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80章 接送工作不能丢(二)

第80章 接送工作不能丢(二)

 热门推荐:
    ( )回到家,舒颜让颜素苹试穿了新衣服,很合身,母女俩都很满意。

    她回到房间去等林远辉的电话,等到了就又说了好一会的话。

    然后她赶紧又给宁慧心打了电话,两人又聊了好一会,说的主要是赵玫的事情。

    宁慧心说:“赵玫这家伙也是够胆大的,存了五万块钱就敢说要买房子了,厉害。”

    她说:“是啊,这家伙有时真是很行动派的,比我们俩强。”

    “不过也是阿姨和娟姐都表示了要给她资助,让她心里有了底气。”,宁慧心说。

    “是啊,我很同意娟姐的说法,反正这个家伙都是留不住钱的,不如就让她背着一点贷款,也算是在督促她了。”

    “颜颜,其实我今晚听到赵玫说以后要是一直单身的那句话,就觉得……就特别地希望她无论怎么样都要是好好的。”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慧心,我有一个想法要跟你说。”

    “那快说说看啊。”

    ……

    两个人很快地达成了一致的意见,然后同时笑了起来,笑话赵玫那家伙还真是挺让身边的人操心的啊。

    *

    今天林远辉戴上了墨镜过来,红肿的右眼被遮挡住了,却也衬托着他的肤色更白了,竟是添上了一点明星的气质来了。

    车子开出去,在前面的路口,舒颜跟往常一样下了车去买早餐。

    他坐在车上静静地看着她,一时竟然就走了神。

    她今天穿着一件米白色的针织薄外套,里面是一件红白小格子的衬衣,浅蓝色的微喇叭牛仔裤,整个人显得特别地年轻活力,很是有着当年校园里的那个模样。

    她回到车上,“诺,这个是你的,我今天给你多加了一个鸡蛋。”

    他笑着问到:“吃鸡蛋能治好这眼睛吗?”

    她想了想,“大概是不能,不过你是伤员啊,就是要多吃点。”

    “好。”,他接过了自己的那份早餐,可能是在小题大做了,但是无论遇到了什么事情,身边总有爱人在意自己的寒暖就是福气,他想。

    *

    门被人敲了两下,正在专心工作的宁慧心抬起头,一个市场部的同事站在财务室的门边,眼神却不太友好。

    “宁姐,大家让我来问一问,公司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发工资呢,我们都快要没钱去吃饭了。”

    宁慧心看着这个小同事,耐心地解释:“最近公司要谈一个项目,资金暂时都先转过去作保证金了,可能要再等上一等。”,这样敷衍的理由,她编过好些了。

    “而且工资的这个事情,我们这边其实一直有在老板说的。”

    小同事听罢仍是一副极其怀疑的态度,“那我们不是一直都有签了合同回来了嘛,怎么会说没有钱了呢?”

    “动不动就说没有钱,我们真是不能想明白。”

    “……”,这个问题,宁慧心答不上来,“我们大家只能尽量地多体谅一些公司了,我们就一起再等等吧。”

    “次次都这样说,真是的,来这里上班这么久,工资就按时发过一次……”,小同事恨恨地说着,离开了。

    工资一旦被公司所拖欠,其它部门的人就极自然地会对财务部充满了怨念,宁慧心来上班的时间不长,今天这样的质问却已经是多番地经历过了。

    虽然次数一多人也比较容易感到麻木,但是其实每一次也还是会被弄得心情有些不好的。

    “怎么了,刚刚又来人问工资的事了?”,一个刚刚从外面回到财务部的同事问到。

    “嗯,是啊。”,宁慧心回答。

    “真是的,难道这有没有得发,什么时候发,发多少真的是我们这些人能定的吗?我们自己不也是一分钱也没得嘛,凭什么凶我们。”

    宁慧心又不得不对这个同事劝了两句。

    她如今虽然已经不需要为生活发愁了,可是在这之前她也曾是过过紧日子的,对于同事们的焦虑她是能够理解的,并且也分明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态度立场本就是一样的,凭什么他们做财务的就要成为了出气筒了呢,说到底就是冤有头债有主才对的啊。

    高考填志愿时,在选择专业的时候受到了父母亲的严重地干预,他们反复说着那两句“女孩子就最合适做会计的了,不需要跑来跑去的”,“会计可以做到退休都没有人会嫌弃了你的,还越老越值钱”。

    于是,她妥协了。

    她此时想起了舒颜曾经说的,说会计这工作其实还蛮适合她的性格的。

    真是适合和喜欢吗?

