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37章 回答会是怎样的(二)

第37章 回答会是怎样的(二)

 热门推荐:
    因为来探望做白内障手术的爷爷,林远辉也来到了同一家医院,车子刚刚停好就看到了舒颜,他眼睛都亮了起来。

    只见舒颜此时两只手上全都拿着东西,显得并不轻松,他深吸一口气又整了整衣服,下定了决心,却就在要推开车门之际,看到了周峻向舒颜跑了过去。

    于是他只得缓缓地松开了车门把手,坐了回去,眼睛紧紧地盯着两个人在看。

    周峻,他是认识的,工作上的关系时有接触。

    他迅速地回想,确信之前有听人说过,周峻结婚了。

    那么,难道说,周峻娶的人就正是舒颜吗?

    只是他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似乎不太对,想了想,却始终是想不起来太多,毕竟他平时也不会刻意地多去理会了别人的家事。

    从他此时的这个角度上看过去,那边的两个人身体贴得很近,周峻还伸手帮着舒颜弄了弄衣服。

    最关键的,无疑还是舒颜对着周峻笑了。

    那个笑容其实很浅,并不是他记忆里最迷恋的灿烂明媚,而此时落在他的眼里却很快地就盖过了其它的想象和思考,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见过她活生生的笑容了吧。

    周峻显然并不是他曾经在街上见过的,那个牵着她手的男人,不过,周峻这人是很优秀的,这个他要承认。

    所以,舒颜后来是选择了周峻,那,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的。

    只是,他怎么就觉得心里堵得厉害呢?

    是因为与之前的那个陌生男人不同,这一次他看到陪在她身边的是一个自己认识的人,他的那一份自我安慰就消失无踪了吗。

    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怯懦是越来越后悔了吗?

    他又在车里坐了好久。

    也许最让人感到懊恼的,还并不是没有得到过任何机会,而是你明明有过不止一次的机会,你自己却又总是一而再地将它错过了。

    宁慧心还不能走动,但恢复情况良好,病房里是宁母在陪着。

    宁母看到周峻很高兴,心里就盼望着女儿女婿能够早日和好。

    而宁慧心对于周峻的到来是早有准备的,舒颜已经告诉了她。

    当听舒颜说起,周峻得到了消息之后就立即想要赶到医院来,她的心里还是欣慰的。

    相恋三年结婚两年的感情,真不是说要放就放得下来的,在独自忍受病痛的时候,还是不禁会很想要让他看到,就想要看看他到底还会不会心疼自己。

    而其实自己的内心里,也还是会认为,如果有他陪在自己身边就更可靠一些。

    这是什么,这就是余情难了。

    她终于不得不承认,其实自己一直以来只是在假装不去想他,假装没有再去在意他。

    “心心。”,周峻小心翼翼地走向前一步。

    “嗯。”,宁慧心看了他一眼,然后迅速地移开了视线。

    “对不起,我昨晚没来。”

    “没关系,我是手术过后才把消息发出去的。”

    “当时很疼吧?”

    “嗯。”

    “那,现在需要我去做什么?”,周峻问完心里就有些慌了。

    他好担心宁慧心又再要说出之前那样的话来,她曾经不止一次地说过,要让他把儿子还给她。

    宁慧心抬眼又是看了看他,然后再一次地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指,“要是想起来了,再跟你说吧。”

    “嗯,好,我听你的。”,周峻心里是巨大的惊喜。

    一旁的舒颜看着也不禁弯了弯唇角。

    在病房走廊上,周峻又一次诚恳地对岳母说对不起。

    宁母叹了口气,对着他摆了摆手,看着原本恩爱极了的女儿女婿成了如今这样,她心里是好无奈啊。

    做父母的自然不愿意自己孩子被人欺负了去,只是周峻的那个事情吧,要说跟别人比也并不是最糟糕的,到底也是被人设计了,也没有走到实质的那一步嘛。

    这脾气,闹肯定是需要闹一场的,是要去表明态度啊,只不过差不多就行了,也不知道女儿的这股气是想要怄上多久去。

    “妈,好久没去看你和爸了,你们身体还好吧?”

    “我们都挺好的,你呢,阿峻,那小房子住得不习惯吧?”

    周峻说:“妈,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就是停车确实有些麻烦,以前我们不是没钱买车位嘛。”

    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我其实一直对那房子挺有感情的,我跟心心之前住过了好些年的,现在住那里,我也是刚好可以好好地反省一下自己。”

    闻言,宁母只得又是轻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其它房子都没有装修,分居之后,周峻就搬回了结婚之前两个人住的那套一居室去了。

    当时没什么积蓄,那房子是两人各自回家去找父母帮忙才凑齐的首付,好在他后来很快就拼出了点名堂,把双方家里的钱全部还清了。

    没隔多久,他还特地另外各送了一套小户型过去当作是利息。

    正是因为他向来是极会做人的,出了事情之后悔过认错的态度也是很认真积极,所以宁家父母一直也没有过分地排斥了他。

    作为宁母,她更是根本不支持女儿要离婚,这女婿实在是够好的人了,真是非要离了婚,女儿以后只怕是很难再找得到这样的人,二婚的女人哪还有什么资格去挑三捡四啊,不明摆着的事情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