声地制止:“不要,不要!”

    “地上多脏啊,一会还又要往慧心的病房里面放的。”

    “这样吧,牛奶你提着,其它的我都先拿着,你快去快回。”

    周峻笑了,对于她的洁癖是清楚的,一直以来从宁慧心那里就没少听说过的,于是也不再坚持,照着她说的做了。

    等到周峻拿着手机小跑回来,舒颜很自然地侧了侧身子,让他把手机放进自己的袋子里,“麻烦了。”

    “没事,来,你把东西都给我吧。”,周峻说着把她手里的东西拿了过去,牛奶也一并自己拿了过去。

    刚好是各人的东西各人拿着,挺好的,舒颜也不跟他抢,乐意给他这个表现机会。

    她笑着说到:“我平时才不会这样丢三落四地,今天都是因为你刚才发表的那个战斗宣言给吓到了。”

    周峻也笑了,“那不好意思了。”

    舒颜向来待他友善,甚至于当初出了事情她也并不只是一味地来指责和怨恨了他,这些全都是出于她对宁慧心的那一份情谊,所以她才会愿意要让事情留有一些余地,他对此是很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