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59章 假期时光一晃过(一)

第59章 假期时光一晃过(一)

 热门推荐:
    比较起来,节日里的舒家就要显得冷清得太多了,不过母女俩也都并不会为此太过地在意。

    人生,本就是聚散都有时,热闹强求不来,而那些需要彼此努力去敷衍的喧哗也实在是没必要去凑近。

    到了长假的第二天,母女俩去到了顺德,她们此行是要去探望颜素苹的叔叔。

    舒颜的叔公,老人家如今是颜家唯一健在的一位长辈了,他当年考到广州上大学,之后就一直在广东工作。

    事情的起因是,这一年来老人家的身体大小毛病都不间断,颜素苹的堂妹就给亲戚们发来信息说了情况,大家收到信息之后也都心领神会了,纷纷地前去探望,原来完全冷了下来的各地亲戚之间的走动,因此又活跃了起来。

    大家极其自然地就是按着各自的脉系结伴一起出行,然而,颜素苹就在前些日子才无意中从别人那里得知,自己弟弟早就背着自己独自地去过了,她为此是相当地恼怒。

    所以这一次出行,她也堵气地没有跟对方吭声。

    可是,最最让她耿耿于怀的还要是,因为被耽误了不少的时间,结果就让她们母女俩成为了最后一批过去探望老人家的人。

    颜素苹感觉心里太难受了,想来自己向来可是对弟弟很是用心,很宽容的人,如今竟生出了一种被陷害了的冤屈。

    见了面,大家都很高兴,表姨和家里保姆早早就做好了一桌子的好菜,她们母女俩人一到马上给拉到了餐桌边上坐下来。

    叔公乐呵呵地看着舒颜,说她越长大越像爸爸了。

    叔公在刚刚退休的时候,还是在时常返乡走动的,而在南城最主要接待他的就正是舒颜的父母亲,所以舒颜小时候其实是不止一次见过了叔公的,只是印象不深刻罢了。

    叔公的精神不错,就是身体太消瘦了,说话声音也很小,而他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明显是清楚的,言语之间却是极为豁达。

    叔公又主动地跟舒颜说起了她爸爸,对舒爸爸以往的热情款待记忆犹新,这让舒颜心中极为感动,为爸爸感动,也为叔公感动。

    在来之前她有个计划,她想把探望叔公和带母亲游玩顺德,这两件事情一起完成了,所以她一开始就并没打算住到叔公的家里,无奈叔公一家人实在是太热情了,最后只得留了下来。

    叔公和表姨夫妇俩都是金融系统工作的,家里的条件相当地优越,住的是大别墅,房间确实是有的是。

    叔公一家的富裕从来就不是新鲜的事情,而这一点,其实也就是舒颜舅舅为什么非要背着自己姐姐单独过去巴结的最主要原因。

    所以说,那些家长里短啊,要去细究的话就难免有些不堪了。

    不同于自己女儿,颜素苹对于游玩,她倒是不那么地在意。

    人老了以后,总是会喜欢和习惯了要反复地去提起以前的事情,即使是年轻时那么精明能干的叔叔也是免不了,颜素苹看着老人家心里也是感慨良多。

    刚好叔叔说的那些事她也都有着印象,可以说到一起,所以就是这样陪着老人家说说话,颜素苹也觉得这一趟过来就很值得了。

    别墅区离街市不近,住下以后个人的行动就不是那么地自由了,舒颜稍有表露出想要出去走走看看的意思,表姨夫妇俩就立即转身要去拿车钥匙,这真是让她压力山大。

    后来她哪里都没有去,一天过后,她也不再去执着了,心也渐渐地安定了下来,还主动进厨房去给保姆帮忙。

    院子的小池塘里养了锦鲤,她这几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拍下这些活蹦乱跳的鱼儿。

    *

    明知道回程的车票早早在她的手上,林远辉还是总在追问她,是不是可以按期回来,要不要他去接车。

    出发那天,她没有让他来送,从家里到车站,交通很方便的。

    不过看到他为了要早点见到自己,竟然都没怎么意识到他一旦过来接车,必然就要直接面对自己的母亲了,她就不禁偷笑。

    经她一提醒,林远辉果然就才有了一些紧张,不过还是强装镇定地说自己没有问题。

    舒颜自己对此没太当一回事,要把人带到母亲的面前,远比不得把他介绍给自己好朋友那么随意,大家年轻人可以当作是多一个玩耍的伙伴,而作为母亲,自然都是带着了更高的期望和要求的,这些她是懂得的。

    不过她也去问了母亲,颜素苹想了想,说还是先不急着在这一时了。

    林远辉听到舒颜的回复,感觉上就有一些复杂了,失望当然是会有的,更多的还是自己就有些拿捏不准舒颜母亲的意思。

    而这个意思当然就是非常重要的,不言自明的事。

    *

    回到家里,母女俩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各自去休息了。

    颜素苹起来的时候,看到女儿的房门没有扣上,就走过去想要问问,晚饭就煮点白粥来消消食可好,毕竟这些人天全是被大鱼大肉地款待的。

    “颜颜?”,她轻轻地推着房门,女儿却并不在房里。

    通常这样的情况,回来时间不能确定的,女儿都会给她留下一张纸条做些简单说明,而此时看来,很明显地,应该只是那个小伙子又到她们家的楼下来了。

    其实,她何尝不想要快点见一见这个男孩子呢,她只是有着自己的考虑,她不愿意给任何人造成了任何的误会,要认为自己女儿是急吼吼地,已经等不及了想要把自己快快地嫁出去。

    那当然不是事实,她也知道对于自己的这些顾虑,女儿是不太当回事的,但是她作为母亲,她觉得就是想再多,那也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