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恰似这流金岁月 > 第83章 说一说家长里短

第83章 说一说家长里短

 热门推荐:
    ( )第二天,两个人再过二人小世界的计划并没能实现。

    颜素苹打来了电话,说小区的物业刚刚送来了油和米,说这些是前一天家里人去预交了物业费赠送的。

    舒颜对此也是一无所知的,又禁不起颜素苹的一番细问,就把林远辉右眼受伤的事情说了出来。

    颜素苹直说林远辉是傻孩子,然后非要让他们一起回家里来吃饭。

    听着母亲有些着急的语气,舒颜不得不承认林远辉实在是挺厉害的,尽管在这个物业费的事情上表现得确实很主动,但其实一直以来他看着似乎就并不是太过努力的,却还是让母亲这么快地就接受了他。

    前一天早上,林远辉无意间看到小区的公告栏,说预存物业费会有回馈赠礼,他倒是无所谓这些小优惠,但是想想快到年底了,物业大概也是出于某些压力才会这样做,所以他就预交了一笔费用进去。

    然后他又直接驱车来到了舒家的小区,这边的物业公司竟也有相同的活动,不过这边赠送的物品还没有准备好,他就帮舒家预存了一笔物业管理费,并请物业人员在货物备齐了之后直接送到家里去。

    舒颜猜想着,他大概也是一直在寻思一个更为妥当的方式,要给颜素苹交付伙食费吧。

    而当她亲口问起的时候,他却只说自己真是一时忘记说了,并非有意要去制造惊喜。

    到了晚上,林远辉喝着特地为他煲的鸡汤,又听着未来岳母大人的问寒问暖,他心底里很高兴,却又小心地掩饰着。

    吃过了饭,颜素苹还给自己的朋友打了电话,询问起药方来了。

    只是还没有等到她的民间特效偏方,到了第二天的早上,舒颜就看到林远辉的右眼已经明显恢复了,他送了她之后自己也回去上班了。

    到了晚上,林远辉陪着舒颜在厨房一起收拾好了,回到客厅里陪颜素苹一起看电视。

    这时,颜素苹的手机响了。

    “哦,我挺好的。”

    “颜颜她也挺好。”

    “你每回都要问这个,我也都说了好多次了,我不跳广场舞。”

    舒颜闻言,对着林远辉先是扮了一个鬼脸,然后用嘴形去跟他说“这一定是我舅舅”。

    “哦,那他们一家人都好吧?”

    “请我喝茶?不用了吧。”

    “没多大的事,我那时照顾他们也只是看在你的面子,你就跟人家再说,都是陈年往事了,就别太放心上了。”

    “嗯,我还是不去了。”,颜素苹对着电话说到。

    这时,舒颜又顽皮地用嘴形对林远辉说到:“又是说请喝茶,但是只请我母亲大人一个人,不会有我的份”。

    林远辉给她逗得忍不住扯动了嘴角,真是好想把她抓过来立即就把她的那张小嘴给堵上。

    而颜素苹的目光在他们俩的身上来回转了转,急急地就要跟对方收线,“要就先这样吧,喝茶的事你代我再说声谢谢。”

    她放下手机,就对林远辉说:“刚刚是颜颜的舅舅,说国外亲戚回来,要请喝茶。”

    舒颜在这时抢先就说了:“那是我舅妈的弟媳,那时候还没得签证,一个人在这边生孩子我妈帮着照顾她到出月子。”

    林远辉点了点头,“哦。”

    “妈,你说,他们这次回来,会不会得到舅舅他们家亲手杀鸡宰鸭来款待呢?”,舒颜问母亲。

    颜素苹用眼神示意女儿别乱说话,“人家那么老大远地回来,肯定是会好好地去招待的啊。”

    舒颜却继续说到:“也是啊,不过也可以像上回那样的,就直接让表妹在单位饭堂买菜回家给客人吃啊,省事又省心。”

    颜素苹颇为尴尬地瞥了林远辉一眼,“那个也是因为时间太匆忙,他们家里又没人会做,颜颜,你别总是计较这个事。”

    “我并没有多去计较啊,只是在说事实嘛。”

