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78章 再见亦是朋友吗

第78章 再见亦是朋友吗

 热门推荐:
    ( )“哈喽,哈喽,我来了。”,赵玫毫不意外地又是来得最晚的那一个。

    而正好这时,一盘刚出炉的比萨被送了上来,她看着面前的大饼,搓了搓手掌又吸了吸鼻子。

    舒颜和宁慧心都在看着她,同时笑了起来,其实她们俩对比萨的感觉都算是一般,唯有赵玫特别地钟情。

    舒颜对赵玫说:“你最爱的两个口味我都要了。”

    “还没有送上来的有蛋挞和烤鸡翅,今天的饮料是赠送的,你看要想加什么就再点吧。”

    赵玫摆了摆手,“不用了,已经够丰富了,先不多说了,我们还是开动起来吧。”

    一块饼安稳地进了肚子之后,她才又说:“跟你们说啊,我最近呢,就特别想要自己买一套小房子。”

    舒颜与宁慧心对了一对眼光,“你这是打算要从家里搬出来吗?”

    赵玫顿了顿,答到:“其实我现在也还说不好,反正最近这脑子里就是老在想着这个事情。”

    “那你就是真存了点钱,可以交首付了?”,宁慧心问。

    对于这点赵玫倒是比较肯定的,“嗯,确实是存有了一点,不过其实也没多少的。”

    “我就是想着吧,以后我要真是一直一个人的话,那我总还有一份像样的财产可以依靠,你们说对吧?”,赵玫说。

    “嗯”舒颜点了点头,“这事情你要决定好了我们当然就会支持的,不过,你以前不是一直说跟父母住好多的便利吗?”

    “对啊,所以我才说其实也没有真正地想好了嘛。”,赵玫说。

    宁慧心建议到:“那要不然我们就一起去先看一看吧,可以先在宏韬地产的楼盘里考虑,看上了就找周峻,让他给个好折扣。”

    “对啊,要看上他们的房子,周峻他好意思不帮我啊。”,赵玫说。

    宁慧心刚才说得那么地自然,她自己都似乎浑然不觉,舒颜心中了然,微微地一笑。

    她说:“那赵玫要买房子的事就说到这了,现在说点别的啊,今天我的股票挣了点钱,一会我们就一起去挥霍一下吧。”

    赵玫闻言眼睛一亮,“好哇,那我们就快吃了就走吧。”

    “你别着急,大可以慢慢地吃的。”

    “其实我一直就觉得颜颜你挺有财运的。”,宁慧心说。

    舒颜说:“其实也就是马马虎虎而已。”

    赵玫却说:“你就别刺激人了,我知道坐这里的就只有我最不好了。”,说得有了一些消沉,还有一点歉意。

    舒颜说的一起去挥霍,那意思其实说的是要为了大家去挥霍一番,这样借名头送礼物的事情舒颜和宁慧心她们时常在做的,倒是她自己就极少会主动地去做了,心没有那么细,财力也自认最羞涩。

    舒颜安慰到:“你也不会差的,时候未到啊,而且不是有家里人和我们俩照看着你的嘛。”

    宁慧心也点头表示了同意。

    话刚说完,舒颜的手机来了信息。

    林远辉问,今晚是吃什么了?

    她回答,就按照计划吃比萨啊,不过这时间你怎么有空理我?

    那边回得飞快,今天有人迟到在等人齐,吃了要去哪里?

    她又回复,还是按计划逛街血拼去啊,到时电话联系?

    林远辉说,好的。

    舒颜收起了手机,压抑着没有让自己笑起来。

    赵玫却直接地点明了,“一定是林远辉!”

    “不过我说舒颜啊,你直到现在也没去他家里看一看吗?”

    舒颜摇头,“还没有呢。”

    “那就是说,你们俩还没有那个的喽?”

    宁慧心连忙说到:“我说赵玫……”

    赵玫却笑着说到:“我们都多大的人了,还那么假模假样地干嘛啊,那慧心,你说你跟周峻都分居这么久了,难道真地就一次也没有想过他了吗?”

    宁慧心这下真是给问得答不上话来了。

    因为她就是有想过的,有过了那么多的暖意融融的时候,那当然就会很容易地觉得出了那些冷意袭人的夜晚了。

    舒颜把手轻轻地搭在了宁慧心的肩上,而宁慧心却对她笑了笑,“我没事啊。”

    舒颜想了想,说到:“赵玫,其实我这一次呢,在想法上还真是跟上一次不一样了,我现在会更在意我妈的感受,当然也会在意他家里人的感受。”

    “以前还是年轻嘛,总是会觉得只有两个人彼此的感觉好了,对了,那才是最重要的。”

    宁慧心微笑着看她,“颜颜,那就说明你想要跟他可以是长久的,所以想得多了才会很自然。”

    “嗯,是的。”,舒颜点了点头。

    赵玫就说:“可是你以前也一定是想着要跟汪海平长久的啊。”

    “是啊,我想说的是我现在也许要更会考虑了,也更愿意多去承担了。”,舒颜说。

    恰恰又在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

    “喂。”

    “嗯,还不错。”

    “哦,那恭喜了,有了一个真正落脚的地方,挺好的。”

    “那按我们家的经验,在前面的几年压力会比较大,你确实是得注意一点。”

    “我妈她挺好的,谢谢关心,也请代向你家人问好。”

    赵玫等到她收好了线,“这个也不用去猜了,肯定就是汪海平!”

    舒颜点了点头,“嗯。”

    “刚刚跟我说他在上海买了一套二手房。”

    “哟,也是买房,我们才刚说完呢。他买的是二手房呢,多大啊?”赵玫说。

    “说是70多平方。”

    “在上海,就这么大也是要不少钱的啊。”,宁慧心说。

    舒颜点了点头,“是啊,我只是想不到他的餐厅发展得这么快。”

    “刚刚有提到贷款,他具体是说什么了?”,赵玫问。

    “他说月供负担挺重的,还要顾着店里的周转资金,所以我刚刚不也是多说了两句嘛。”

    “所以说,赵玫你真要买房的话呢,同样也是得注意这个问题。”,舒颜说。

    “呀,说得我又有些纠结了,这以后可真地是不能随便地花钱了,是吧?”,赵玫说着扁了扁嘴。

    宁慧心笑了,“贷款也没那么可怕,合理利用起来是很好的融资手段,房子你别贪大,量力而为就好。”

    “当然啦,你那个乱买东西的习惯应该也真是要改掉了。”

    ……

    那边宁慧心在劝导着赵玫,而这一边舒颜却沉默了下来,她瞥了瞥自己的手机。

    再见,亦可以是朋友吗?

    其实她对于这样的一种关系是并不认同的。

    但是,她也确确实实是从没有坦诚地对汪海平表达过这个意思,不曾说出过不如大家就别再联系了这样直接明了的话。

    她甚至已经有些习惯了他就这样时不时地打来一个电话,维持着彼此之间这种尽管极其脆弱,却也一直并没有被终止了的联系。

    这样的一种维系方式,它究竟是让谁更感到心安多一点了呢。

    她觉得那个人并不是她自己,否则,她怎么说话总是可以这么地礼貌得体,分寸有度了呢?

    而关于彼此的近况,也都是他在主动地提起和探问,她当然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去了对于他的好奇心的,就在分手之后半年的一个夜里他打过了一个电话之后。

    她想了想,还是确认到自己早已经成为了一个倾听者,连表示出一份关心也时常是有些被动的,那既然如此,也是时候不要再这样拖拖拉拉地了。

    她拿起手机果断地就把汪海平的号码删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