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69章 你是更好的人吗(二)

第69章 你是更好的人吗(二)

 热门推荐:
    ( )林远辉打量着屋里的布置,整个装修线条感十足,浅灰色的地板,白色的墙壁,橡木的家具,墙壁上挂着色彩鲜艳的画架。

    窗帘选用了淡绿色的麻质布料,里层的窗纱却又是艳丽的色彩,墨绿色的底、白色黄蕊的大花,这样类似的深与浅地搭配细节很多,能够极其自然地添加了空间的灵动气息。

    坦白说,这并不像是他们这些行外人想象当中的一个专业室内设计师的家,实在是缺少了炫耀技巧的细节,所求的只是平静和温馨,却又实在是让人感觉舒适。

    舒颜拿起茶壶开始泡茶,那只是一个超市里卖的简易茶壶,茶叶是小铁罐装的,也并不是特别名贵的品种。

    颜素苹笑着说到:“我们家喝茶是一向讲究不多,小林你今天将就着喝吧。”

    林远辉连忙就说:“哪里,阿姨客气了,我其实也懂得不多。”,是实话,他自己平时是爱喝咖啡。

    他从坐下就一直在专心地等待着未来的岳母大人要来询问他的各种个人情况,然而颜素苹却似乎并没有这般打算,甚至看到他明显有些紧张,她还主动把电视机打开了。

    有了电视机的声响,三个人虽然话不多,却也不会显出任何尴尬。

    喝了一会茶,舒颜对林远辉说:“要不,我带你到我书房去看看吧,我的书和唱片全都放在那里。”

    “好。”,林远辉应了一声,却没有行动。

    颜素苹对着他笑了笑,“别太拘束了,小林,你们去吧。”

    “好的,阿姨”林远辉这才起身跟着舒颜去了书房。

    颜素苹则是一直对着他的背影在看。

    *

    舒颜的书房不大,最显眼的是两个并排的嵌入式橡木大书柜。

    林远辉凑近过去看了看,转头笑着问她:“既听卡朋特,也很喜欢老鹰和皇后呢?”

    “嗯”她笑着猛地点头,他竟是都懂得的,太好了。

    她选了一张肯尼金的专辑,放到小型音响上播了起来,“所有的乐器里,我最喜欢的是萨克斯风,神秘、浪漫、还特别地深情。”

    “我一直喜欢钢琴,小时候也有学过一段时间的小提琴。”,林远辉说。

    “真不错,那你家里还保留有琴吗,什么时候你也为我拉一拉?”

    “琴一直放在我爸妈那边,不过我拉得不好,你可别太抱希望。”

    她连忙摇头,“我怎么会嫌弃呢,我自己什么乐器都不会的。”

    “其实我爸年轻时对音乐、电影和摄影都很喜欢,都有追求的,我妈也不差的,她的国际舞跳得很好,还会唱粤剧。”

    他笑了,“原来你们家就是多才多艺之家啊。”

    只听她又说到:“后来工作没那么忙了,我爸妈他们也是有点后悔了,后悔当初没有再多花点时间在这方面去培养我。”

    他却说:“会演奏一两样乐器也并不能就说明才艺素养的高低,我反而觉得你在这些方面天分不浅,所以他们才容易有所忽视。”

    她想了想,“你说得也是有点道理哦。”

    “只是,我根本就不会怪他们的啊,爸爸总是给我做好吃的,妈妈总把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觉得自己的童年就是很快乐的。”

    “嗯,当然”他顺了顺她耳边的碎发,“所以你笑起来才最好看。”

    她掩嘴小心地在笑,“哎呀,你真是越来越会哄人了,不容易啊,林律师。”

    “那你说说,我现在去学吹萨克斯风会不会太晚了一些?”

    他摇了摇头,“不晚,真想学就去学吧。”

    “嗯,也对。”

    “不过让人有拖延的理由也是很多的,哪天要是失业了可能我就有的是时间了。”,她说。

    他蹙了蹙眉头,“是有了这个可能了吗?”

    舒颜自己也是把话说完了,才是怔了一怔。

    她自知自己的预感确实算是还不错,只不过脱口而出这样的话还是会感到意外的,“我就是随口说的,我的工作目前看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她顿了顿,“算了,先不要去管了。”

    “那你就先在这里听听歌看看书吧,我要去厨房准备了。”

    他拉紧了她的手不想放人,“我去厨房给你帮忙吧?”

    她笑着轻轻地挣脱开了,“不用,那里有我妈,我们俩说说话就会把饭菜做好了。”

    *

    书房里的相片墙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相框,那都是她在旅游途中的作品,基本都是风光景物。

    唯一的一张人物的相片里,她一个人站在雪山之上,身穿着红色冲锋衣,背着一个黑色大背囊。

    她身后的背景只有两种颜色,白色和蓝色。

    白色绵延的雪山山峰时隐时现地掩藏在了白云之间,那样的一片肆意的白色完全是喧宾夺主了,把那本是更为广阔无边的蓝天生生地分割开来,成为了绽开在白云和雪山之间的,零碎的小小的海子。

    轻微缺氧的原因,相片里她的脸色不算太好,但是,那个笑容在他眼里依然是最美的。

    两个书柜上杂志,学习书籍,,唱片,还有各种小猫造型的装饰摆件,所有的这些让人很容易地就窥到了它们主人的内心世界。

    林远辉把其中一本《傲慢与偏见》拿下来翻开,这部她收集了好几个版本,中文译本,中英文对照版,还有一本英文进口原版,完全可以断定这就是她最钟爱的故事。

    舒颜再回到书房的时候,给他拿来了一杯热茶和一小盘水果。

    看到他手上的书,她说:“在初中之前,我最喜欢的书是《简爱》,而到了后来,《傲慢与偏见》就成了我的最爱了。”

    “我也就从不去在意那些对这本书的批评,其实我看书时候就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女生啊。”

    确实就是很单纯的啊,好喜欢达西先生,所以好羡慕伊丽莎白。

    有更好的人吗?

    是谁?

    就是从这本书里,她认识到了,能把爱认定为一种责任的男人一定是更好的,就算需要等那也是值得的。

    林远辉什么话也没说,走到了门边手指微微地一推,书房的门就合上了一半。

    然后他一把把她拉了过来,在她头发上,额头上,鼻尖上,最后是唇上,都轻吻了一遍,压着声音问到:“你知道我是有多喜欢你吗?”

    “嗯,知道。”,她的小脑袋点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良久,她轻轻地笑了起来,“可是,这是我家里,我的母上大人就在外面,林律师你要小心了。”

    “嗯。”,他轻轻地放开了她。

    她没马上离开,抓起了他的手,垂着双眸,认真地用自己拇指的指腹逐一地抚过他指甲上的那十个清晰可见的小太阳。

    她一定不知道她这一个动作在他的眼里是有多么地性感。

    她跟着却还又抬起了另一只手,手指轻轻地在他的眉目和鼻尖之上描了一描。

    他轻轻地反手,就反握住了她的手,却也只能是放到唇边吻了吻。

    她踮起了脚尖,快速地在他的下巴上印了一印,“我又要走了哦,去给你做好吃的。”

    他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门边,然后笑着抬起手,在她手指刚才经过的地方都点上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