    她确信自己与舒颜是一样的,心里也是爱憎分明的,只不过既然是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并没有什么突出之处足够可以去脱颖而出,那她也就更愿意去做出所谓更理智务实的选择了。

    所以说,其实她也许只不过就是太懒,过分地随遇而安罢了。

    她从小就是安静的性子,没有特别大的抱负,所以在家时多是听从了父母,遇到了周峻之后就事事又有他在挡着,可以说,在今年之前的所有的那些随遇而安,都曾经被她认为算得上是一种福气。

    直到今年周峻惹了事情出来,她才渐渐地意识到那各种的依赖其实就是她自己的懒惰。

    只是她想着她大概也是太难去改了,也已经缺乏了改变的动力,她早已经被宠惯坏了。

    而恰是这天快下班的时候,她接到了那个曾经最宠惯她的人,周峻发来的信息,说想要送海鲜过来给她。

    她捏着手机想了想,直接就打了过去,让他把东西给别人。

    周峻说他不要。

    她又让他留下来给自己吃。

    周峻说他不会做。

    她停顿半晌没说话,周峻则是百倍耐心地等在电话的另一头,最后她就让周峻下了班过来接她,送她把东西拿回父母家去。

    周峻立即答应了,他等着的可不就是这样的一个答复嘛。

    *

    舒颜在午休的时候,打电话给林远辉。

    “药水按时滴了吧?”

    他回答:“滴过了。”

    “那你刚刚吃的什么?”

    “面包和牛奶。”

    “哦?”

    “我早上送了你之后,买了点面包放家里。”

    “那,你晚上也是想着要吃面包牛奶?”

    “当然不是啊,晚上不是就有你了嘛。”

    “可是,如果我对你说要回家去吃饭呢。”

    “那也没关系,无论怎么样我都是要接你的,这工作不能丢。”

    她掩嘴笑了起来,“那今晚,我去做饭给你吃吧。”

    “好的!”,他说着勾了勾唇角,我就等着你来做我的海螺姑娘呢。

    舒颜放下电话就去了一趟离公司最近的超市,采买好了。

    早上出门的时候,她其实就告诉了颜素苹,说他们俩晚上不回家吃饭,却没有说他眼睛受伤的事情。

    回到公司,她想着要不要借公司的冰箱先把刚买的肉保存起来。

    走过去打开了冰箱,只见里面,施承的各种茶叶和养生粉剂还是挤得满满地。

    之前他每天一来上班,就把石斛水当成了开水来喝,可是,他现在也还是病倒了。

    以前早上坐公车来上班,总是会遇到赶着要去听养生课的老人家。

    他们总是在大声地交谈,交换着各自的心得,当然也会常常说起那些从吃的到用的,各种免费的物品。

    对于这个现象,有人解释说,老人们平时独自在家里很孤独,也极害怕衰弱无助,当去到那样的一个环境里,有人不厌其烦地教导他们如何延年益寿,还时常地发放礼物,又还有那么多晚辈们亲切地叫唤自己“爷爷奶奶”,甚至是“爸爸”和“妈妈”,于是,对于他们来说哪怕就是到了最后,得知到自己就是被骗了钱了,也并不会觉得有太值得去纠结的,他们甚至根本就是心甘情愿的。

    轻轻地合上了冰箱门,此时此刻她也还仍然觉得那是一个不合逻辑的解释,对于自己被欺骗了就应该本能地抗拒才是正常的表现。

    那如果说那样的一个解释它是对的,那么,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孤独和害怕,竟然会连欺骗都成为了可以心甘情愿地去接受的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