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40章 怕改变是不自信

第40章 怕改变是不自信

 热门推荐:
    ( )这天刚刚上班,李安琪就告诉舒颜,说施承脑中风住院了。

    “就昨天的事情,说是好在家里有人,没有直接摔到地上去。”

    舒颜说:“施总自己不是说过,自从喝了那个铁皮石斛水以后,血脂什么的就全都在下降吗?”

    “我看他最近也是清瘦了一些,肚子都消下去了。”,脑中风这病是会有多消磨人,她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积重难返,终归也是很难一下子就好得回去的吧,不过说归说,他出去应酬也确实主要还是为了公司发展。”,李安琪说。

    “是,不容易。”,舒颜想到了自己父亲当时也是因为调换了部门,应酬多了,几年下来就把身体搞坏了。

    “行政部今天要组织人员到医院去,我现在去看看他们商量得怎么样了,我要跟着去看看,你要一起吗?”,李安琪问。

    “好啊,一起去吧。”,舒颜说。

    说实话,施承对她相当地不错,她这人比较要强,很多时候在工作上就免不了表现得有些过于固执已见,另外就是她一直都没有去选边站队,然而依然是得到了重用。

    有一个认同自己工作能力的老板,得到一份与自己能力匹配相当的待遇,而对于与同事之间呢,当然也不会天真地想要什么亲如家人般的美丽场面,只求得是非纠葛不要过多就好了。

    能有如今这样的,她觉得已经是很不错了的,到底是不能够太理想化了。

    这其实也是她之前并不会主动地去考虑跳槽到别处的原因。

    不过,施承如今是说病就病倒了,那么也许,这就将会是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变化的一个节点了吧。

    她此时心里生出了这样的一种强烈预感。

    她又看向了自己的那一盆豆瓣绿,一根手指伸过去,轻轻地搭在了一片叶子的上面,它的长势依然这般地好,她这两天正要给它物色一个大一些的新花盆呢。

    是时间过得太快了吗?

    她竟然都不太能想得起来,它当初的那一个小小只的模样来了啊。

    她收回手指,对着叶子吹了一口气,叶子微微地动了起来,似乎是在对着她点头,她笑了。

    就算是变了那又怎样,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去担心害怕的,害怕改变也许不过是因为还不够自信罢了,她想。

    *

    当天下午,公司的一行人去医院探望老板。

    施承平躺在病床上,气色看着还不错,嘴角明显地歪斜了,右手手臂压在了薄被的上面。

    舒颜一时有些走了神,忍不住地暗自想象,被子下面施承另一侧的肢体是软弱无力的,那么,他康复需要多少的时间,他家人对他的照顾和支持会是如何,他又可以恢复到一个什么状态上面呢。

    这就是因为父亲最后的那几年给她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了,短短时间里就产生出了这一串条件反射般的问题。

    施承有些含糊地对他们说到:“你们来了。”

    大家逐一走上前去跟他握了握手,同时也在鼓励和祝福。

    病房里陪着施承的是韦晓梅。

    韦晓梅此时把施承软绵绵的左手从被子里拿了出来,开始帮他按摩,一边向大家说明着他的病情,“医生说他送过来很及时。”

    “他现在清醒过来了,就总是说他自己问题不大,问题大不大你病人能说了算数啊,你们说对不对。”

    “喏,他这一边的手脚啊,人家医生说得要持续地做康复。”

    “我看他想要赶着回去上班可是不容易。”

    舒颜看着,只觉得这俨然称得上是一副老板娘的模样了。

    在床头柜上面,端正地摆放着一只红色的新皮包,在病房里就显得更是抢眼,韦晓梅可真是对这个品牌钟爱得很。

    李安琪不禁暗暗地对着舒颜挤了挤眼睛,“她这不会是因为你特地去买了一个新的吧。”

    舒颜轻悄悄地摇头,“不会吧,她完全就没有这个必要的啊。”

    *

    离开的时候,韦晓梅非要跟着一起,舒颜和李安琪只得落在其它同事后面很多。

    “韦姐是每天都过来看施总吗?”,李安琪问。

    韦晓梅苦着脸地说到:“我能不来吗?”

    “我每天都要给他擦身子,换衣服,还要按摩,你们是知道的,我以前哪有做过这么多事情啊。”

    “这家人可真是,小气得很啊,明明自己都动不了了,就是不愿意请人过来。”

    “说到他老妈啊,自己儿子说不要请人她真地就不去请了,年纪这么大了,晚上自己过来陪着。”

    “哎呀,我看我都快要累死了。”

    这些话里的信息量实在是大啊,舒颜和李安琪是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得默默地听着。

    这两位吧,在平时就是够暧昧容易引人去猜想的了,偏偏又是他们自己一直在强调彼此只是纯洁的发小情谊。

    只是一个端端正正地冠着夫姓,一个又明明白白地有妇在堂,却仍然是可以将擦身换衣这样的事情毫不犹豫地做了。

    最不可思议的还要算是,竟然就这般自然地说了出来。

    舒颜此时只能是在心里默默地感叹,自己也许真地是太封建、太守旧、太狭隘了。

    但其实,即使是他们俩之间确有着什么,老板的身份摆在了那里,大家也就只能是去接受了。

    这样一说起来,倒似乎真是他们这些打工的想得有一些多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