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81章 我家的海螺姑娘(一)

第81章 我家的海螺姑娘(一)

 热门推荐:
    林远辉放下电话之后,就在屋前屋后走过了一圈查看。

    钟点工阿姨昨天刚刚来收拾过了,房间里的各处都很干净整齐,只是,自己这房子还真地是缺少人气,花瓶里的花也是假的。

    他若有所思地走回了书房,坐下来想要继续看一看资料的,却始终不能专心得下来。

    他索性又戴上了墨镜出门了,想要去买点鲜花。

    花店的姑娘问他是想要买什么样子的,他回答说是要放花瓶里的,看着自然舒服就好。

    姑娘卖花的经验似乎很是丰富,对他所说的自然舒服的真正含义略作一番思量,然后拿起了一支香槟玫瑰,问他这个看着怎么样。

    “这个挺好。”,林远辉一看就知道对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他确实不想要太过艳丽的。

    花束很快就扎成了,花店姑娘看人的眼力也同样是很优秀的,净挑选了贵的拿,最后成品的定价是一点都没有手软。

    在手机收款的语音声停下之后,姑娘笑着对他说,先生,其实每一种花都是有着它自己的花语的。

    “哦,谢谢”林远辉随便地应了一声,并没有太当一回事,只是对着香槟玫瑰是越看越觉得好,心里认定了舒颜也一定会很喜欢的。

    他捧着花束走出了小店,几步之后却停了下来,然后又折了回去,问那姑娘,那请问这花的花语是什么。

    姑娘笑着告诉他,这花的花语是,爱上你是我一生的骄傲。

    *

    林远辉好不容易等到下班的时间,早早就过来等着接人了。

    其实今天下午,舒颜的工作遇到了不愉快的事情。

    因为材料的问题,她跟供货商那边的人吵了一架,原因是对方因为库存不够就掺了低规格的产品来充数,她接到了工地工人的反映之后就在第一时间与对方进行了交涉。

    现在的建材生意不好做她并不是不知道,但是如果大家的态度都能尽量坦诚一点,那么事情并不是不可以商谈的,而对方背着自己耍弄这样的小聪明,那她就不会丝毫地让步了。

    她当时的表现强硬,连一旁的李安琪也没有敢随便地出声过来劝她,在那过后也没有主动地跟她再去说这事情。

    她知道自己一旦要较真起来真是很倔强的,但是她就是这么一个人,相信了自己做得没有错,那就不会轻易地去妥协。

    此时她远远地看着林远辉的车子,一步一步向他走近的同时,心情也一点又加一点地回复到了晴朗。

    车子往城东开去,十多年前城市往东边扩展,然后就在蓝湖的湖畔一带形成了一小片富人居住区,如今这里的房价当然已不再是全城的最高,却又有着新地王地带根本无法比及的成熟街区和完备配套。

    舒颜在等着一个机会来告诉他,其实自己早就知道他住在这里。

    “当时到这边来买房是因为蓝湖吧?”,她问。

    “嗯,喜欢跑步嘛,蓝湖就是最好的地方。”,林远辉说。

    “嗯,所以价格也很不便宜。”

    “是,当时的钱全用在这里了,奕峰当时就为了省下三十万,没有买在一起。”

    她笑了起来,“那他当时一定是还没和杨俐在一起,杨俐一定会比他有眼光。”

    “说中了”他点了点头,“那时他们俩还真是没在一起。”

    车子在地下车库刚一停好,她说:“我有一个客户住在这里,其实我之前来过这里的,当时还见到了你。”

    他很感意外,“是啊?那,你是在哪里见到的我?”

    她说:“就是刚刚经过的车库入口。”

    他连忙松开安全带,兴奋地说到:“走,带我去看看吧。”,眼神竟像是一个正在跟大人讨糖果吃的小孩。

    她立即就被他感染到了,“好啊,我就故地重游吧。”

    *

    “这里!”,她走到了当时自己喝红牛的位置上,跺脚站定。

    他走过来并肩地站着,想象着她当时的样子,看向了地下车库的入口,然后笑了。

    这时又听到她说:“其实,我还在机场见过你一次的。”

    “机场?”,他最近几个月自己没坐过飞机出行,那么就只能是被陈奕峰拉着去给余立送行的那一次了。

    他的笑容渐渐地敛了起来,“那次是跟奕峰一起去送人了。”

    他拉起了她的手,“那天那个人,她的身份要细说起来还挺复杂的,既是我们的同班同学,然后又是我们事务所的律师。”

    “再后来,我跟她是有过一段交往的。”,他说着更是把她的手握得更紧了,“颜颜,你要问什么,我都一定有问必答。”

    她的手被他捏得有些生疼,但是却默默地忍着,“那好吧,我就要开始问了哦。”

    “嗯,那你问。”

    她看着他一脸的严肃,笑了,“那你们俩完全过去了吗?”

    他点头,“这毫无疑问地,奕峰知道这其中所有的事情,我们可以把他找来。”

    “我听你说就够了,还要去麻烦陈奕峰干嘛啊,走吧。”,她说,她自己也有着过去,过去如果不影响到现在,那也只是满足了好奇心而已,也不必急在这一时。

    他却拉紧了她没有动,然后缓缓地说到:“其实我后来见过了你一共五次。”

    “哦?”,她转过身来看他,“那这个我现在就要听听。”

    “我后来其实回过两趟学校,远远地看到过你。”

    “那之后又在街上见过了你两次,最近的一次就是医院的停车场,你当时跟周峻走在一起。”

    “那一定就是慧心住院的时候。”,她说。

    他点了点头,“嗯。”

    “其实,后来听你说起了许多的人和事,我就暗自把每一次见到你的情景按着自己的想象对了上去。”

    “然后在我的心里,就生出了一点欣慰来了。”

    她笑着问他,“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欣慰啊?”

    他也笑了笑,“我确实错过了你很多的岁月时光,但却又似乎并不是彻底地错过,甚至还算是刚好经过了那其中的好些片段。”

    “我就想着,就在我们不见的这些年里,我们也并不是完全地断隔开来的,就是这么一个自以为是的想法,我就已经很高兴。”

    她心中感动,垂了垂眸,用另一只手捂上了他的手背,“林律师,生活中的你刚刚又是一口气说了很长的一篇话呢。”

    然后她笑着问:“那我们还要不要回去做饭吃呢,我的林律师?”

    “当然要的!”,他还是拉紧了她的手不放,“那我们快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