    眼见女儿不依不饶还想要说下去,颜素苹果断地岔开了话题,“遥控器呢,在你那边,你帮我换一个台,我听她们说现在有一个电视剧还挺好看的,我们看看。”

    *

    待到之后林远辉起身走开了,颜素苹才对女儿说到:“颜颜,你别当着阿辉的面那样说你舅舅,影响不好。”

    “对你舅他了解的不多,要总是听你说起你舅的那些不是,就会觉得你是在小题大做了。”

    老话总是说,舅舅疼外甥。

    可这话要到了自己身上,舒颜可不能够同意。

    “他才不会这样想呢。”,她说。

    “妈,实话说,我就是很难忘得了舅舅他当初提着那四只菠罗包去医院看我爸,我们家一直以来但凡有什么好吃的,什么好用的可都要往他们家送一份过去的。”

    颜素苹听着有些急了,她自然清楚自己弟弟是什么人,可她就担心这个事情处理得不好,会让林远辉,甚至是以后直到林家的人都要产生出误会来,“你以后别老是说这些事了,我们家也是给得起才给过去的不是嘛,也算不上是亏得就多了。”

    “妈,我这说的就不是亏不亏,亏多少的事情,我这说的根本是人心啊。”

    “你看你刚刚没答应人家去喝茶,不也是因为人家请喝茶也好请吃饭也罢,从来都不会叫上你唯一的女儿,你自己在生闷气了嘛。”

    “我们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说话还要这么小心谨慎地啊。”,不说还好,这一说开来了舒颜还真是有气冒了上来了。

    “你快小点声吧,还越说越激动了,颜颜,你要听妈的,这事往后在阿辉面前少去提,肯定是没有错的。”,颜素苹却也很坚持地。

    舒颜本意也并不是要让母亲不高兴,她调整了一下自己,“妈,林远辉他不会因为我说了这些话就嫌弃我的,如果说我连这个自信都没有,那我还要跟他谈什么恋爱啊。”

    颜素苹瞥了瞥洗手间的方向,摇了摇头,“行了,不要再说这个了,你这脾气啊,我到底是拿你没有办法。”

    林远辉待到母女俩不再讨论之后,才走了回来。

    他真不是故意偷听她们的谈话的,他刚刚只是走到洗手台的镜子前面去清理一下牙齿,这边的谈话一起他就成了进退不得了。

    他完全认同刚刚舒颜的话,她说的是一点没错,他就是相信她的。

    而同时,她也确实是不必要在他面前端着一个什么样的淑女模样,她就做她自己就好了,他都喜欢,都爱着的。

    *

    颜素苹今晚也是不容易,趁着女儿暂时走开的时候,她又转头对林远辉说:“阿辉,颜颜她对她舅舅确实是有点意见。”

    “那是因为除了那套单位的旧房,家里的房子我已经全都转到了颜颜一个人的名下。”

    “后来她舅舅知道了这事情,就来说我做得不合适,问我说要是颜颜她以后不养我了我到时要怎么办。”

    “这样的话……确实是很伤人,偏偏还让颜颜给听到了,这孩子啊,从小到大没有使过坏心眼,最是介意被人冤枉和小看的了。”

    林远辉说:“阿姨,其实我自己处理起这方面的事情也很不擅长。”

    “不过怒我直言,既然我们都毫无疑问地认可颜颜的为人,那么舅舅他作为长辈,他没有得到颜颜的信任,那就说明他以往做得确实不是太好。”

    颜素苹问:“你不觉得颜颜她任性吗?”

    林远辉却诚恳地回答到:“阿姨,我倒是觉得她更多的是坦荡,丝毫也没有影响到她知书知礼的根本。”

    颜素苹默了默,“不管怎么样吧,阿辉,我看以后你还是得多督促着她一点,她舅舅这事就算了,可是还有其它长辈的不是吗。”

    林远辉听得明白,这其它长辈指的是他们林家那一边的,他此时此刻也不好立即拍胸膛保证什么,索性就先答应了下来,“好的,如果需要的话我会提醒她的。”

    “嗯,那好。”,颜素苹点了点头。</>