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50章 明年今日遇见你(一)

第50章 明年今日遇见你(一)

 热门推荐:
    ( )今天晚上,舒颜的相亲对象是谢医生。

    因为对于上一次相亲,与司法局的陈强吃饭的事情还基本算是记忆犹新的,所以在前一天,当听到谢医生又提出了要一起吃饭的提议,舒颜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拒绝。

    然而,她接着又听到谢医生说起,他自己在这几天里工作实在是太忙了,都没有得好好地吃上一顿饭,她就又立即地答应了下来。

    谢医生是省医科大附属医院的外科骨干,他普通的长相,戴着粗黑框的眼镜,脸色有些憔悴,衣着也没有太讲究,以致整个人看起来就很显老气了。

    如果不是那天赵玫说起来,她还真不知道原来同样是做医生的,还会有着那么多的区别。

    据说外科医生是工作很忙但收入也很高,而儿科医生呢,则就是又忙又不讨好了,甚至于可能连个高压舱室的普通科员都不如。

    也不知道赵玫怎么就有兴趣去打听这些事情了,只不过到底也不是什么紧要的事情,随便地听听就好,也不必认真。

    谢医生本就是个不太善于言辞的人,此时又是看到舒颜高挑又漂亮,还是不免有了一些的不自信。

    然而与自以为幽默和着急来探听相比较起来,舒颜倒是更愿意去多照顾着他一些,所以她今晚说话就比较主动。

    其实,她也并不需要太费心去寻找话题,只是多去问起一些关于医院和学习上面的事情,谢医生就会极其自然地接着说下去了。

    “我是在中山医科大完成的本科和硕士,回到南城工作几年后,我就想再回广州去攻读博士。”

    “可是我们医院不同意,非要我在省医科大读,后来我跟家里人商量,为免去麻烦也就不再争取了。”

    “毕竟说,父母的年纪也大了,我无论是在哪里完成学位,也肯定都是要留在南城生活的。”

    “我的工作确实很忙,就这两天的凌晨一两点钟都有手术,一个是安全事故,一个是交通事故。”

    “不过,这都是太平常的事情了,其实也真不值得说太多。”

    “我想,父母亲看着当然是会有心疼,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更多的还是对我当初选择了去学医感到了庆幸吧。”

    “嗯……这也确实是大家普遍认同的观点了,医生这工作不会愁找饭碗,还是唯一的不必担心年纪问题的。”

    “所以,其实许多时候,对于累不累的这种问题,我自己都有些想不起来,顾不上了,就这样地不断循环下去就好了。”

    看似不过是对自己生活现状的一些描述,却触及了不少深层次上的东西,已经足够让舒颜确认谢医生其实是一个聪明又清醒,也应该是一个蛮有责任心的男人。

    只不过,不管今晚面对的是谁,舒颜一早就已经当作这是最后的一次相亲来对待了。

    她在心里默默地祝福谢医生,希望他能早日遇上一个心甘情愿与他相互扶持的女子。

    她想,她其实也一直是在等着一个人,他有着一个最接近于理想中的轮廓,还有着其它的许多细节,然而她却又实在无法去再进一步地把它们都完整起来。

    所以,她只能,也愿意继续地等着。

    *

    其实就在舒颜刚走进餐厅的时候,林远辉就看到了她。

    他看到她走过去,一个独坐的男人站了起来,然后她就在那男人的对面坐了下来,刚好背对着他。

    他有些紧张,一只手在桌子底下缓缓地握了起来,却又不得不沉住了气,仔细地观察和分析着。

    看到舒颜与那男人一直保持着拘谨有礼,极为疏离的样子,让他不禁拿来与自己此时此刻的状况相对比,于是他开始去猜测她其实是在跟人相亲。

    他太希望那就是真实的了,所以就几不可查松下了一口气。

    他再去回想起之前见到过她的那些情景,立即就对自己生气了,真是太想当然了。

    他今天会出现在同一家餐厅里,也是来相亲的。

    通常情况下,他会更愿意见面地点是在中午的咖啡馆,环境安静,食物也简单,如果再又遇上了一个不喜欢喝咖啡的人,那见面时间就会缩得更短,挺好的安排。

    不过后来对方说临时有事,最后就改成了晚上一起吃饭了,餐厅也是对方指明的。

    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这个更改实在是太好,太应该了,甚至算得上就是天意。

    他的严重心不在焉,引起了相亲对象的不快,对方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向了舒颜,“那女的你认识?”

    他没有回答,只是缓缓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这时刚好有服务员过来上菜,也算是帮了他一把。

    只是他越是不想说,对方就越是来了兴趣,“是前任?”

    他笑了笑,还强装镇静地去给对方盛了一碗热汤。

    “不是?那就是一直没有追得到人家喽?”

    对方接着就笑了起来,“我说,真要是那样的话就有点搞笑了啊,就你这样的人,她也没看得上吗,却要跟着那样的一个男的?”

    “你说你们两个,这是在搞什么嘛。”

    “怎么样,是被我说中了,所以你才不敢说话吗?”

    之前真是没看出来,原来这人是这样的一个性子,林远辉仍是又笑了笑,依然是不置可否。

    只不过,刚才那一连串的话他全都听进去了,真是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