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58章 这点真是差远了

第58章 这点真是差远了

 热门推荐:
    长假的第一天,中秋节,林远辉在早上就回到了父母家里。

    稍晚一些,姐姐林远虹一家三口也回到了,他们夫妇除夕夜是肯定要留在婆家那边过的,所以就把中秋节安排给了林家这一边。

    也是多得了林远虹丈夫是一个好脾气,对这些事情从不计较。

    晚上,他们全家人是要一起到大伯家去家庭大聚餐。

    就在饭桌之上,林远辉和堂哥的婚姻大事又被林爷爷给专门提了出来,其它长辈也是趁机地敲打,要求他们认真地对待起来。

    而林远辉这一次与堂哥的惺惺相惜之中,明显多出了那么一些的意味,还有他一整天里,都是在频繁地查看手机的信息,这些变化别人并不容易看得出来,可是林远虹就注意到了。

    *

    林远辉搭着父母亲走在前,林远虹一家跟在之后,一家人又回到了林家的楼下。

    下了车的李兰华却没有急着上楼去,她抬起头看着自家黑漆漆的窗户和阳台,心里突然就有些害怕冷清了起来。

    保姆回家过节了,又带上之前积攒的休息日,前后要过十来天才会回来,近两百平的大房子里就他们两老,可不得要冷清嘛。

    看到女儿领着外孙走了过来,李兰华就跟女儿提出,说让他们一家三口在家里住一个晚上。

    林远虹为难了,平时要遇上老公出差,她自己带着儿子回来住是问题不大,但是这样的长假期她真地就不情愿了。

    她犹犹豫豫地说不出直接拒绝的话,曾子睿轻轻地挣开了妈妈的手,向自己爸爸跑了过去。

    只是外公和爸爸背对着这边已经一起抽起了烟来,曾子睿就走向了舅舅,过去拉住了他的大手。

    他远远地看了看妈妈,然后仰头看着自己的舅舅,明显是有话要说。

    林远辉轻俯下身,一把把他抱了起来,这孩子养得极好,这才相隔了没多少的时日,抱在手上感觉又是沉了一些了。

    曾子睿凑到他耳边说到:“舅舅,我不要留在外婆家住。”

    “嗯,为什么?”

    小朋友说到:“上次妈妈被外婆骂了,妈妈都不高兴了。”

    林远辉蹙了蹙眉心,看了看跟父亲站在一起的姐夫,又看了看被母亲拉着了的姐姐。

    他抱着曾子睿走了过去,“妈,姐,你们还在说些什么呢,白天不是都说一天了吗?”

    李兰华立即有些期待地转向儿子,“阿辉,你今天晚上也一起在家里住下吧。”

    林远辉说:“不了,前前后后都要收拾房间,太麻烦。”

    “那能有多麻烦的啊,又不要你来弄,我们俩一下子就能弄好。”,李兰华说着手指还在自己与女儿之间比划了一下。

    “不必要,妈,各家离得又不远,我们明天再回来也一样。”

    李兰华扁了扁嘴,“哪里一样呢,今天才是过节。”

    “那不如就来问问睿睿吧,睿睿要愿意的,我们大家就一起留下来。”,林远辉说着,颠了一颠自己臂弯里的小孩子。

    曾子睿一字一句地说:“外婆,我想要回家去玩花灯。”

    李兰华笑着凑近了两步,“花灯我们已经有了呀,刚才大外婆不是已经给过我们一盏了嘛,我们就先玩那个好不好,睿睿?”

    曾子睿却仍是很认真地说到:“外婆,我家里还有好多,好玩的,爸爸妈妈给我买的。”

    李兰华这下就不好接话了,他们老两口确实就并没有为自己外孙特别地准备有什么。

    她刚才开口要留人,也是一时的情绪,听到小外孙说了不愿意留下,她就算是不高兴也不好表现得太多。

    *

    林远辉把曾子睿抱到了姐夫的车边。

    林远虹瞥了一眼仍然站在楼梯口处往这边看的父母,“大伯母真是有心,每一次过节都会给睿睿准备有礼物。”

    “嗯”林远辉点了点头,“妈这点真是差得有点远了。”

    说起来曾子睿虽然只是外孙,可也实在是林家目前唯一的一个第四代孩子。

    他把小外甥放到儿童座椅上,“睿睿,拜拜了。”

    “舅舅拜拜。”,小孩子对他挥了挥手。

    “姐夫,我跟我姐再多说两句。”

    “没事,不着急。”,姐夫笑着回到。

    林远辉直起了身子,问姐姐:“姐,睿睿刚才告诉我,上回你跟妈又大吵了一架?”

    林远虹笑着瞥了一眼车里的儿子,“这小家伙!”

    “不是为了什么大事,你不必多想,这不都是惯常的嘛,从小妈她就总是在嫌我做事合不得她心意的。”

    林远虹说着还拍了拍弟弟的手臂,“说正题啊,你是不是有什么好事要告诉我呀?”

    林远辉怔了一怔,笑着反问到:“姐,你就看出来了?”

    林远虹有些得意地点了点头。

    “姐,我不是要瞒你,只是想说给你个惊喜,哪天直接带她到你那去坐一坐的。”,林远辉解释到。

    林远虹频频地点头,“好啊,哪一天呢,你们过来吃饭吧。”

    林远辉却又说:“还得等一等,她明天要出远门去看亲戚。”

    “嗯,没事,也不急这一时,那你先说说,是怎么认识人家姑娘的?”,林远虹说。

    林远辉想了想,说:“她本来就是上大学时已经认得的人,只是才重新遇上了。”

    林远虹却对他说:“听你这一句话说得是简单,不过这位啊,肯定就是不会一样的。”

    林远辉抬手挠了挠额头,“姐,你这个,又是什么说法?”

    林远虹再一次得意地笑了,“以前那个女同学,你都分手了也没想过要让我见一见人的,如今这位,这才有几天呢你在心里就已经有了打算了。”

    “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林远辉给自己姐姐说得有些窘然,又是挠了挠额头。

    只不过,他自觉似乎也没有做过什么特别的啊,怎么如今,大家似乎都能够很轻松地就从他的身上看出来这么多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